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青政三新人為何在我推薦之列

2016/9/2 — 13:12

周前,十多位舊雨新知飯聚,同溫層裡圍爐取暖,感覺好到不得了,況且坐在我旁邊的,就是「難友」王永平,相濡以沫,更別有一番滋味。席間,平叔提到他心儀的立會參選人,名字後來見於他的FB上,那就是羅冠聰(港島)、劉小麗(九西)、陳志全(新東)、朱凱迪(新西);平叔說,據他觀察,這批年輕人是真心為香港的。掌管過公務員事務局的他,閱世知人的能力我絕不懷疑,因此他的心水名單也就是我的推薦名單,只不過,我的名單比他的長得多,還特別包括了青年新政的梁頌恆、黃俊傑、游蕙禎。如果政府不曾使出「確認書」那一招的話,我的名單肯定還包括梁天琦和陳浩天等人。

一些朋友不明白,問我怎麼可以同時支持政見那麼不同的一批參選人,有些更是在同一區角逐為數極其有限的選票的。答案很簡單,我的名單不代表我一己的偏好,更不是一份投票指南,而是反映我對以下這個問題的看法:香港今後最應該由一些什麼人提出一些什麼路向給社會去選擇?

2047漸近,香港的政治局面需要突破,立法會需要換代、轉型;老者已矣,「二次前途問題」的各個選項,實應由今後利益最攸關的人去定義、去提出、去比拼、去實現。這些人,就是我所說的「廣義佔運新世代」。他們的聲音儘管各有不同,卻應該全部納入主流、成為主流,反映在立法會裡。唯其那樣,香港社會才能保持穩定,港人才有希望通過最平和的過程找到最佳的2047出路。

廣告

所以,我的推薦名單上的人,有些觀點與我南轅北轍,例如朱凱迪、劉小麗的左翼經濟觀完全不是我杯茶,我卻認為他們應該進入今屆議會。至於幾位青年新政的本土派,正正因為他們的聲音在新世代中最具代表性卻最「離經叛道」,易受現存主流忽視甚至排擠,大家反而應該最感關切,多給他們投票、配票,幫助他們當選,進入主流。民主議會的重要性在於吸納、包容,政權卻堅決要把他們排除於外,是錯誤的,這個錯誤只能用選票糾正。

有些朋友擔心本土派是「鬼」,其實不必。試想,所有七十年代的過來人、當時的什麼國粹派社會派積極份子,有哪一個不和共產黨有過很深的交往?就以我為例,直到今天,還不時應一些黨員朋友或者黨員朋友的朋友的統戰約,飲茶食飯交流觀點。「鬼跡」真假,識者能分辨;微不足道的,見慣不怪。鬼論,抽象而言說得通,卻不應該是大家的一個working assumption。

廣告

原因是,分離主義在香港出現,有其客觀基礎,猶如乾柴烈火,一點就著;「梁振英是港獨之父」的說法,好笑而已。實情是,他和他的同志們自作聰明,起初以為在宣讀施政報告時「打小人」可以逗北大爺歡心,結果卻捅了個馬蜂窩,事情鬧大了怕北大爺震怒,乃事急馬行田,什麼法子都用上,結果愈弄愈糟糕,現在連中學生也「辣㷫」了。早知如此,梁和他的同志們便是吃了豹子膽,也斷斷不敢胡亂拿港獨說事,遑論蓄意組織「偽港獨」搞唱和。

話說回頭,這次九月立會選舉是一個分水嶺,對2047問題如何解決有深遠意義。經過幾年來一波接一波社運的鍛鍊,年輕一代問政人已經出現。然而,投票人也許還有很多理由不願意給他們投上一票,尤其如果他們的政見和自己的差太遠。不過,值得父母輩投票人小心衡量的是:堅持自己的固有偏好和觀念重要,還是讓自己的兒女輩的聲音和希望成為明天的主流重要?

--------------

後記:競逐功能組別批發及零售界議席的區諾軒(民主黨)希望我支持他,我亦欣然答允,並替他寫了一句勉勵語:「...在紅色資本席捲香港的形勢底下,小商戶也必須聯合起來,為自身利益走命運自決之路。我支持批發零售界業者選出能夠替他們表達這個意願的新一代立法會代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