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雷動計劃引爆範式轉移

2016/9/12 — 11:23

香港大學法律學者戴耀廷提出雷動計劃,六月開始,推出「雷動聲納」滾動投票網站和,收集選民投票意向和意見。

香港大學法律學者戴耀廷提出雷動計劃,六月開始,推出「雷動聲納」滾動投票網站和,收集選民投票意向和意見。

【文:Steven】

本人為雷動參與者,略抒己見,嘗試從宏觀制度層面,探討一下雷動的意義。

雷動反映策略選民總體意願

廣告

雷動的本質,是令策略選民整合起來商討出一個最優的策略,然後集體行動把影響力放到最大。好比以前是單細胞生物,現在就是演化成有大腦和身體的高等生物,大腦負責決策,身體負責行動。這個與參政者為何會組織「政黨」、工人會組織「工會」,原因是一樣的:分工合作產生規模效應(更高的決策力),集體行動提高議價能力。

有人質疑,為什麼雷動計劃所定出的棄保名單,不是完全依照客觀的民調(香港整體選民的意願),而參考了雷動選民對候選人的偏好呢?其實很簡單:雷動是策略選民的雷動,不是全港選民的雷動。雷動定出的名單,必然要最大程度符合整體策略選民的意願,才能得到最大的響應,否則的話,策略選民都紛紛離棄,不會跟從雷動投票,更不會代為廣傳棄保名單,以至努力遊說身邊朋友跟從雷動投票。

廣告

策略選民影響力大增

雷動的出現意味著什麼?一言以蔽之:策略選民影響力最大化。而這又會產生什麼影響,則視乎策略選民相對一般選民有什麼獨特之處。我認為,至少有以下兩點:

1. 策略選民願意花時間精力去思考如何「用盡」手上的票值,他們應該是比一般選民更關心香港政局、更願意深入解候選人。換言之,他們是更「聰明」的選民,更能發掘出高質素的議員,哪怕知名度不高。

2. 策略選民既然願意為大局而合作,他們必會偏好有同樣合作精神的候選人,而厭惡那些拒絕協調、分化以至內鬥的候選人。這次黃毓民以些微票數敗給游蕙禎,難道不是「雷擊」致死?而黃毓民落選,是否標誌著一個分崩離析的時代終結、鐘擺再次擺向「合作」的一邊?大家可以拭目以待。

如果以上兩點成立,我們可以大膽推論,雷動引爆的是整個議會生態的範式轉移!

民主嗎?

雷動計劃使選民的「決策權」向策略選民傾斜,以至集中到少數積極參與者集手中,是否合乎民主原則?我認為,此乃合乎「商議式民主」(deliberative democracy)的民主原則:每個人的「決策權」與他的「參與程度」成正比,而「參與權」又是向所有人開放的。戴耀庭設計雷動的巧妙之處,是把「商議式民主」的機制嵌入了「代議民主」當中。

下一個目標:初選機制

這次選舉,非建制不願協調,造就了「政治懸崖」,要不是港人不得已臨危思變,由無聲無息乃至轟然雷動,你們這些政黨恐怕已經掉下懸崖了!這種空前的響應,反映出的民意已經很清楚:要求協調出一個初選機制!

如果你們政黨做不到,那不如戴耀庭想想辦法,雷動選民也一起參與,是否由民間透過「商議式民主」討論出一個「初選機制」迫使你們使用?然後,我們雷動選民準備好,在下次投票中,對不服從這個機制的候選人,予以「雷動」!

 

作者簡介:墨子的追隨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