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雨傘運動的莫大成就 — 社運作為一代香港人的靈性啟蒙

2018/11/19 — 22:52

【文:花籽樹】

有些人說和平佔中、雨傘運動是徒勞無功一無所獲的一場曬冷。這樣說的人他們期望雨傘運動帶來大奇蹟日般的逆轉性勝利。陳健民教授上週的最後一課他也道出社會運動的意義並非爭取即時果效,而是深遠地影響更多旁觀社會運動者。

結果為本的說法忽略了雨傘運動作為一段經歷、一個過程、一個空間,讓人可以抽離於日常刻板重複的生活,向內審視自己撕心裂肺的情感、自己的信念及價值觀。 作一個更真實的人。

廣告

我可以說雨傘運動是一個長達三個月的靈性旅程,當中眼淚希望交替、心碎與勇氣相交,高峰低谷都與一眾戰友經過,每個人心裏也經歷了很多的絕望、無力、掙扎、成長、轉化。

人生很多時最難得的並不是結果而是經歷,經歷是一生難忘。現在伴隨我們的還有那個運動過後更加老鍊、更加勇敢的自己。

廣告

聽陳健民的最後一課簡直是聽他說出他一生的靈性之旅。他非常完整地說出了他從小的困惑。他多次與上天的對話也十分感人,也是我們心中所想:「我喺呢個世上要做乜嘢?我點樣過呢一生先係有意義?」

很明顯陳健民年輕時很用心地尋索自己生命的意義。這就是靈性旅程,每個人都要經歷。。靈性之旅是人生必經,人若不經過此人生無法完整。 所以雨傘運動可以說是令一整代香港人走進生命的整全。

與上帝有接觸之後: 「我覺得如果我去走一條啱嘅路,我係會有力量。」

這很明顯是一個靈性經歷,感到自己的人生有意義、有力量,有信心及方向感。

而我們在雨傘運動之中也經歷了或多或少的甦醒時刻。

多種宗教也形容屬靈經驗是一種覺醒經驗,對身處的混亂世界有一種清晰的看見,感到被更高價值所吸引,超越保存自我的恐懼,投身進入一種沒有界限的愛。

過了四年你試回想雨傘運動給予你什麼?怎樣改變了你?

認識了多少不是因為雨傘運動而無法認識的朋友?

你在雨傘運動期間流著淚寫了多少篇人生中最重要的日記?

在街上睡了多少晚,經歷多少狼狽的下雨夜?

當時我們問自己什麼是自由?什麼是民主?什麼才是人應該追求的美好生活?我應該為香港做什麼?我可以為香港做什麼?無數與陌生人的深入對話,交換一個會心微笑,互相幫助分享食物,一同清潔執垃圾,摺小雨傘做手工,在自修室幫中學生補習,跟木匠義工學習如何作家具,社會各界都在佔領的小社區中實踐各種香港人的小夢想,風力發電單車發電,超精細的回收重用,在水泥地上種菜,職安真漢子使盡渾身解數紮成的竹棚,各種標語口號新歌日日新鮮出爐在佔領區中飛揚,這樣的香港真是充滿創意、充滿生命力。那個時空是最美的香港,是雨傘運動令我體會香港人可以如此可愛。現在法庭控告他們煽惑罪實在是侮辱香港人智慧。我們在街上不是被煽惑而是因為政府在破壞我們所愛的香港,令我們太憤怒。根本無人煽惑,人人自主上街。

2014年十月下旬的一個晚上,我在旺角彌敦道與亞皆老街的匯豐銀行外伏在紙皮上睡著了,在半夢半醒之間我突然感到我的腹部在震動,但不是肚餓,而是因為清晨五點幾的第一班地鐵開動。我在香港生活這麼多年從來沒有這樣「貼地」地感受我出生的城市的心跳脈動,我當時就醒來了,就流淚,我前所未有地感到我是如此愛我的土地,我生活成長的地方。我是如此愛香港人,那些和我一同席地而睡的,或是在清晨五點就在勤奮工作的。這個靈性經歷對我來說十分震撼,這種對香港的愛蘇醒了,靜止了心中的混亂和對將來的恐懼,一切變得十分清晰, 我在做正確的事,無論結果如何我不會後悔今天的付出,我肯定我不會愛錯香港。我人生做得最正確的事就是盡全力去愛自由愛香港。

很多人以為靈性經驗就只是聽到神的聲音(locution)或是看見異像 (Visions)。要驗明是否真正的靈性經驗只有一個原則,就是經歷過後人有否轉離自我中心走進更廣闊更宏大的愛去愛他人、社會及世界。

德蘭修女的數句說話對我的生命有著決定性的影響,其中一句如下:

「很多人以為禱告就是漫長地等待奇蹟出現,但其實禱告的果效是即時的, 就是內心感到被愛推動去作服務他人的行動。」 

我肯定雨傘運動是一個讓靈性甦醒的時空,我當時每天都接受了很多人對我的款待和幫助,我自己心中也充滿力量去服務他人,不分彼此。

我為擁有生命感恩、更為生而為這個時代的香港人感到幸運,能夠親身投入雨傘運動是我一生的光榮,雨傘運動塑造了這一代的香港人,經歷太深有如心上烙印,運動的果實已經在我們心裏,就是勇氣和誠實,只要生命還在都必如影隨形。這些發生在香港人心深處的啟蒙及改變是無法被獨裁政權的抵毀判決而取消。若沒有佔中三子的努力及其他人的犧牲精神,香港人根本難以有此空間經歷靈性及政治啟蒙。我們很幸運,世界上很多民主國家的人都沒有經歷過這樣深切、真誠及和平的民主運動。我甚至可以說我們比民主國家的人對自由兩字有更深的體會,民主國家的人有時以為自由是可擁有之物,人人應該擁有自由去獲取所需;但其實自由同時是一種價值,需要每一個人付出生命的力量去捍衛。重要的問題是我們願意為自由付出多少。

在雨傘運動我看到香港人全力以赴去捍衛他們相信的信念。更重要是我在雨傘運動中看到佔中三子對香港的自由夢、民主夢付出了一生的力量。衷心向佔中三子致敬。三位都是深深相信愛與和平,非暴力的道德感召力的靈性強大之人。願主以真理作他們的護盾,以公義為他們的判語。

義人多有苦難,但神救他脫離這一切,又保護他全身的骨頭,連一根也不折斷。詩篇34:19-2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