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青年補腦 5】中共有政策 學生有對策

2015/2/16 — 15:03

「澳門啦,北京啦,南京啦,還有上海、福建、廣州啦……」她托著腦袋,努力吐出一個又一個地方名。「唔好意思,我真是去過很多次。」

這位交流團常客,叫Crystal(化名)。

月前,梁振英於施政報告提出,計劃資助學生在中、小學階段最少各一次到內地交流,引來「加大洗腦力度」的質疑。

廣告

如果洗腦100%有效的話,那麼經歷多次國內交流團洗禮的Crystal,腦袋不就鐵定乾乾淨淨,塞滿「愛國愛黨」的論述?

偏偏不是。她自認黃絲帶,參與過佔領,更討厭親中團體辦交流團背後目的,「目的都是想洗你腦啦!」

廣告

不過她依然熱衷參與。「我們不覺得它會洗到我腦囉,你想洗但是洗不到啦!」一邊說,一邊露出燦爛笑容。「成班朋友只是貪便宜去玩,幾百元包哂酒店機票,幾好玩吖!」換言之,這是「食窮民建聯」的變奏 — 「食窮中聯辦」。

上有政策,下有對策。這些愛國交流團,可以是中共的青年統戰工具,但同時也可以成為精明學生與親中組織的角力場。

*    *    *

這個年頭,國內交流團就像放學後的課外活動一樣普遍。不少學生自小參與,從中認識國情,增廣見聞。Crystal倒沒那麼「幸運」,她第一次成為「團友」,已在唸中六。

那一年,她獲得學校推薦,參與新界青年聯會舉辦的「傑出學生選舉」。活動一年一度舉行,吸納了大量新界地區的優秀學生。「好榮幸啦,又選到喎。」Crystal謙虛地說,自己其實不太叻。

傑出學生選舉(離島區傑出學生會facebook圖片)

傑出學生選舉(離島區傑出學生會facebook圖片)

勝選後,她跟其他傑出學生,還有學生會的師兄、師姐,一道參加交流團。「每年都有的,想gather舊的傑生(傑出學生)同新的傑生,是這個會每年的亮點。」這也是她人生第一次參加這類活動。

對於當年的行程,她的印象早已褪色。最記憶猶新的,反而是行程中朝夕相對的師兄師姐。「課外活動又好叻啦,成績又好叻啦,瓣瓣都精。」當年「好想入大學」的Crystal頓覺眼前一亮:「覺得群多啲呢班人會有幫助。」於是交流團後,她決心在這個地區學生會「上莊」。

很多大學生都會上莊,但Crystal說,到地區學生會「上莊」完全不是大學那回事,「主要是搞中學學界的活動啦。」例如主辦傑出學生選舉、辯論比賽、球類比賽。但更大的分別,在於背後的力量。「我們個會有顧問睇住,又會俾意見,大學最多係詢問老鬼啫。」畢竟辦活動要花錢。

這個顧問,是親中組織新界青年聯會的人。事實上,每一區的傑出學生會,都有設置這個職位,箇中目的,當然是監察學生會的運作,以至是學生的一舉一動。

然而,監察以至控制的程度,卻區區有異。有些地區作風比較自由,有些地區的顧問,直接是建制黨派的區議員:「他們直情會叫學生幫手助選,反佔中保普選又要他們參加。」

Crystal那區情況比較好,「顧問立場是撐中國,想我們做多些這方面的工作,但又知道我們好反對,歷屆咁多人都反對,根本呢班人就係唔鍾意。」於是,這個學生會活動的決定權,通常在學生手中。「大家都好似有條隱形界線。」界內界外,互相角力。

*    *    *

(新界青年聯會facebook圖片)

(新界青年聯會facebook圖片)

國內交流團,是這個學生會每年的重頭活動,「每次都有幾十人架!」Crystal合共參加過五、六次,有試過當搞手,其餘幾次就當一般參加者。覺得交流團是「洗腦團」嗎?「有些政治成分唔高,有些就好高,哈哈,講好多中國依家點壯大呀,超英趕美呀,有咩航天成就呀。」她笑說。

最教她印象深刻的,「北京,一定係北京。」這次交流團為期七日,規模龐大,過百人參與,更受高規格接待,「食好住好」,達官貴人在香港學生身邊團團轉。有享受,自然有義務。「連續兩日full day要在北大(北京大學)聽書,講好多中國歷史背景……無行程架喎,齌喺嗰度由早聽到晚。」

