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霸王硬上弓】政府及建制派四茅招 保一地兩檢提早通過

2018/6/14 — 20:35

梁君彥

梁君彥

一地兩檢條例草案前後審議約四個月,如無意外今晚將會完成三讀,一地兩檢這個富法律及憲制爭議的安排,將會成為本港法律一部份。環視整個立法過程,政府及建制派以四招護航保駕,確保條例草案在暑假前完成審議。結果條例較原訂還要早通過,可見這個「一地兩檢」模式,不單用作處理高鐵客運安排,更可能成為日後具爭議法案如《國歌法》,甚至23條立法的樣板。

第一招:限時辯論直接禁言

在整個審議過程中,法案委員會主席葉劉淑儀及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先後以討論充足為由,為討論為審議時間劃線。例如在法案委員會最後審議階段,葉劉淑儀稱預留8小時會議討論,但其後她指議員發問重複,把發問時間由3分鐘減為1分鐘,其後索性「劃線」不准再發問。她更心急得一度把同一個議員提出的不同修正案,一併表決;民主派大表不滿,葉劉後來更以每條10餘秒的速度,為各修正案逐一表決。

廣告

不過,快刀斬亂麻不只是葉劉個人主持會議風格,到梁君彥處理時亦同樣「趕死線」。到草案交付立法會進行二讀及三讀時,立法會主席梁君彥破天荒為恢復二讀及三讀草案的辯論時間,設限在四天會議、共36小時處理。梁君彥更表明,預留36小時審議條例草案,點人數、流會等亦計算在內。當他認為時間一到,連未曾發言的議員也不准發言,被泛民議員形容為「玩音樂椅爭櫈仔」式審議。

原本議員在三讀時發言次數並無限制,但梁君彥限時下,在三讀辯論程序,只預留6小時,他還指如果議員想講,可以在二讀時講多一點。值得留意是,不論葉劉淑儀或梁君彥,每次限制議員發言時,都會引起民主派議員反對,但結果兩人都毫不手軟趕走多名反對議員。

廣告

第二招:減料議案內容少  難追問

整部《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條例草案》只有8條及5個附表,內容薄弱得嚇人。反觀規管一間學校的管理法例,如香港法例第1123章的《拔萃男書院校董會法團條例》亦有11條,但涉及高鐵一地兩檢,有憲制性爭議的條例草案,竟然只有8條。

更甚至是條例草案亦有被非議部份,例如西九龍站約10.5萬平方米樓面面積,是以租賃形式租予內地設口岸區,但未有提及租用年期及租金水平等,政府刊憲的條例草案也沒交代。但根據同樣是「一地兩檢」的深圳灣口岸,政府在2007年2月刊憲的《深圳灣口岸港方口岸區條例草案》,則以「日落條款」的方式,清楚寫明跟深圳市政府簽訂的租約,土地使用期自啟用日起至2047年6月30日午夜12時止,可提前終止或續期。

重要的法例卻如此簡淺,難免令人感到當局希望「大事化小」,減少反對議員可追問的內容。事實上,法案委員會主席葉劉淑儀就曾指,「是次草案內容不複雜」。

第三招:法案委員會頻密加會

以往處理具爭議法例、草案或撥款時,往往因為時間不足而令事情最終被拉到或除被拉到;例如當年審議高鐵撥款時,往往要長時間開會,連建制派都吃不消。但儘管如此,審議時間仍不夠,當時有議員甚至建議通宵審議。另一個情況是上屆立法會尾聲時,審議醫委會改革的條例,亦因為泛民成功拉布而無法表決。要防範未然,法案委員會主席葉劉淑儀明言,兩個月內會召開12次會議及一場7小時聽證會。以草案委員會平均在一星期內召開兩次會議,頻密程度相當罕有。葉劉淑儀不諱言因為「一地兩檢」的條例有時限性,另外還有可能要在4月加會。有趣的是,她當時指不會就議員發言設時限,亦不會為為草案訂下「死線」,但希望在暑假前完成審議。

第四招:包攬委員會正副主席

主席在法案委員會的角色非常重要,正如立法會法律顧問解釋,《議事規則》對法案委員會的運作,包括議員提問次數和時間,均無條文詳細規管,主席有權決定如何主持會議。而且主席亦有權決定召開會議次數,清楚掌握整個審議節奏。建制派一開始就不容有失,囊括法案委員會正副主席,分別由新民黨葉劉淑儀及民建聯張國鈞出任,確保建制派無論發生任何情況、任何時間都可以主導會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