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非政治化的選舉:特首選舉的困局

2017/3/23 — 13:52

資料圖片:三名特首候選人林鄭月娥、曾俊華及胡國興出席選舉論壇

資料圖片:三名特首候選人林鄭月娥、曾俊華及胡國興出席選舉論壇

【文:古華多羅】

特首提名終於塵埃落定,到了候選人互相追逐的時間。近期新聞總不能離開各位特首參選人的言行、論壇表現和多不勝數的消息人士及其消息。絕大部份的香港市民縱然沒有選票,但仍對選舉新聞樂此不疲。香港特首選舉的「特色」在於其參選人的高度「非政治化」。大眾對候選人的焦點均集中其經濟政策、個人操守及其選舉誠諾,而非其政治理念等「政治性」品質。反之,經常聽到的是指責對手「不道德」,「hea 做」,無力發展香港等等。甚至有人提出是選「人」而非「政綱」,可謂這種思維的極致。

時人常把這種畸形的選舉完全怪罪北京的政治取態,忽略了「非政治化」亦是沿襲殖民時代精神的産物,不只是制度的問題。西方殖民者一向對任何能孕育政治、民族或民主精神的事物相當敏感,包括成立大學、壓抑本地工會和政黨等。四九年後的香港充滿著對藍紅兩方皆不滿的人,民族情緒並不高漲,故英人不需武力強壓,以免徒招引反彈。六七年以後更是大打民生牌,就是今日仍為人稱道的十年建屋計劃、發展新市鎮等計劃,以求取信於民。八十年代中英談判後,英人才開始民主化香港政府,鼓勵民間政黨,使更多本地人成為議員、拓寬選民基礎等,但步伐緩慢。中方「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等口號也曾給予人希望,但都是口惠而不實。更可惜八九年後因政治原因使民主化受阻,「直通車」不通。回歸後北京對於這未竟全功的制度照單全收,延續「非政治化」的意識形態至今。這解釋了政府(甚至北京)為何還以想以「政績」換取「政治」。到了現在,香港人還是「被代表」,就是「港人治港」也由 "rule" 變成 "administer" 了。

廣告

在「非政治化」的影響下,香港産生了不少「假先知」。「先知」這詞的用法源襲舊約聖經中「發言人」(messager, נָבִ֨יא)的意思。稱之為「假先知」是因這些人物並非從人民獲得授權,卻聲稱帶著人民的聲音,故另一個貼切的說法是「僭主」(τύραννος)。「假先知」和「真-代表」的最大分別是對人民的態度。在憲法學中「代表」的基礎是「同質」人民産生的「統一體」。故「代表」者,必先啟蒙民眾以創建社會為同一目標,使本來異質的人民能有機地「同質」結合。在這同一的目標下,人民的多樣性才能展現。故選舉不能産生民意,相反應由民意産生共識指導投票。

今日政府經常被批評政策推行不力,如Uber、全民退保、性傾向歧視條例等,皆與這種「民意基礎」有關。當同是實行議會的國家可以政黨政治甚或公投解決的問題,在香港只能用專家研究、摸底等替代品,卻越幹越失威信(橫洲發展一案為最好例子)。結果一眾高官非有十分把握不把議案交到立會,對管治影響可想而知。相反,「假先知」沒有建立「統一體」,只帶著一套又一套「救國方略」,要求「被擁立」從而獲得正當性,實質人民仍是「被代表」。

廣告

可惜香港的政治和社會問題,無論是831、年青人無法置業上流等等使人絕望,也使這些假先知的話變得吸引。因而「假先知」的政綱往往也有左成份,以攏絡人心。尤有甚者,一些「假先知」樂於以鬥爭為綱,在人民之間挑起矛盾:在支持者與反對者之間,甚至在是支持者之間。這樣不停分化人民。在不停鬥爭中使其成為其支持者唯一希望、唯一的代表,不單無助管治更為惡毒的政治手段,是對「統一體」最大的破壞。無論是去年的立會選舉,和今日的特首選舉,皆有如此候選人。

筆者認為,特首選舉甚至香港政治,應該全面「再政治化」!這個聽上扭擰的口號是為了回退「非政治化」的影響。要達到這目的,特首必須成為所有香港市民的「真-代表」,而不只是投票的權貴。要成為「真-代表」必須符合兩個條件:

1. 「代表」必須於公共空間,並沒有私人行為。這與高官們卻不時以「個人身份」作政治表述,或某激進政團宣傳其可以和當權者談判,可謂天壤之別。

2. 「代表」使不可見的「政治統一體」變成可見,甚有人格化的意味。這不能由程序(如選舉)產生。故「代表」是代表整體社會,而非民眾,更諻論只是投票給他的選民。

看倌或許會問,在這殘局之中怎能達成這種「代表」的模式。筆者認為「再政治化」的關鍵有兩個: 

1. 人民站出來成為「公民」,表達對社會的願景和建構「共識」。多年來其一中個用以阻礙香港民主化進程的藉口就是「香港人未準備好」。香港人需要以行動表明不接受被代表,勇於向當權者表達訴求。就是貫徹「港人治港」的政治原意。

2. 當選人民意凝聚為政策指標,成為真正民意的「代表」和香港人的化身。 

在制度未完善下,後者只好靠當事人的善意,面對毫無權力約制的特首或許只能如此;而前者卻是香港人能夠做的。筆者不能不說,這條道路越來越不好走。走正途在議會發聲往往得不到成果;走上街、佔領甚至暴力又得不到大眾支持。畢竟,只有滅亡的道路才是寬闊的,不甘心的香港人仍需堅持下去。香港正處於一個拐點,若下任特首能夠做到後者,才有改革下去的希望。否則,被壓下的改革聲音只會變成革命的號角,香港只會不停重覆「假先知」鬥「真-港人」的戲碼。

 

後記:本文於去年尾已有概念,但因事忙和觀察事態發展,延至近日終能趕在選舉前完成。筆者三個候選人都不支持,因為我認為三個候選人也達不到上文的標準。並非筆者陳義過高,只是現實太沉重了。至於近日民主派決定「含淚」投某一候選人,筆者雖不贊成但卻理解。在沒有民主派代表的情況下,選任何人也難逃政治現實和政治立場的兩難局面。近日卻見部分泛民支持者高舉該候選人,卻是過火。該候選人他日當選後「反轉豬肚」,他們又情何以堪?所謂的lesser evil 其實只是一塊「遮醜布」。

個人資料和作者簡介: 墨鏡外望,仍舊失落。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