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雪糕筒.獨立.區議員

2015/7/14 — 12:25

不知大家是否熟悉自己選區的區議員?我從來不 — 直至這幾天,遇上兩個雪糕筒。

這段通往火車站的路,我每天都會經過,風雨不改。平日,路上除了偶有狗糞,就只有絡繹不絕的路人。直至幾天前,突然出現了一對雪糕筒,很顯眼地矗立於一角。雪糕筒上面,是很顯眼的四隻大字:「小心路拱」。

少不免的,當然還有同樣顯眼的幾隻字:「XXX 議員辦事處」。

廣告

XXX 是我區的區議員,多年來一直自稱「獨立無黨派」,由 2003 年開始,一連三屆,連任至今。對上一屆,更加是自動當選。我自問關心政治,肉緊選舉,但上次區議會選舉日,我連選票也沒摸過。老實說,是有點鬱悶。

事實上,對於這位獨立區議員,我和家人向來認識不多 — 只知道,他跟我們住在同一屋苑,申報職業是「公司董事」,似乎環境不錯。這區議員向來低調,別的區議員也許每日在街站向街坊揮手,熱衷掛橫額,貼海報,讓全世界都知道他們的高調。但我區這一位,也許因為缺乏競爭的關係,很少大鑼大鼓,宣傳自己。

廣告

你固然可以說,他是默默耕耘,不出風頭的那一種。但問題是,他究竟耕耘了什麼?我們也從不知道。

當然,在這個中產區,大家都很少關心區議員究竟為自己做過什麼。我媽曾是這位議員的支持者,以前投過他一票,原因只是因為「他派的那個環保袋,好好用!」我說,「就算真的好用,也是五、六年前的事了……」但那個可以摺起來收藏的環保袋,家母如今仍然珍而重之。區議會選舉臨近,我問她想投誰,她的答案依然是,「環保袋議員」。

所以,別以為中產選民不貪圖蛇齋餅糉。

說回單車路上那對雪糕筒。我微微移開雪糕筒,路面果然微微隆起。很危險嗎?算不上。但擺個障礙物,提醒路人別絆倒,或許是負責任的做法。

也是宣傳的好方法 — 起碼,我就是因為雪糕筒,才想起尊貴的區議員。

宣傳當然要看時機。現在距離區議會選舉,尚有四個月,尊貴議員就開始出動,已經很難得了。

你或許會問,他不是自動當選嗎?沒競爭,怎麼會做事?對,你猜中了。

近兩年,有一個自由黨的年輕人,掛著「社區幹事」的招牌,進駐這區。他的年紀很輕,只有廿多歲,偶爾穿恤衫西褲,還有很好看的皮鞋,在附近出沒。通往火車站的路上,經常會瞥見他和田北俊的聯名橫額。看起來,這年輕人對年底的選舉,躍躍欲試,志在必得。

正因如此,現任議員近月突然也掛起橫額,寫明「獨立」、「承擔」,甚至突然關懷起路人,擺出雪糕筒來。比起橫額,比起海報,鮮紅色的雪糕筒(以及大剌剌的「XXX 議員辦事處」)也實在顯眼多了。

如今我關心的是,這對雪糕筒究竟會在原地停留多久。每天路過,我都一天一天地數算著,今天,已經是第五天了。「小心路拱」仍在,工程人員依然無影。

坦白講,對於區議會選舉,對於街坊保長式區議員,現在我依然提不起興趣。但我仍執意要把這兩個雪糕筒寫下來,全因我認為,大家有必要認識自己選區的區議員 — 特別是作風低調、自稱「獨立無黨派」的那一群。

以上屆區議會選舉為例,報稱「獨立」、「無黨派」,又或沒有填寫政治聯繫的候選人,就多達 317 名,佔總參選人數近三分之一。他們究竟是真的獨立、無黨無派?抑或只是披著羊皮的狼?卻很少人理會 — 就算是自己選區的獨立區議員,我們也未必摸得清他的底細。

起碼,我就是這樣無知的選民。

因為這兩個雪糕筒,我開始嘗試搜索這位獨立議員的資料,然後發現,其實如果大家有心的話,要查出某某議員的政治立場,以至在任政績,絕對不難 — 打開區議會網頁,翻查會議紀錄,每一位區議員的表現,其實一目了然。

譬如說,你的議員究竟勤不勤力開會?是遲來早走,還是由始至終?

區議會會議紀錄,一目了然

區議會會議紀錄,一目了然

譬如說,他究竟有沒有舉手支持「袋住先」?(我區的,有,唉。)

獨立?無黨派?中間派?在「袋住先」的大是大非前,黑白分明。

獨立?無黨派?中間派?在「袋住先」的大是大非前,黑白分明。

他對一億元地區撥款的使用有什麼意見?(我區的,支持興建明渠上蓋足球場,唉唉唉。)

這些地區小事,記者或許不會報(太多,根本報不了),但身為居民,我們要知。

自己區議員,就自己查。如果每一選區都有居民整理議員資料,羅列出來,甚至寫下對他的觀感、他的政績,讓街坊知道他們這四年(甚至是這十幾年)做過的事,也許到十一月的時候,大家會更加識揀。

建制機器確實龐大,蛇齋餅糭無疑犀利,但我們同樣要問:身為選民,我們對於自己的議員又有多少認識?

就由雪糕筒開始,自己區議員自己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