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雨傘運動是失敗嗎?

2015/9/22 — 20:42

【文:羅冠聰 學聯秘書長】

今天是學界大罷課一週年,感覺一切似遠還近。開學至今,貫徹不做free-rider的精神,上了大部分的導修課,也做了今學期第一個presentation。幸得生哥眷顧,蒙獲寶貴READING一大份,看畢感觸良多。

文章是Katsiaficas的The Political Legacies of the New Left,分析六十年代尾至七十年代頭,在西方世界的新左翼運動如何從政治、文化、藝術上影響他們的社區,以及對世界的影響。當中一句:Despite the apparent failure of the New Left, the openings provided by its decisive breaks with the established system leave a significant legacy. 實在觸碰到腦海的敏感處。的確,雨傘和當時新左翼浪潮掀動的運動,大環境及實質造成的影響是無法比擬,但重點是,我們該如何看待一場,看似失敗,卻為社區/國家/世界帶來寶貴的政治遺產的運動?

廣告

雨傘運動是失敗嗎?從目的而言,一開始學生提出的四點訴求,根本無一允諾、實現,從這個意義上,是失敗的。但,「訴求未被滿足」的失敗,代表了甚麼?代表這場運動,對於香港,甚或世界,是沒有價值的嗎?這或許是香港的城市性格──目標為本,成敗在於結果。撤開這種單一的思維,過程帶來的啟發,外在於目的帶來的影響,真的不能夠被討論嗎?有些人定性、定義運動是「失敗」的時候,隨之而來是要別人噤聲,不允許將雨傘的脈絡抽調討論,甚至是譴責再談雨傘符號的人是抽水、失敗主義、形式主義──我們到底是希望單純的忘記雨傘/不願面對自己在運動中的創傷/還是認為歷史不需借鑒,雨傘無功而還,勇往直前就可以?誰也無法質疑,無論你如何評價,雨傘已經成為港人共同歷史,有著難以磨滅的痕跡。單純壓制大家的回顧/反思/展望,嘗試掩蓋集體回憶,只會加深大家的無力感。承認它的「失敗」(無功而還),回顧它的價值和遺產,協助現在受打壓的人,嘗試改善過去架構上的問題,路才能一步一步給走出來。

反思、自省的詳情,訪問已經談論多次,不願在此浪費讀者時間。一年過去,有些人走、有些人恨,也有些人繼續投入,除了「失敗」、「公民覺醒」這些對我而言無甚內涵的空話外,運動帶給社會的影響、我們如何延續這些影響,是需要認真地被檢視,嘗試將雨傘的遺產延伸和強化。即使是「革命」,不止要政治上推翻現行架構,必需配合改寫文化、藝術現實,才能建構到一個理想的社會。當我們「目標為本」,嘗試想像任何可以推翻「權極」的方法時,有沒有想過我們會變成甚麼?會否走向與理想社會背棄的道路,忘卻了人倫價值?不要讓自己淪為自己所痛恨的人,這是我一直深信的。”the openings provided by its decisive breaks with the established system leave a significant legacy.”  這個只是開頭,未來尚有很多個十年──大家都要認清楚,這場抗爭,比十八年還要遠。

廣告

雨傘過後,警暴及政治打壓從未停息,在此關鍵時刻,民間社會亦自我組織起來,希望以金錢和組織網絡去協助現在遭受政治打壓的人。希望在928擺街站時,能夠令更多人關注鎂光燈外的抗爭者們,給予盡可能任何的援助。

(原刊於作者facebook,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