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青少年軍的本質與目標

2015/1/26 — 16:49

1月18日,制服團體「香港青少年軍總會」在駐港解放軍昂船洲軍營舉行成立典禮,300多人出席。在「解放軍」外另立「青少年軍」,令許多香港市民感到震驚。畢竟「香港青少年軍總會有限公司」事前已在1月15日以擔保公司形式註冊成立,共有4名董事兼創會成員:四洲集團主席兼全國政協常委戴德豐、青年事務委員會主席兼港區全國人大代表陳振彬、信和集團執行董事黃永光、觀塘區議員姚柏良。

毫無疑問,「青少年軍」得到中共、解放軍、特區政府及地下黨的全力支持。特首梁振英、中聯辦主任張曉明、解放軍駐港部隊司令員譚本宏擔任榮譽贊助人,全國政協副主席兼前特首董建華擔任首席榮譽會長,榮譽顧問包括前特首夫人董趙洪娉、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保安局局長黎棟國。有證據顯示「青少年軍」跟前特首夫人董趙洪娉創立的「香港青少年軍事夏令營」關係密切。「夏令營」的畢業學員,更在「青少年軍」成立典禮上在嘉賓面前表演步操。先入「夏令營」,經過篩選,再做「青少年軍」,可能成為日後組織運作模式。

不過,最為震撼的,卻是由梁振英夫人梁唐青儀(坊間譏稱為「龍蝦」)擔任青少年軍「總司令」。昔日中國「江青」指揮「紅衛兵」,今日香港「唐青」指揮「青少年軍」,時空轉移,簡直絕配。只要看看梁唐青儀昔日盡情「勾結」英國勢力的經歷及其英國護照,以及問問她那三位早已入籍英國的子女為何不「自願」參加「青少年軍」,就可以知道她和她的子女對這個「軍團」究竟有多「忠心」。還記得梁振英在上任前寫了一本書叫《家是香港:如果是你的子女》,現在倒應該寫一本《龍蝦領軍:因為是你的子女》。

廣告

「青少年軍」宗旨圍繞「國情教育」。根據其公司組織章程,組織宗旨包括「加強香港青少年的公民意識,鼓勵他們認識作為中國公民的責任與義務」、「開辦一家或多家非牟利學校」、「促進香港青少年和諧」等。組織宗旨又註明:總會應避免與香港及其他地方的政治組織有任何聯繫(意思是只會跟中國共產黨有組織聯繫),但總會可邀請政府部門或其他機構的代表擔任顧問,也可要向政府申請租用物業及土地。

總會已向公司註冊處申報其「目標註冊成員」人數是10萬人。真不愧是「一寸山河一寸血,十萬青年十萬軍」,簡直豪氣干雲。章程列明:6歲以上、有良好品格的人士,可申請成為基本會員。公司或與教育、慈善等有關的機構,可成為機構成員。總會可要求會員繳交會費。

廣告

20日,香港青少年軍總會主席陳振彬透露,18日雖有300多人出席成立典禮,但正式宣誓入會的,只有數十名曾經參與青少年軍事夏令營的大學生,其餘學生只是觀禮。他聲稱總會尚未開始招募中小學生入會。香港青少年軍總會「諮議會」將在1月下旬召開首次會議,討論公眾對青少年軍的關注以及未來動向。陳振彬強調沒有強迫任何人參加青少年軍,青少年軍是由以前參加過大學生軍事夏令營的同學組成,「所有事都是學生自己安排」。陳振彬還表示:中國解放軍駐港部隊只是榮譽贊助人,不是成員,沒有角色;青少年軍不會動用解放軍資源;青少年軍所學的解放軍步操,只不過是由參加過解放軍大學生夏令營的舊生負責教授而已。

事實上,18日當天,佛教孔仙洲紀念中學一年級學生約115人「獲邀」請出席青少年軍成立典禮。學生到場前已經劃一換上軍服,並獲贈軍服留為紀念。由於該校校長莫仲輝有功於此,而且他先前「反佔中」簽名活動也有相當貢獻,因此他已在23日被特區政府公佈委任為「攜手扶弱基金諮詢委員會」成員,堪稱「黨疼國愛」。

