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非常時期,非常手法?

2019/10/29 — 21:57

8 月初期,我在住處附近見到這文宣,當時還覺得有點過慮,事實證明,我錯了。(作者攝)

8 月初期,我在住處附近見到這文宣,當時還覺得有點過慮,事實證明,我錯了。(作者攝)

上星期日,香港警察用水炮車射清真寺,過程中,印度協會前主席毛漢褚簡寧(Mohan Chugani)亦被藍色水射中,痛苦莫名,事後,特首林鄭月娥與警務處副處長鄧炳強先後向其道歉,但仍未能說服 Mohan Chugani,他更採取行動,前往警察總部作出投訴。於是,網絡上馬上出現了一些說法,指警察的藍色水成功令曾經公開撐警的 Mohan Chugani 也不再支持,成功令他與抗爭者 connect;雖然事後他表示,自己雖然出席了集會,卻並非支持警察,但「We connect」一說已似乎成了大家一致認同的說法。

能成功 Connect 多一位朋友,固然是好事,但其實 Mohan Chugani 只是個別例子,真正支持警察的人士,就算催淚彈射到了自己居住的大廈內,依然會不割蓆、不譴責的。

以上並非我的信口胡言,而是看罷香港電台訪問屯門一位居民的感想 — 這位受訪者估計就是兆軒苑逸生閣的居民,也就是疑似被催射彈射入走廊的那座屋苑。

廣告

那位居民指自己經歷了兩個暴動(估計一次是 1967 年的左派暴動,另一個就是現在),而目前這個「最衰」,當記者問及他有否因為催淚彈而感到不適時,他則指自己「不知幾精神,成八十歲人,有咩唔舒服」;之後更指「無嘢喎,亂哂籠,梗係有機會射上嚟,唔出奇㗎喎,非常時期嘛,有咩問題先?」,最後當記者問到他會否投訴時,他更反問「投咩訴呀?」

廣告

撫心自問,假如我是被催淚彈影響到的居民,單是想到家中的毛孩們會大受影響時,已難以壓抑心中的怒火,但伯伯卻能如此冷靜地道出這番言論,我深感佩服,再加上他那句「唔出奇㗎喎,非常時期嘛」,我更是拜服得五體投地。

所謂「非常時期,非常手法」,這八個大字,相信大家早有認知,不用我多加解釋,而這個「非常」的背後,其實是暗藏了一種對「正常」的想像,亦因為脫離了這種「正常」,所以就成了「非常」。但恕我學識淺薄,究竟兆軒苑逸生閣的走廊以及這建築物有多不正常?到底兩個女生在街邊飲珍珠奶茶是如何的不正常?還有,在將軍澳商場內閒逛的街坊又是怎樣的不正常,以致要被罵「臭 X」?還有太多太多我認為相當正常的生活場景,何不是都一一被警察用上了「非常手法」來處理?

到底誰在正常時期也用著大多數人認知中的非常手法?又,是甚麼人不讓香港人過上正常日子?

望住螢幕中那伯伯在發表偉論,我真心望唔透:到底甚麼才叫正常?

 

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