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青年補腦 2】當解放軍進駐課外活動(下)— 專訪軍事夏令營學員

2015/1/21 — 10:30

夏令營學員手持木櫈進行訓練。

夏令營學員手持木櫈進行訓練。

此為〈青年補腦〉專題系列之二,上篇見

*   *   *

「哈哈,以前係有啲年少無知……」

廣告

阿原(化名)一邊說話,一邊把手伸進米色布袋,掏出一份份的文件、書刊。

「呢張係入營的通知書,呢本係我嗰年本營刊,仲有呢本……係同學會定期出版的刊物。」

廣告

他繼續把自己的珍藏攤在桌上,包括四個布質臂章。其中兩個,寫著「香港青少年軍事夏令營」。

「我記得當年入營之前,有啲興奮,但亦有啲忐忑。」數年前參與的活動,今天記憶猶新。很明顯,阿原曾經是軍事夏令營的狂熱分子。

是「曾經」。現在,一切都看得比較清楚了。

「佢(夏令營)最恐怖嗰樣嘢,唔係即刻洗你腦……」他神色凝重。

「……而係令你自己洗自己腦。」

 

曾參與軍事夏令營的大學生阿原

曾參與軍事夏令營的大學生阿原

*   *   *

剛過去的星期日,香港青少年軍總會正式成立。新制服團體性質神秘,於昂船洲軍營舉行的成立典禮禁止主流媒體採訪之餘,團體的成員人數、招募方法、訓練模式,以至駐港解放軍當中角色,一直不予公開,引起全城關注。連串謎團之中,又以解放軍插手的情況,最令人擔憂。

事實上,解放軍「進駐」香港青年的課外活動,絕非新鮮事。由港區人大代表陳振彬任主席的香港青少年發展聯會,近年經常替中小學籌辦德育培訓營,營中有解放軍成員負責國情講座;而更大規模的,當屬由教育局、駐港解放軍與羣力資源中心合辦的「香港青少年軍事夏令營」。夏令營至今舉行了十屆,畢業學員人數已逾二千。而這二千成員中的一部分,更剛剛在周日的青少年軍成立典禮上,被安排穿著制服觀禮。很明顯,儘管一個是制服團體,另一個是短期夏令營,但同樣涉及駐港解放軍參與的這兩項課外活動,關係不可分割。

故此,要理解或推斷新成立的「青少年軍」葫蘆裡賣的藥,這個軍事夏令營肯定是最佳切入點。

*   *   *

那些年,「狗衝去報名」

對於夏令營的一切,阿原自問熟悉不過。

他是大學生,數年前的暑假,自動請纓參加軍事夏令營。當日報名,全因自小是軍事迷。「細個鍾意打機、打槍game,但又唔滿足於打機啦,於是睇好多關於軍事的書,都唔知點樣可以真正接觸到。」他試過當童軍,又覺得太「小兒科」,直至遇上夏令營。「呢個打正旗號,解放軍喎,梗係狗衝去報名啦!」彼時正年輕。

經過面試、簡介會、度身日,終於到了正式入營的大日子。「有啲興奮,但亦有啲忐忑。」興奮源於得償所願,忐忑則因為一切陌生。「未試過離開屋企咁耐,成個camp十五日,基本上我頭一個禮拜都好辛苦,好想走。」對於港孩來說,這些鍛煉不正合適?阿原點點頭,「我本身唔係港孩,唔係嗰啲照顧唔到自己的人,但的而且確,入到去係提升咗。」夏令營成員除了要摺被、執房,還要洗碗、洗衫、洗廁所。「出嚟之後會覺得自己流落荒島都無問題。」除此以外,還有大量的體力勞動,如步操、軍拳,但阿原印象最深的,卻是一張木櫈。

 

