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靈魂之窗一半被子彈穿過,另一半仍尋找光明

2019/8/22 — 17:46

作者 Facebook 圖片

作者 Facebook 圖片

這兩天一直在想,如果我是那名少女,會變成怎樣?會否痛恨死警察?會否想他們都下地獄?

兩年前我曾經因打籃球被人插眼而眼角膜受傷。當時我痛得真的發瘋,足足十多個小時不由自主地流淚不止,眼球像不斷被火燒一樣灼熱疼痛,無法入睡。令我更恐懼得要命的是害怕失去了一邊眼睛,我像個失了慌的小孩,另一半沒受傷的眼睛也跟著哭,整個人發抖不停。

所以我實在沒法想像該名少女的情況。當子彈穿過她最寶貴、本用來觀看世界的一顆眼晴,她的痛楚是如何地巨大,剩下的另一半又該怎樣觀看這個世界,這個道德崩裂的世界。

廣告

我無法原諒現在的香港警察,他們種種惡行已超出人性底線。公開胡亂槍擊市民,私下毆打示威者不計其數,有個更被打至腦部內出血;要女示威者脫衣祼體,任由男警褻看,並用最下殘的言語性侮辱女示威者。有個女示威者更被打至子宮內出血。

從一個非常理性的角度看,我知道仇恨不是好東西,但將心比己,如果我不幸被捕,受到同樣的酷刑對待,我誓與黑警有不共戴天之仇。這個仇必須報,要他們受到制裁。

廣告

哲學家漢娜鄂蘭曾提到某個納粹軍人必須判處死刑,因為他犯下的種種惡行,已無法再與人類世界共存。今天香港警察的酷刑惡行雖未去到須在道德上受死,但他們已無法再與香港人共存。他們傷害的不只是一名少女,一些示威者,更是所有真正熱愛香港、擁護良知公義的人。

沒有一個警察是無辜的。警察作為一個團隊,他們本身就需要集體承擔責任,更何況現在他們明目張膽公然說謊互相包庇,所謂枯枝已是爛到落根底。必須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查明真相;涉及嚴重濫暴及酷刑的警員必須受到制裁,承擔責任;警隊必須整個重組,向公眾道歉;具實質權力真正獨立的監警局必須成立。我們不能讓這些犯了反人類罪行的黑警逍遙法外。沒有這些基礎,和解是不可能的。

我們不能讓警察和政府的謊言和惡行繼續漫延下去。我想這正是 eyeforhk 的真諦:即使擊碎我們一顆眼睛,我們還是會用另一顆尋找真相和光明。靈魂之窗不會因子彈而破滅。

#eyeforhk
#eye4hk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