一、青少年軍涉嫌違法

對於「香港青少年軍」這個名稱的誤導性與荒謬性,坊間多有評論。即使我們拿出平常心,不片面地理解為「解放軍」之「軍」,而善意地理解為「童軍」、「救世軍」或「基督少年軍」之「軍」,但是我們仍需正視「青少年軍」的特殊本質。

由於「青少年軍」極可能涉及操練、搏擊、射擊等軍事訓練,進而使用或展示武力,並且以實現政治目標為己任,包括所謂「認識作為中國公民的責任與義務」、抗拒「外國勢力」等,因此有別於童軍、救世軍、基督少年軍、外展計畫等無明確政治目標的組織,從而涉嫌組織「半軍事組織」。「青少年軍」成員及附從者可能觸犯香港《公安條例》第5條規定,被組織和訓練,或者被組織和裝備,「以便藉使用或展示武力以宣揚任何政治目標」,可被囚3年。至於「參與控制或管理」的人士,更可被囚10年。「龍蝦」總司令、地下黨組織者、青少年附從者,你們準確好面對可能出現的法律責任嗎?

二、青少年軍與少先隊

另一方面,如果大家熟悉共產黨的組織慣例和相關歷史,可知今天的「香港青少年軍」跟中共多年以來的「少年先鋒隊」(少先隊)本質雷同。

根據《中國少年先鋒隊隊章》及《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章程》,「少先隊」是由中國共產黨創立並委託中國共青團領導的「群眾性兒童組織」,以及「少年兒童學習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學校」。觀乎香港「青少年軍」號稱培養香港青少年「認識國情」,實際上當然包括「學習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相關內容,因此本質並無二致。

此外,「少先隊」入隊年齡下限已由7歲降至6歲,跟「香港青少年軍」的年齡下限完全接軌。凡6歲至14歲的少年兒童願意參加「少先隊」及遵守隊章,向所在學校「少先隊」組織提出申請,經批准即成為隊員,但是事實上大多數加入「少先隊」的小學生是由學校班主任指定,大多數從未閱讀隊章。我相信這種情形也將會在香港出現:「尖子」「自願」被部分學校老師選拔為「青少年軍」成員。

再者,「少先隊」隊歌是《我們是共產主義接班人》,另有入隊誓詞(我決心遵照中國共產黨的教導,好好學習,好好勞動,好好工作,準備著為共產主義事業貢獻力量)、紅底五角星火炬隊旗和隊徽(象徵在中共領導下走向光明未來)、小中大隊嚴密組織(甚至設有學習、勞動、文娛、體育、組織、宣傳等委員,形同一個黨支部或者一個袖珍版中聯辦)、獎勵及批評辦法、紅領巾制服(紅領巾代表紅旗一角,象徵由革命先烈鮮血染成,隊員必須佩戴)、隊禮(右手五指併攏高舉頭上,表示「人民」利益至上)、呼號(時刻準備著為共產主義事業而奮鬥)、作風(誠實、勇敢、活潑、團結)。我相信這些特徵和用詞將會被共產黨稍為改頭換面,然後應用在「香港青少年軍」成員身上,快速洗腦補腦,盡情赤化香港。

有些市民可能覺得「青少年軍」培養學生團隊精神,鍛鍊體格,升學加分,有何不好?此言差矣!要培養團隊精神,可以盡情參加公益團體活動或者外展課程,為何偏偏要跑去參加香港版「少先隊」?要培養體能,可以參與各類運動,跑跳游騎,拳擊國術,球類競技,甚至滑浪風帆,為何偏偏要跑去參加香港版「少先隊」?要升學加分,你們可想清楚在牛津、劍橋、哈佛、耶魯等名校的心目中,香港版「少先隊」究竟是加分抑或減分?你們跟外國人說自己參加過香港版「少先隊」,在效果上等同說自己參加過納粹德國的「希特勒青年團」(Hitler-Jugend),標榜「鮮血與榮譽」(Blut und Ehre)。別人對你打量一下,往往心裏有數。

三、青少年軍之成立目的

歸根結柢,到底共產黨成立「香港青少年軍」有何目的?