活動名稱很動聽,叫「國情研習班」。「總之用好多資料、時間,去講中國好的一面。」看起來,這是國情研習班,也是洗腦速成班。

(屯門傑出學生會網站圖片)

(屯門傑出學生會網站圖片)

但實情是,大學講堂內的百多個腦袋,許多根本處於休眠狀態,洗不了。「好多人瞓著咗,你想洗都洗唔到啦。」就算不是硬性教育的愛國課堂,連軟性的觀光行程,效果也不大。「去一些不太出名的古蹟,通常都是嘻嘻哈哈,玩吓black magic咁啦。」如果可以,他們寧願不用離開旅遊巴。

「只是一定要落車呀嘛,我比較想瞓吓覺囉!」

那究竟學生們的腦袋,在想什麼?「我們好清楚,佢(親中組織)俾錢我們個目的。成日覺得你去多幾次北京,見到幾次中國現在係點,你就會對呢個中國改觀。」Crystal揮手搖頭。「其實就唔會啦當然!」還有些交流團,刻意於敏感日子舉行。「特登要你七一去,好明顯是避免你去遊行啦!我就覺得好反感。」

說到底,學生們甘願上釣,原因只有一個:「貪便宜去玩囉!」她的笑容,帶點狡黠。「幾百蚊包哂酒店機票果啲。最貴都係千幾二千蚊,即係唔會開天殺價四千五千呀,咁啦。」另一參與交流團的受訪者甚至形容,以一團二十個學生為例,對行程有興趣的,通常只有一、兩人。其餘的,大多只為每晚在酒店玩通宵。「絕對不會因為個團可以幫你探索歷史文化而去囉。」

這也是Crystal成為交流團常客的原因,「仲有班朋友成日一齊去,好似鐵腳咁囉!」

「錢的來源,來自上面的,又或者政府,目的都是想洗你腦啦!」(受訪者攝)

「錢的來源,來自上面的,又或者政府,目的都是想洗你腦啦!」(受訪者攝)

參加者們貪便宜,純粹玩,抗衡中方的洗腦圖謀。那當搞手的學生呢?籌備過程中又是否需要繞過建制人士的干預?

「通常我們自己莊傾咗先,知會顧問,然後就寫proposal,一定要寫一些有教育元素的東西。」因為要向政府申請資助。「不可以巧立名目啦,行程都要去返那些景點,不過唔難的,因為大陸好多古蹟,去一兩個唔難。」那近年愈來愈多團體辦交流團,申請獲批的機會愈來愈低。「通常搵唔到喇,就會搵顧問。」這些建制派人士就會為學生穿針引線,找親中商人埋單。

有收穫,就要有付出。接受北方的水喉,通常就得接受他們的「洗腦要求」。這正是搞手們的兩難:「有些講座你一聽就知道是好洗腦的,聽這些講座,可能只需$500(團費);不去聽呢,就要$1000。」

還好Crystal這區的學生會「老鬼文化」濃厚:「作為老鬼,我會同他們講,如果有些事大家都不想去做的,就無謂因為錢的原因而去做啦。」因此,她奉勸下莊,便宜莫貪。「咪比貴少少囉!」建制派顧問通常也無可奈何。

跟顧問討價還價,於是成為這班學生的日常職責。

(沙田青年協會facebook圖片)

(沙田青年協會facebook圖片)

說到尾,他們堅持,只因抗拒政治力量入侵學生組織。「好容易理解咋嘛!傑生會是選傑出學生,可以有藍絲,可以有黃絲,政治光譜好闊架嘛!」Crystal直言,這不是盲目反中。「調返轉,如果背後是公民黨的,我都唔想,因為唔想這些力量影響學生的思想。」

這不是很矛盾嗎?要親中的資源,又要他們不插手干預。

Crystal點點頭:「現實就係殘酷,理想當然是,所有政治力量都不會滲入這個會,但現實好難,如果無任何力量滲入,我們又不會得到支持囉……」她心情矛盾。「無支持,就無交流團,就無行程中好多開心的東西。」

所以某程度上,現在這種「陽奉陰違」的狀態,也算不錯。「支水喉就永遠都在,與其比其他人飲咗,一個不小心洗咗腦……」倒不如由百毒不侵的學生主動出撃。「起碼他們唔會洗到我們腦,我們又玩得開心吖!」Crystal說著,沒有一絲遲疑。

 

文/亞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