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非法社團禁之不絕

2018/8/1 — 15:25

陳浩天

陳浩天

中共終於出手嚴打香港民族黨。這個黨一如香港眾多廣為人知的黑社會組織,存在並已活動多時,頭面人物只有一名年輕人陳浩天,其他人不出名,顯然是對《社團條例》從一開始便有所防備;今天終於被禁,應該是黨員的意料中事。

獨立之聲早已出現

但禁得了嗎?禁了就沒有了港獨的訴求了嗎?筆者反問,港共與中共禁到黑社會的活動嗎?黑社會從來存在,因為有其社會功能,不是因為合法與否,港獨組織的存在亦然。是港獨的思潮引致組織的出現,並非相反。

廣告

這是說,解決港獨與台獨的根由一樣,是有沒有民主的問題。香港人要求獨立的聲音早已出現,1984 年前途問題出現時曾有人提出過,當年不成思潮有眾多原因,主要有三大理由:一、被只顧自身利益的英國人出賣了;二、當年沒有能代表港人並有遠見提出香港應該獨立的人;三、這個原因最主要,那是給中共聯同新興政客騙了,以一個「民主回歸」的偽承諾騙了 30 多年。

時至今日,當年第一代政客還活躍於政治舞台,民主爭不到是鐵的事實,下一步如何爭也半點說不出一個所以然,筆者所以斷言,泛本土必然於未來數年取代泛民,只是事理之必然。

廣告

泛民雖然成功收編以黃之鋒為首的最大派別,但所謂命運自主派並不見容於中共,一樣遭到無情打壓,成員一樣被 DQ。既然其命運與港獨一樣,既然泛民的廉價愛國路線同樣保不了自主派的生存權利,既然同樣只能在議會之外爭取權利……所有新世代的年輕人走向更「獨」的訴求,也就十分自然。筆者所說的「泛本土派」可能只是過渡,長遠而言,民間只有「泛獨派」!

我們這一代爭民主的人,皆是失敗主義者,未有行動,便先說不可能,說港獨沒有港人支持、沒有群眾參與,不可能成事。所以,這一代的革命家都只是一群哭哭啼啼乞求民主的人。中共放寬一點、多一點言論和結社的自由,個個便裝作大智大勇的英雄騙取選票;中共一發惡,便回到哭哭啼啼的原貌,問為何會這樣。反省一下吧!4 年前年輕人振臂一呼,港人往街上一衝,時代已經變了,泛民天天想回到從前一套,港人只會討厭。

失敗者最愛說的廢話是,質問如何爭取港獨。在務實的問題上,筆者與中共一樣同為實用主義者,文有文鬥,武有武爭,文攻武衞,今天大家應該立足於反攻,就不談防衞的問題,以免予人口實。4 年前港人勇武上街堵路,是泛民計劃的嗎?顯然不是,泛民想叫民眾歸家,反而被臭罵一頓;堵路持續 3 個月之久,可見民眾運動這回事,一出現便有自主性的生命力,不必想得太遠。

事實上,香港民族黨所做過的,也只是文攻而已。最近出事,據分析也只因陳浩天早前跑到台灣扮代表與台獨組織搞串連,於是乎觸怒了中共的神經,又踩過了什麼紅線,終於逼香港政府拿出《社團條例》這條惡法,強行想執行。

問題是,中共顯然更是思慮不周,平白令「獨」派有了反攻的機會,這機會是讓全世界自由民主地區的政府皆有了干預香港事務的借口。事實上,司法行動只是開始,距離陳浩天踏入監房之門(如果他拒絕流亡)還有相當時間,這期間「獨派」與「自主派」用國際輿論反攻,可說佔盡了上風。

筆者留意到台灣陸委會已經表態了,可以預見各國政府,包括歐盟將正式表態,質疑港府干預公民結社自由的道理何在。台灣率先表態,有她特別的理由,因為 97 年臨立會不單還原 92 年廢止的《社團條例》相關條文,還加入與政治性團體、外國政治性組織,或「台灣」政治性組織有聯繫,會被禁止社團運作的條文。

民族黨與黑社會同在

換言之,因早前到台灣與台灣獨派政團交流,是陳浩天出事的主要原因,而台灣是被針對的對象,所以要率先回應。

中共與中共的法律學者如王振民之流的法律觀,停留在關門打狗、自我感覺正確的水平,不足為怪。本港一眾「港奸」法律界和學者也百犬吠聲,才是白讀你們的法律。所有西方國家都視討論國家之內一部分應否獨立,是屬於思想自由、人權自由、理所當然的事。

中國和香港是各人權公約的簽字國,在中港皆退出公約之前,所有簽約國家都有權出聲質問香港政府憑什麼干預港人的結社和宣傳港獨的自由。大家不妨留意一下,各國的口徑都是一樣的,這是普世價值之所在。

人權公約的例外條文,只限於在民主國家公共安全和秩序所需,中港都不是條文所指的民主政體。即使如是,沒有涉及暴力手段的行為,是無以指控民族黨的人犯法而加以拘禁的。

當然,筆者清楚中共是蠻不講理的,而且不講理的習性得到更多「港奸」支持而日益惡化,今次似乎是鐵了心要用法律工具迫害所有企圖宣傳香港要命運自主的年輕一代團體,甘冒天下的指摘。這樣一來,獨派政團的末日是否到了?再不能活動了?

筆者又回到本文開頭的問題,香港的三合會作為黑社會從來都是非法的,而且其非法性得不到社會支持,更不受人權公約所保障,絕不是人權的權利,為何大家左鄰右里總有其存在?自己朋友圈子夠闊之時,也會認識一些江湖朋友?連警察也有被稱為「黑警」的類別,可見其普遍性不因其非法性而不存在。

所以,港獨政團非法化之後,一樣會以不言而喻的形式存在,而且更蓬勃發展。支持捐助非法社團的活動同樣犯法,港人已無退路,只餘齊齊「違法達義」一途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