一是文宣。你有「雙學」,我也要有「青少年軍」,造成對立架勢,宣示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表明不甘示弱,進而誣指「雙學」不代表香港青少年,反而「青少年軍」才是香港青少年的主流。睜眼撒謊,自欺欺人,莫過於此。

二是試驗。在中共心目中,洗腦補腦都要「從娃娃抓起」。自2012年中共推行「國民教育科」夭折後,亟思「補腦」良方。與其慢慢滲透中史科,不如立即啟動「自願」軍訓科。每位「自願」參加學生的「補腦」歷程將被緊密追蹤。共產黨將會試驗如何快速將自由活潑的學生訓練成黨國的螺絲釘。人人學雷鋒,保護習大大;人人見國旗,個個要行禮。有此經驗後,再在全港學校推而廣之。

三是蓄奴。雖然目前「青年民建聯」之類青年樁腳組織仍有其功能,但是只有吸收和利用奴才的功能,顯然人各有志,未能擰成一股繩。反之,「青少年軍」是從天真無邪的娃娃抓起,白紙可以染紅,可以洗腦補腦,可以訓練他們面對國旗和軍官的紀律,可以灌輸外國勢力的邪惡,可以宣揚中國政權的盛世,可以教育人民民主專政如何優於西方民主。最後,青少年軍成員能夠在午夜夢迴之際,由衷地唱出一句「遇著李私煙,我食飯多兩碗」,而不是現在坊間那個流行的版本。這樣年復一年出產奴才,五年十年之後,奴才數目倍增。最後以「青少年軍」履歷作為標誌,整個奴才團隊就會滲透全港,厚積薄發。

四是利誘。這分兩方面來說。一方面,「自願」接受過訓練的「青少年軍」成員,可以擁有一張「顯赫」的履歷表,在日後求學、就學各大院校、應聘、就職各政府職位時,可能顯性或隱性「加分」。如果你是中小學生及其家長,難道不覺得很有吸引力,然後很「自願」地「參軍」嗎?與其說這是「心甘情願」,不如說這是「功利市儈」。愛國只是愛財的幌子,但偏偏黨就是喜歡這樣。另一方面,對於地下黨來說,「青少年軍」是一個源源不絕的「維穩經費」財源。訓練顯示成績,黨員攤手要錢,層層分贓,樂此不疲。這比社區的蛇齋餅糭更好賺,收入更穩定。對於背靠「青少年軍」這座金山的地下黨員來說,豈不是發大財嗎?

五是赤化。「青少年軍」的成立,完全呼應1月21日李源潮出席中國僑聯會議時所說的「好戲還在後頭」(當然李源潮所暗示的,顯然還包括推動香港基本法23條國家安全立法)。還記得在1月16日,港區全國人大代表及政協委員到深圳紫荊山莊出席兩會預備會議。會後鄭耀棠引述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陳昌智會上的發言。陳昌智強調「支持梁振英等於支持中央政府」,足見共產黨已經黔驢技窮,唯有口出狂言。此外,陳昌智在會上談及去年香港發生「動盪事件」,表示「令人痛心」,因為青年是香港的未來,希望特區政府「繼續著眼長遠,全力做好青少年工作」。換言之,中共高層的治港政策的焦點和「好戲」之一,現正放在針對香港青少年的意識形態工作,企圖一舉解決目前香港青少年缺乏「國家觀念」、「中國國民身分」薄弱、對「國家」離心力日增等「問題」。

在中共心目中,自2012年國民教育科在香港推行受阻之後,資助中小學生到大陸交流畢竟曠日廢時,更新中國歷史科課程內容只屬溫水煮蛙,兩者均難以快速「見效」;況且如果仍然交由港共特區政府出面推出政策,更加易生爭議;如今另闢蹊徑,成立青少年軍,可望排除干擾,實行反反冒進,多快好省建立香港青少年統一戰線,開拓補腦陣地,灌輸黨國思想,全面地再啟蒙。由此可見,習近平的極左及多線「陣地論」思維已經在香港急速發酵,加強赤化攻勢。香港市民應該持續抗議、拒絕、揭弊,既沒有妥協的餘地,也沒有沉默的道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