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雷動回顧(一)理想與現實

2016/9/9 — 11:48

【文:幡內兒@撐傘落區運動】

選舉塵埃落定,雷動計劃亦一如所料,招來猛烈批評。

重視批評、回應批評、自我反省,是每個參與社會的人的基本責任,不管你是推動者、參與者、和應者,或者只是一個小義工。撰寫文章,就是嘗試對雷動計劃作全面的審視和檢討。本文是第一篇,主要回顧雷動計劃究竟是甚麼一回事。坊間對雷動有很多評論,但有些評論根本文不對題,或者純屬想當然,沒有清晰的事實和概念基礎。雷動當然可以批評,但至少應該建基於起碼的認識。而偏偏,對於雷動,支持又好,反對又好,很多人有的,只是片面的印象和感覺。

廣告

雷動是甚麼?

雷動一開始,目標已非常明確:令非建制派在立法會取得過半數議席。因此,它基本上是功利的,不涉太多意識形態爭論。它當然有政治取向,但相比起其他工運、婦運、同運、環保等社會運動,比起朱凱迪的土地正義,比起《公民約章》的社區自主,雷動著重的不是一套嚴謹的意識形態論述,而是很實在的,錙銖必較的選票和議席計算。簡單地說,它只是連結一大班人去玩立法會選舉這個遊戲,並希望窮盡遊戲規則,玩得最好,贏得最多。好比打機,玩家先認定partner,然後制定策略,謀取勝利。

廣告

對於這個立會遊戲,雷動對候選人設定了兩條界線。第一條:建制vs.非建制。這是條政治的,qualitative的界線。據戴耀廷教授所講,劃界的依據是候選人對政改方案的取態,贊成「袋住先」的就是建制,反對「袋住先」就是非建制。這種二元對立的分類,著重的是相同,而非差異,理所當然地墮入那些對本體論的批判。其實,由開始至今,雷動對本土、泛民、傘兵、自決、左翼等派別差異從沒認真處理。相信戴教授自己是有思考的,個別雷動推動者也一定會想過這個問題,但卻從來沒有一個有效的機制去仔細探討,形成共識。於是,這個問題也種下後來爭議的伏線。

決定了誰是partner,接著就是遊戲策略。對此,雷動劃定了第二條界線:一切交由數據決定。這是條quantitative 的界線,數據顯示誰人可救就救,救不了就放棄,完全擺脫個人喜好、政見、感情、荷爾蒙的影響。具體來說,雷動把港大民調、雷動聲吶、雷動街頭民調三組數據以統計學的方法結合起來,得出每張名單的支持率,再將所有候選人分為四類:必勝類、可勝不穩類、邊緣類(介乎輸贏之間)、必敗類。

雷動又假設,選民之中約80%只會按主觀意願投票,而不理會得勝率或總體的選舉與政治效果。剩下來20%雖然有心儀的候選人,但會視乎選情和總體結果作策略性投票。這些人當中,有些完全沒有心儀的候選人,有些雖然心有所屬,但其策略性投票的廣度,可以容納本土、泛民、傘兵、自決、左翼等任何派別,這些人就會做雷霆救兵。

雷動的玩法

概念不變,但雷動的玩法曾經隨著外間的反應而多次調整。其中最重要的部份是參選人協調出選名單,不過,這部份也是最令人氣餒的,不少政黨一一回絕。最後,雷動已別無從選擇,只能放棄參選人,集中在選民部份。

根據前述框架,雷動的玩法是:

一、要救邊緣類(第二界線)的非建制(第一界線)候選人。

策略性選民心儀的對象:

二、屬必勝類,他們可以轉投其他邊緣類候選人;

三、屬可勝不穩類,則必需繼續投票給他,不應轉投,以免陰溝翻船;

四、屬邊緣類,毋用多說,繼續投票給他;

