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青年人的未來

2018/6/24 — 12:04

青年人(資料圖片)

青年人(資料圖片)

【文:中產平民】

每隔一段日子,便有一批早已上岸的人走出來,呼籲香港青年人北上發展。先有馬時亨呼籲青年人到大灣區置業,繼有霍啟剛建議香港青年人北上尋找發展機會。筆者不會一刀切認為青年人只應該留在香港發展,假如國內或海外有更高發展空間,也不應永遠留在comfort zone。但當聽到這批早已上岸、家境無憂的人不斷呼籲香港人離開家鄉,但同時有歡迎國內人士擁到香港跟香港人爭奪非常緊拙的公共資源和發展機會,未免令人憤怒。

沒錯,所有有志向的人也不應該把目光放在狹隘的空間,應該不時留意全球各地有否更適合自己發展的機會。但香港人留在香港為自己的家鄉建設,也同樣值得敬佩。雖然有人說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應該吸引世界各地人才來港發展,但這也不代表各位衣食無憂的富貴人家和政府高官要用盡九牛二虎之力呼籲香港人離開自己熟悉的香港。為何香港年輕人感到沮喪?欠缺向上流的機會絕對是其中之一。不少行業為求討好國內機關,大開中門吸引國內的官二代和富二代來港工作,變相削弱香港部分有能力青年人的發展機會。畢竟識人好過識字,香港的年青人不是工作能力不夠高,只是部分來自小康之家甚至是基層的年輕人沒有強大的後盾,當面對其他有背景的人競爭對手,自然受到不公平的待遇。君不見部分本地和跨國金融機構愈來愈多以簡體字拼音的青年人能夠靠專才計劃移居香港,擔任要職嗎?根據筆者一位從事金融業的朋友表示,很多的所謂專才其實就是有背景人士,金融機構之所以願意讓他們來港,不過是看到可以藉此討好他們的父母。面對不公平的競爭,市民香港年青人又怎會不沮喪?

廣告

另一個讓年輕人沮喪的原因,就是置業問題。為何香港樓價越升越高?筆者也在之前幾篇文章已經詳細描述過,每天150個的單程證新移民來港爭奪供應不足的公營房屋,至於那批靠專才計劃移居香港的官二代富二代,則跟香港人爭奪私人房屋,令香港樓價不斷上升。香港人連基本的住屋問題也未能解決,試問年輕人又怎會不感到無奈?

政府的施政方針近年一面倒傾斜,年輕人不過是因為擔心自己的未來,所以才走上街抗爭。但特區政府卻選擇解決提出製造問題的人,而非問題的本身或成因,令年輕人更為恐懼。究竟在2047年之時,香港會變成怎樣?因為在2047的時候,今天的年青人正值壯年或者接近退休年齡,昔日的那團火恐怕早已熄滅,但還要在世上多活二三十年,假設香港全面染紅,究竟今天的年青人在2047年後還能夠在香港生存嗎?

廣告

只可惜位高權重者只想解決香港的年青人,而非年青人面對的問題,所以便有人不斷提出要香港的年青人離開香港,但同時中門大開讓國內不論是有權有勢者或是基層人士來港,跟香港人爭奪短缺的資源。最終的目的,不過是要加速令香港赤化。既然每天150個單程證名額和專才名額也嫌未夠快,倒不如呼籲香港人離開,進一步溝淡舊香港人的成分,好讓染紅的陰謀早日達成。

作者自我簡介:一個被認為是又自以為是中產的平民百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