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雨傘.兩年.我的927、928

2016/9/28 — 20:53

作者攝於2014年9月28日,16:25,立法會側門通路

作者攝於2014年9月28日,16:25,立法會側門通路

【文:葉子揚】

我由927傍晚到928傍晚一直都在公民廣場大閘、立法會側門和命運自主台旁邊,記得928凌晨01:15左右戴耀廷在命運自主台上講完「飲勝」之後,市民就不停地離開,我不斷嗌咪求人留低,市民還是不斷離開;當聽到長毛下跪之後,我覺得很難過,當時我真的覺得沒必要,亦痛恨那些說被騎劫的人;

廣告

當時我在想,和平佔中第一次商討日是在2013年6月,每一次商討日我都在場,那樣說的話,是誰騎劫誰呢;

到了928早上,添美道四周應該只餘下不足500人,我們盡力嗌咪,希望盡量團結還留守政總每個出入口的市民,當時我移了過去立法會側門的通道,這裏有兩、三排防暴警察,但基本上每個防守點都只有五、六排市民,要抬的話亦很快會抬完,故當時我已經有心理準備要在黃竹坑過夜,直至傍晚17:58放第一回催淚彈時,我都守在這裡,之後才經添馬公園回到立法會大樓9樓;

廣告

但是,下晝所發生的事,是我到今時今日都想不透香港人的,亦是最感動的,之後就是連續79天的佔領運動;

兩年後的今天,我都計算不到可以歸功長毛多少,但是在我心目中,他無論是在928凌晨下跪,或是之後長時間在龍和道做更長,毛哥都已經是一位真正的大俠來;

到了今天,2016年9月28日,縱然我們面對碎片化、分裂,甚至是對立,我們的共業尚未達成,但我仍相信我們的運動還在進行,最終我們都是會成功的;

我相信魯迅先生的一席話:「其實地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