阿原曾是夏令營的狂熱分子,收集了多個臂章。

阿原曾是夏令營的狂熱分子,收集了多個臂章。

「每一個人都會有一張,拎的時候有standard姿勢。」學員聽見軍人口令,就要保持姿勢,絲毫不動。「好難,嗰種痠痛,唔郁得的感覺,好難忘。」不過,對阿原來說,辛苦從來不限於體能上,「唔知為乜,覺得呢種生活好枯燥。」

出營一刻 像生離死別

但隨著軍中日子一天一天過,他的心情起了變化。「個感覺係,好似之後返唔番嚟喇喎。」當然,教他最不捨的,絕不是枯燥的軍事訓練,而是跟解放軍的感情牽絆。「基於內部規矩,我們出營後唔可以同班長、班副同排長有咩聯絡,出營嗰刻,真係好似生離死別咁。」阿原說,之前有記者拍到學員出營時哭得呼天搶地,就以為他們是被洗腦,這說法並不正確。「嗰種氛圍、大家同解放軍或者同學之間嗰種關係呢,唔係其他人可以明白,亦唔係政治,唔係洗腦,只係好pure好純粹的感情。」

直至現在,這份感情仍在。阿原出席過多年的六四晚會,深知解放軍於天安門廣場上的所作所為,但親身接觸過軍人後,他跟同學們都情願把片段中的屠城軍隊跟自己認識的解放軍切割。「當然我們會理解,解放軍的性質係黨的軍隊,唔係國家的軍隊,而軍隊好講絕對服從。但另一邊廂,我們真係覺得認識嗰班(解放軍),唔會殺人。」他對前線的軍人,頗為體諒。我問,會覺得夏令營是解放軍的形象工程一部分嗎?他卻回答,「都有……好難無嘅,話無你都唔信啦!」

五星旗飄揚 全場鼓掌

軍人與學員的相處,究竟是刻意為之,抑或真摰感情,恐怕見人見智。但夏令營中的形象工程,或是洗腦工作,卻當然不止於此。在枯燥的軍事訓練外,學員們亦有不少娛樂活動,當中包括電影欣賞。「有些戲全場瞓哂,係黑白片,口音1999。」阿原說來眉飛色舞。「但亦有一啲係的確收到洗腦功效,睇到大家好興奮,拍哂手掌。」

每屆夏令營都會看這齣《衝出亞馬遜》(網絡圖片)

每屆夏令營都會看這齣《衝出亞馬遜》(網絡圖片)

其中一齣叫《衝出亞馬遜》,每屆夏令營都會看。故事講述兩個中國特種兵到外國「獵人學校」接受訓練,起初他們被歧視,「軍靴都太大,無佢哋size」。最後中國人通過考驗,令洋人刮目相看。「其中一幕講美國旗降緊落嚟,五星紅旗就仲喺上面飄揚,全場拍哂手掌。」似乎頗有洗腦功效?「尤其當步完操、耍完拳,個人好攰,係比較容易植入一啲嘢,我覺得。」他分析道。

但阿原又說,這些動作對自己效果成疑。「去完個camp唔會即刻覺得自己愛國。」他頓了一頓。「佢最恐怖嗰樣嘢唔係即刻洗你腦,而係令你自己洗自己腦。」自己洗腦?「我返到屋企後,上youku睇咗好多軍教片,《士兵突撃》、《我的團長我的團》、《我是特種兵》……」瑯瑯上口的,全是有關解放軍的大陸電視劇。「佢最犀利係,令你自己想搲呢啲嘢嚟睇,睇完之後好有feel。」他自認大受薰陶。「你未必覺得要『將性命交給黨』,但嗰種不足為外人道的感情好深,令你不斷睇返呢啲嘢,去brainwash返自己,洗自己腦。」

夏令營組織架構中,有「教導員」一職。

夏令營組織架構中,有「教導員」一職。

教導員的政治教育

洗腦的意圖,既體現於個別活動項目,又反映在營會的人事編制。夏令營的組織架構接近一般解放軍軍營,底層以班為單位,班長之上是排長,最高級的是營長。而跟營長同級的,有一個名為「教導員」的職位。在解放軍軍營中,教導員的職責就是要做好「思想工作」、「黨的工作」。如是者我們可以想像,當「教導員」同樣出現於一個青少年的軍事夏令營時,這個活動的用意,顯然不止是葉劉所言的「體格訓練」,還有附加的思想教育、價值灌輸。

