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非建制派力保關鍵少數議席,又如何呢?

2016/9/3 — 12:47

資料圖片:香港立法會

資料圖片:香港立法會

昨天下午,泛民陣營傳出歡呼聲,因它有數名候選人退選力保大局,換來風高亮節的評價。筆者自問不是每分每秒也會緊貼香港政局最新動態的人,這個消息也是今早才得知的。在有限的資訊下,筆者不禁想,泛民是否慶祝得早了些呢?

其實,即使明天立法會選舉結果對所謂的非建制派有利,各黨派也可能很快因是否支持數個被取消參選資格的候選人作選舉呈請和司法覆核而再出現分歧。

這首先是所謂的結果正義與程序公義的對決。

廣告

若然是次選舉呈請和司法覆核成功,屆時部分選區的選舉便會推倒重來,重選的結果是否對非建制派有利,實為未知之數。畢竟,建制派幕後配票的單位屆時在某程度上已洞悉非建制派的選舉形勢。

但若然出面阻止那幾位被取消參選資格的候選人作選舉呈請和司法覆核,那又違背了一向追求的法治精神和真民主原則。

廣告

再者,在所謂的非建制派中也無絕對的共識去怎樣界定結果正義。有些認為非建制派力保關鍵少數議席便已是結果正義,但有些認為這種偏安一隅的思維才是對大局的慢性破壞,不過前者可能會反駁後者,連關鍵少數的議席也保不住,更逞論談更高層次的理想。屆時不同大局觀的對撼也是可預期的事。

只有在非建制派失去關鍵少數議席的情況下,它的各黨派才較易對選舉呈請和司法覆核一事有大同小異的立場。但這個借合法的司法程序作政治釜底抽薪的策略,始終有更大的不確定性,從選舉部署的角度來看,實不可能把最重大的希望放在這個策略上。

不過,筆者也明白,決戰前夕,決戰後的事也彷彿變得很遙遠。「唔好諗得太遠,贏左先再算喇!而家冇可能分心諗呢樣野!」

所以,筆者撰寫此文的最主要目的,僅是讓讀者明白有出現以上分歧的可能性而已。

對於喜歡閱讀詳細分析的讀者而言,筆者今次只能說聲抱歉。力有所限,選舉前再寫得詳細一點,又好像變成老調重提的成分居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