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非此即彼的涼薄

2019/1/9 — 10:22

林正財 (基督教靈實協會網站圖片)

林正財 (基督教靈實協會網站圖片)

行政會議成員林正財先生的回應(編按:回應領取長者綜援的合資格年齡將由現時60歲提高至65歲),期望在社會製造共識,讓社會和公營機構的退休年齡標準推遲到65歲,釋放長者勞動力和就業機會。原則上這是一個以經濟發展,提升勞動力層面向導的政府論述來的。若果我們以他的主張來看,我們需要問幾個問題,哪個階層的群體最受惠得益最大?哪個群體在此共識中最不能受惠,而且更會令生活更困難?

有很多商界或公司機構的高層,太多是接近退休年齡,高薪厚祿,位高權重,就算不是高層,能夠在一間公司做到退休,甚麼職位都好,人工也不會太低,他們的工作多數不是高勞動性的工種,可能就是那些所謂管理決策層面,或需要相關經驗才能做的工作,對他們來說,多5年或10年的工作,其身體機能不會因此而有太大的退化損耗,當然不是說他們很hea 很悠閒地做去等退休,他們的工作同樣都是對社會有貢獻的,只是工作若要論到勞動性他們不是最辛苦的一群。推遲了退休,薪酬花紅自然又累積多幾年,肚滿腸肥大家開心。相反,三百萬勞動人口當中,低收入高勞動性的基層工種佔了大多數,而基層人口中長者貧窮是不能忽視的,60至64歲拿不到長者綜援的金額,若要申請就只得到正常成年人綜援的二千多元金額,這代表了甚麼呢?政府在對所謂長者的定義沒有任何法定明文的規定下,也沒有在社會不同層面作出廣泛的討論前,已主觀地有了決定。問題在於政府有沒有聆聽基層勞動群體(不只是長者,是整個群體),也有沒有理據和研究的基礎下支持林先生這個立論?若沒有堅實的理據就作出這種言論,是十分不負責任的表現。

就以拾荒者群體為例子,我們有位街坊,早前因被食環署無理票控,之後對拾荒工作意興闌珊,由於家庭沒有收入,除了申請綜援也沒有其他選擇,街坊過了60未到65,剛剛拿了綜援不久,心想那三千多元長者綜援僅夠生活,捉襟見肘。如今突如其來的提高年齡,綜援金被削千多元,大失預算,原本政府是鼓勵有需要的長者申請綜援,現在又減少津貼,有點「玩阿婆」的感覺。拾荒者原是本地長者貧窮的縮影,當然我不可只舉拾荒的例子便當是一個問題的反映,不過我只是從落地的層面要讓一群離地的官員看清楚,除了一些高官主觀的想法,其實壟斷了其他真實處境的聲音。長者到了一個年齡,自覺能力開始下降,不能再在競爭市場與其他人角力,便會意識到自己年老衰退和體弱的狀態,若我們不只以經濟和就業的角度去看整見事情,你會看到政府只當市民是工具,包括60歲以上的長者也是,從特首只用了她一天也做十多小時的工作來形容她的人生就知,她沒有否定自己是在這個系統裡的一件工具,同時間,她和她的管治班底也希望釋放更多年長的工具,耗盡他們直到不能站起的一天。

廣告

治理社會,其實可以不需要勞役長者的,我們要求經濟沒完沒了的增長不用硬要長者都參與其中,何況市場真的有這麼多就業機會嗎?我們和拾荒的長者傾談過,很多都難找到簡單勞動的工作才選擇拾荒,特首和林先生你們退休後當然會有黨和大財團等待你們啦,但基層的長者是難以再進去主流勞動市場的,盼望大家醒醒,當我們這裡的住屋是商品,人是市場的工具時,還可以留得住一點人性與尊嚴嗎?我們反對長者綜援資格提升年齡至65歲,又同時在支援拾荒者的工作處境,是希望他們起碼有著基本的保障(長者綜援)的基礎下,可以有尊嚴地選擇做與不做工作,是有選擇的,而過往曾經進行拾荒體驗的林先生,請不要本末倒置地誤解了長者拾荒的動機,政府有責任去照顧他們,也是應份的。

最後想說,用提升長者綜援申請年齡來釋放長者就業,是一種十分涼薄和充滿標籤窮人的做法,好像說到基層長者不去工作就一定去攞你錢咁,作為管治者,請多點同理心地看基層處境,這種非此即彼的苛刻,只暴露了政府這種窮得只剩下錢,去人性化的管治思維。

廣告


(原刊拾平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