翻開軍事夏令營營刊,不少疑似「洗腦」活動,如唱軍歌、看電影,均由「教導員」負責。

翻開軍事夏令營營刊,不少疑似「洗腦」活動,如唱軍歌、看電影,均由「教導員」負責。

***

話題轉到新成立的青少年軍,阿原當然有留意。他也是從軍事夏令營同學會的Facebook群組看到青少年軍成立的通告,當時已隱隱覺得不妥。「好明顯係你班友唔受控,咁樣嘛。」他換上一張嚴肅的臉。「(青少年軍)就好似共青團,甚至無咁高level,係少先隊咋!」他形容,香港的建制團體向來愛在幕後揮動無形之手,這次成立新制服團體,肯定有政治意味。不過阿原亦肯定,青少年軍的成立跟佔領運動沒有直接關係,「大半年前已經收到風會搞喇。」

常規化夏令營 未必work

當然,最關鍵的問題在於,日後當軍事夏令營的活動變成常規,會對香港青年造成多大的影響。對此,阿原倒是不以為然。「我覺得佢做唔到囉。因為夏令營最『成功』的地方,就係能夠將你班o靚仔困咗十五日,呢十五日同解放軍一齊住一齊食一齊瞓,咩都一齊,喺呢個circumstance之下,先可以同佢產生咗一種好pure的感情。」

他嘗試分析兩者分別。「但如果青少年軍好似平時那些制服團體,淨係放左學去步操,我覺得唔會有呢個效果,唔會做到嗰種意識的植入,一定要喺完全封閉的環境下,收哂電話呀,咁先得。」另外,青少年的取態也是關鍵。「依家啲o靚仔都唔會咁容易比你影響到,咁多課外活動,可以學劍道,可以學樂器,點解我要比你好似機械人係度舞呢?」因此對於新制服團體的隱藏任務,阿原並不看好。

他最介意的,反而是青少年軍制服,跟解放軍07制式常服的關係。「大陸好多嘢都有政治意味,一定唔會求其出街。」身為軍事迷,他進一步指出,這次採用07制式更似是別有用意。「因為07式軍服在大陸管得好嚴,以前87式軍服種pattern通街都係。但07式,即係呢套同埋佢嘅系列,你在大陸唔會見到街上有人著,因為真係會拉,會罰。」因此他看到青少年軍通告上「駐港解放軍07制式常服」這幾個大字,忍不住「嘩」了一聲。

07式軍服 大陸嚴管 香港派發

翻查資料,證實阿原所言非虛。根據中國國務院於2009年發布的《軍服管理條例》,解放軍07制式的一系列軍服(包括冬常服),一律受到規管,嚴禁民間生產,以至流通。就連仿製品,一經發現,亦可以被查封、扣押。(條例第十一條列明:「禁止生產、銷售、購買和使用仿照軍服樣式、顏色製作的足以使公眾視為軍服的仿製品」。)如此看來,這次青少年軍制服的選擇,似乎另有內情。

阿原想起軍事夏令營的一條內部規例。「我們營入面套制服,係唔可以著出街的,因為呢套係解放軍制服的一部分,又或者係類解放軍的制服。」他輕輕一笑。「哈,簡單嚟講,就係避免引起恐慌啦!」但青少年軍的成立,卻明顯將整件事扭轉。「入面係咪有咩目的,最終會達至咩任務,我驚啫,但唔夠膽咁講。」阿原的神情,十分擔憂。

的確,假如未來有一天,香港突然冒出了十萬名青少年軍,穿著類似解放軍軍服,在街上行走。這場面確實令人,不寒而凜。

香港青少年軍總會成立典禮

香港青少年軍總會成立典禮

 

文/亞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