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青年新政欠支持者一個交代

2016/6/22 — 19:30

2016年年2月,青年新政前發言人周世傑(右三)退出組織,6月則有任職醫生、現任黃埔西區議員的鄺葆賢(左三)退出。 ( 圖片來源:青年新政 facebook,2015年12月 )

2016年年2月,青年新政前發言人周世傑(右三)退出組織,6月則有任職醫生、現任黃埔西區議員的鄺葆賢(左三)退出。 ( 圖片來源:青年新政 facebook,2015年12月 )

鄺葆賢退出青年新政,理由是「離開唔係容易的決定,關係就似兩個人跳舞,大家都心想畫一個完美的圈圈, 在過程中互相踩到腳,曾嘗試變更、修正,可惜情況無好轉, 明明兩邊都想跳得好,但腳被踩還是會痛的, 發現分開應該對相方比較好。」這個比喻巧妙地在雙方臉上貼金,使人相信是追求完美者的執著招致分手,避談彼此有何真正的矛盾。孰是孰非,不再是問題,亦不再需要深究。

不少支持者在鄺葆賢的面書上留言,表示唔收貨。有人直言,講究政治倫理者,不可能在退黨一事上含混其辭,不清楚交代原因。這是合情合理的要求。政治人物,注重誠信。沒有誠信者,隨時講過唔算數,甚至用花言巧語出賣支持者。那我們怎樣可以看清楚一個政治人物的誠信呢? 就是看她/他們在重要關頭的言行。

退黨,正是這樣一件不可蒙混過關的大事。搞政黨並非玩泥沙,隨意自出自入,選民支持與否,往往取決於一個政治明星的取態。鄺葆賢作為青政的生招牌,唯一的區議員,其退出有不能低估的政治含意和分量,尤其她在六月三日和青政分道揚鑣,是一個敏感時刻。當時青政有關六四的火場論備受非議,使人不禁猜想,鄺是否因為無法接受青政如此離譜的本土立場和言論而決定離開。

廣告

冰封三尺,非一夕之寒,就算真的和火場論有關,也是導火線而已,不滿情緒早已積聚。從青政的利益角度出發,立會選舉在即,絕不希望鄺在此時退黨,損害組織形象,影響選情。鄺縱有不滿,大可選擇在九月後再作決定,又或保留黨籍,但逐步淡出,做個掛名黨員,專注地區事務。

鄺沒有這樣和稀泥,選擇和青政劃清界線,這分明是一種非如此不可的政治表態 — 即使她沒有口出惡言,又願意和游蕙禎做一些修補青政形象的工作。她的退黨理由,顯然事關重大,支持者有必要知道內情,作為是否繼續撐青政的根據。現在雙方避重就輕,像政府處理醜聞那樣將大事化小 — 拖延兩星期,在林榮基記招後翌日才向外宣布消息,更見機關算盡 — 令選民的知情權受損,是不負責任的做法。

廣告

這樣說,不是要針對鄺葆賢。依處事手法來看,她似乎盡力在不違反個人大原則下,保護青政的聲譽,可謂有情有義。青政內部的問題,顯然不簡單。在今年二月退出青政的前發言人周世傑,接受獨媒訪問時講得很清楚(註一)。鄺葆賢堅決退黨,如非因為原則和立場迥異,無法和青政同坐一條船,那就很有可能是因為周世傑口中的禍患,埋下政治炸彈。

鄺葆賢不想它爆炸起來時,無辜受牽連,所以及早抽身而出。無論如何,以標榜新人類新作風的青年新政都不應該再迴避有關問題。著緊香港未來的人,正尋找政治上的新力量新希望。青政究竟有沒有足夠的能力和道德情操,讓人委以重任,現在正是大家擦亮眼睛看清楚的時機。

 

注一〈鄺葆賢退出青政  前發言人周世傑籲盡快扭回正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