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青年新政為何公開提出新界東初選?

2015/12/1 — 15:46

青年新政成員 ( 圖片來源:青年新政 facebook,2015年12月 )

青年新政成員 ( 圖片來源:青年新政 facebook,2015年12月 )

攻打同路人是快速冒起的捷徑

兩傘運動之後,從大台到民間,都有不少聲音呼籲應該傘落社區,深耕細作,將追求民主的訊息帶到自己的網絡,實行政治掃盲。

但真正切實地執行過的人都會發現,社區深耕難度之高,出乎想像,即使要在自己的家人和朋友圈子進行政治掃盲,都會十分之困難;不要說遊說建制支持者倒戈,即使要令一些本來政治冷感的人,開始關注身邊發生的事和政治的關係,都會寸步難行。

廣告

其實,早在雨傘之前,多年來都有一批志士,一直把握機會,將民主的能量擴散,在社區形成不同的網絡,他們未必曝露在鎂光燈之下,一直默默無聞,但聚沙成塔。他們是守護香港民主的中堅,令立法會選舉時,泛民的票數一直佔優,竟能在扭曲的制度下,穩守三分一關鍵議席,他們也是香港社會運動力量的基礎。

今屆區選,傘兵掘起,大部份在都奪得亮麗的成績,如果他們能將市民對他們的期盼,化為社區深耕的動力,定能真正將雨傘精神延續。因為本來願意進行社區深耕的人數不多,每個參選的傘兵,加上其助選團隊,每個社區就多了十數位甚至數十位能深耕,能打仗的戰士,勝選的傘兵,更能利用區議員的身份、資源和時間,作進一步的貢獻。

廣告

不過,新成立的傘兵政黨,如希望在短期內提升自己的政治能量,最有效的方法並不是向建制派支持者爭奪選票,甚至不是向意見中立者進行組織教育,而是提出自己和舊有泛民政黨的不同,最好還要攻擊舊政黨,爭取其中一部份的支持者,成為自己的養份。這樣就可以免卻最困難的組織教育工作,亦能在短期內壯大自己的聲勢,獲取最大的利益。

簡而言之,他們並不需要做大民主力量的餅,只要爭奪舊餅就夠了,情況就如當年共產黨「七分發展,二分敷衍,一分抗日」的策略一樣,成效固然是不錯,但我質疑,這會是傘落社區的初衷嗎?

青年新政的初選

青年新政近日公開向公民黨提出有意角逐新東補選,提出就補選的人選進行初選,在原則上,能以初選解決泛民不同派別之間的紛爭,當然是好事,但初選要處理大量的技術問題,包括初選方法(例如是網上還是實體票站),如何防止建制灌票攪混戰局?(建制派是有中央統合的政治力量,歷次選舉的配票行為已清晰可見其動員投票的能力),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如何能夠協調一份雙方(甚至多方)同意的初選機制?而且,初選涉及大量資源和人力的投入,面對念茲在茲要拿下泛民關鍵少數議席的建制,泛民政黨是不是耗得起?面對建制的強攻,如果還理解為同路人的話(據青年新政的講法,泛民算是半個同路人),是不是應該想方法減低內耗,面對共同的敵人?

青年新政公開提出初選的政治意味

泛民的三大黨(公民黨,民主黨,工黨),已表示了會共同推舉公民黨楊岳橋(公民黨人,雨傘運動時的義務律師之一)出選新東補選,黃毓民較早前接受網台訪問時亦指出,根據政治倫理,新東議席該留給公民黨。

對於青年新政來說,公開提出初選要求,就可以馬上得到知名度,是穩賺不賠的買賣;但卻馬上會令泛民陷入兩難:如不答允初選,即時落入大佬文化的口實,如果答應初選,先不論資源虛耗問題,各泛民政黨馬上就難以擺平黨員之間的不同意見(如果舉行初選,那其它泛民政黨,如今次新東的大贏家新民主同盟是否也應該上馬爭取席位?),青年新政這個舉動,雖然馬上令他們增加了政治能量,但卻令本來已複雜的局勢(例如民主黨的叛將黃成智會否出選界刂票?)更加不明朗,這情況就如區選前,青政已明言不會和泛民協調一樣,似有意合作的態度。這樣很難令原有的泛民支持者將他們當作「自己人」。

實際上青年新政必然退兵

其實今次的新東補選,在一月十八日已經截止提名,如果我估計沒錯,時間倉猝,青年新政也不會真的參加新東補選,據了解他們連出選的人選也未定,他們提出的初選基制,現在連選舉辦法的初稿也未見到。而且立會選舉涉及的資金和人手都不是區選可比。他們公開提出這個初選要求,與期說是為了向拿下更重要的議席挺進,不如說是為了政黨日後的發展鋪路,所以我大膽斷言,青政必定會退兵。但不同的退兵方法,也會有不同的效果,我在以下舉三個例子:

1. 先和公民黨會面,然後指出現時並未能找到雙方同意的初選基制,宣告今次為了大局觀不會參選,仍然期望和泛民商討一完善的初選基制

這樣做在輿論上雙方都有落台階,雖然青年新政仍然為大贏家,因為泛民初選基制在長遠來說是必須的(但如果今次就要有,則因時間關係,不可能做到),青政作為向泛民公開提出建議的傘兵政黨,又以大局為重,全身而退,可以得到由泛民到一般市民的認同,亦換取時間讓他們繼續培養政治實力。

2. 先和公民黨會面,然後指出公民黨沒有誠意商討,指責大佬文化,沒有合作空間,今次為大局設想,不會參加補選,但日後難保公平競爭

這樣做等如順手鎅公民黨一刀,會得到一些一直痛恨泛民大黨的民主派市民支持,也有可能得到一些年青民主派市民的支持,但這肯定是攬炒的做法。

3. 宣告因為已有本土民主前線參選,因為已有本土的聲音加入競爭,所以自動退出選戰

這樣做會得到一些激進本土派的掌聲,但據今次區選結果所見,這類掌聲並沒有化成選票,一般來說只在網上的支持度比較高,另外,值得提出本土民主前線已聲言不會和泛民協調,也不會初選,因為已表明和泛民屬不同陣營。

社區民眾對傘兵的寄望

就我所在的社區(西區)所見,民主派的街坊,的確都傾向支持年青的候選人和傘兵,但我見大部份的支持者都是看中了他們堅持對由下而上推動社區民主的理念和服務的熱誠,希望新人可以為議席大於一切的政壇帶來衝擊。

當我在西區見到傳統泛民和其它傘兵,由落敗的第二天就馬上繼續在社區舉辦活動,承諾留在社區繼續深耕,或爭取區內公園保留免受清拆,或結盟成立民間區議會監察政府和中西區區議會運作,對比之下,在未見其社區深耕的舉動和計劃之前,已見到青政急於為政黨擴大作打算,這舉動將會令青政急速地流失社區支持;而我會再問,先問利益,後問局勢,這種做法,不是比任何傳統的政黨更傳統嗎?

延伸閱讀:寫在區選之前,區議員應該做什麼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