五、屬必敗類,則不必浪費選票,應轉投其他邊緣類候選人。

必須重申,以上玩法只適用於策略性的,即上文提及的20%選民。至於佔大多數的80%則從來不屬於雷動的對象。一來,他們只會按主觀意願投票,根本動員不了;二來,就算在雷動的盤算裡,這些人都不必轉軚,以免觸動選舉版圖的基本盤。理論上,如果現實按劇本發生,必勝類、可勝不穩類、必敗類的候選人得票是不會跟民調數據有很大差異的,至少不會由贏變輸或由輸變贏。而主要的風險只在邊緣類候選人的得失,因為當中勝負的票數相差可以很少,再精密的機器都無法準確配票。

9月3日,雷動完成最後的數據分析,並按上述的玩法提供建議。其中:

香港島:陳淑莊可勝而不穩,其支持者,就算願意策略投票,都應該繼續投票給她。羅冠聰、許智峯同屬邊緣一族,除了陳淑莊的支持者以外,所有策略性選民都應該平均地投票給二人。

九龍東:黃洋達和譚得志同屬邊緣類,但數據顯示兩個只能活一個。由於二人都屬非建制(第一界線),雷動就以數據(第二界線)來處理,不過今次的數據沒有港大民調,只有加入了雷動聲吶的策略選民的數據。根據這些人的意願,多達78%怎樣也不會投黃洋達,也就是說,雷動無法動員它的參加者救黃洋達。所以剩下來只有譚得志一個選擇。

九龍西:黃碧雲可勝而不穩,其支持者,就算願意策略投票,都應該繼續投給她。劉小麗、黃毓民、毛孟靜、游蕙禎四人同屬邊緣一族,但數據顯示四個只能活三個。情況與九東相若,雷動再一次以第二界線,聲吶策略選民的數據來處理,而他們當中亦有79%怎樣也不投黃毓民。雷動無法動員它的參加者救黃毓民,所以只有建議游蕙禎。

新界東:楊岳橋屬必勝類,其支持者如果是策略選民,應轉投邊緣名單。范國威、張超雄、梁國雄、林卓廷、陳志全、陳云根、梁頌恆七人同屬邊緣一族,而七人只能活五人。同樣,按雷動策略選民的數據,不足20-30%願意投票給陳云根和梁頌恆,故建議所有新東策略選民把選票平均分配給剩餘的五人。

新界西:尹兆堅、朱凱迪、鄭松泰可勝而不穩,其支持者,就算是策略選民,都不應轉投其他候選人。郭家麒、李卓人、黃浩銘、黃潤達都屬邊緣一族,但數據顯示四個只能活兩個。這一次,無論第一還是第二界線都未能取捨,於是交由新東的聲吶策略選民在9月3日晚的網上討論群組投票決定,而他們最終選擇了郭家麒與黃浩銘。9月4日晚,由於投票率高開,雷動決定調整策略,鼓勵新西多爭一席,於是建議雷霆救兵和策略選民配票給李卓人。

超區:涂謹申屬必勝類,其支持者如果願意策略配票,應轉投邊緣類名單。梁耀忠、鄺俊宇都屬邊緣一族,於是雷動建議策略選民平均地投票給二人。

總括來說,雷動為立法會的選舉遊戲定下一個框架,這個框架有兩條界線。第一條是政治性的、qualitative的,標準則取當前政治形勢的最大公約數;第二條是數據的、quantitative的。原來的目標是集合全港共約100萬非建制選民中的20萬策略投票人加入,再按投票意向在裡面選出雷霆救兵。

如果一切按預期發生,風險就主要控制在邊緣名單的得失之內,因為其餘80萬人的投票取向大概應與數據顯示的相若,而20萬策略選民又會在選舉當天滙報投票結果,還有每區一萬的雷霆救兵。至於那些無法處理的風險,就只能交托上帝了。

因此,雷動原來的設計其實是個大數據項目。它並不完全倚賴抽樣的港大民調,還以全部20萬策略選民的數據作基礎。

如果一切按預期發生……  如果。

雷動的現實

天氣不似預期。直到9月2日,參與雷動聲吶的人只有2萬多,策略選民又好,雷霆救兵也好,他們的數量皆不足以影響選情。於是,雷動只能通過他們將信息廣傳,希望沒有加入聲吶的選民都認同雷動的分析,跟隨雷動的策略,一同參與這個遊戲,這就是戴教授說的「漣渏效應」。

暫時沒有任何數據說明「漣渏效應」是否發生;如果有,它的覆蓋面有多廣,影響有多深,介入了哪一區,哪一部份的選情…… 這些都需要日後更深入的分析。但至少,單憑個人感覺,「漣渏效應」是有的,只不過沒有完全按照期望那樣發生。

9月3日和4日,選舉的氣氛熾熱起來。雷動聲吶的參加者激增一倍,雷動的幾幅投票建議圖也在不同的社交群組廣為傳播。不過,很多接收者都沒有詳細了解當中的資訊,沒有留意本身心儀候選人的選情。例如,對於可勝不穩的候選人,雷動建議其支持者,就算策略投票也不要轉投其他人,但不少人誤以為這些可勝不穩者已經夠票,或者一看到雷動建議的邊緣名單就轉投給他們。

個人經驗,選舉當日很多人奔走相告,查詢選情,而他們很多看不明白雷動建議圖的全部信息,甚至根本不在意這些信息。他們關注的內容其實只有一個 – 跟股市暢旺的情況很相似 – 那就是:比冧把!

另外,投票回報的程式設計也有問題。由於加入雷動聲吶的人少,故構思讓每個參加者代為回報額外9人的投票選擇。但版面設計所限,那9人與回報者的投票必須完全一致。若我與他人地區議席選擇相同,但超區不一樣,便不知如何回報才好。類以問題在9月4日如雪片飛來。

所以,在9月3日完成數據分析後,雷動其實再無新的,可靠的數據去掌握選舉日的選情發展。唯一可以依賴的數據就是投票率和傳統智慧:高投票率有利非建制。選舉當日,投票率和投票上升的速率皆超過2004年 – 那是歷年立法會投票率最高的一屆。於是,雷動也調整策略,在建議的拯救名單上加入李卓人。至於其他部份,特別是可勝而不穩的候選人是否一如所料選情靠穩,坦白說,雷動是完全無從掌握的。

以上所說的,就是雷動計劃的基本面貎,或者哲學一點,是個人了解的基本面貎。這些資料不是甚麼秘密,在很多公開的網站、媒體、雷動的Facebook專頁都可找到。選舉過後,很多人批評雷動。但正如文首所言,雷動當然可以批評,也有太多值得批評,值得檢討。但所有批評和檢討,至少應該建基於對整件事情的基本理解。

雷動有沒有影響?  顯而易見,影響肯定有,但那是多大的影響,怎樣的影響;或者,有沒有原來期望的成效,就不是單憑一兩個候選人的成敗或得票升跌等片面印象就可以斷定。那需要全面而仔細地審視相關數據,且待另文處理。

毋容否認,雷動計劃實行起來,與原來的構思有相當落差。有人認為,既然沒有,或者執行不到最精確的方法,亦沒有充足的信心,應該終止計劃,以免弄巧反拙。這問題涉及很多層面,例如最差可以差到甚麼程度;就算沒絕對把握,是否有合理的信心;個別候選人的得票還是總體議席更能對應當前的政治形勢? 兩者之間又是否非此即彼的選擇? 這些都關乎風險考量和政治研判。還有一些概念問題,策略投票是否損害選民的自由意志? 要思考雷動,這些問題都不可避免。

雷動回顧 之二,將述說個人對雷動的觀察和思考。

 

本文原載於「撐傘落區運動」網頁:https://umbrellablossom.wordpress.com/

作者附注:撐傘落區運動團隊於雨傘運動中成立 — 我們需要更多朋友把雨傘運動的目標(我要真普選)及雨傘精神——分享,抗命不認命及守望相助的精神推廣到社區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