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面對 endgame 的心情原來是⋯⋯

2019/8/31 — 14:19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箍媽芒】

剛得悉立法會議員區諾軒和譚文豪被捕。

「和理非」和「勇武」不能界定我,因為自運動爆發以來,只要是我力所及,又能為運動貢獻點甚麼的,我就會毫不猶豫去做。尷尬的是,走在街頭,我憤怒過、狂熱過,卻沒認真想過自己有可能被捕,只自信能保護自己。

廣告

直到近日警方之包抄及拘捕行動再次升級,我終於認認真真打開被捕懶人包細看,就算身後和旁邊有同事,不管了,就這樣認真的注視螢幕,背好被捕支援電話,記著自己有甚麼權利。

其實,把目前的形勢說 endgame,難免有點不公道,因為我相信政府兩個多月來沒有答應半點訴求,就算明日牠精心策劃的大搜捕成功,短期內也無法打倒示威者。但在中共也決心攬炒的情況下,不得不說目前的「終局」味很濃,雙方決心至死方休。壞消息一個一個傳來,沉重和悲憤的情緒傳遍全身,沒胃口、睡不好,甚麼事都提不起勁去做。

廣告

原來時代給予大家的重任,就是那麼的沉重。沉重在於,要接受真正面對獨裁中共的時刻,不是 2047,不是 2014,不是 1989,就是 2019⋯⋯

這場戰役要交由誰了結?不是前人,不是由我們去播下甚麼種子,然後拍拍屁股交棒給幾十年幾百年後香港的孩子,就是我們,這一刻活在香港的我們。

不過,即使擔子很重,如非得要由 2019 年活在香港的人去面對和承受,我會張開我雙手,坦然地接受。假如有甚麼可以令我們的下一代在暴政之下活得好過一點的話,哪怕只是一點,就讓我們去做,起碼將來若我的兒女問我 2019 年為香港做了什麼,我問心無愧。

當然,若我被捕,被隨便告條暴動罪也好、非法集結都好,一旦坐上十年八年牢,恐怕出獄時我女朋友已不適合生孩子了,哪管我們當初是那麼期待組織家庭(算把啦到時你太老了哈哈!)。

那又如何呢?如果這是活在大時代底下,香港人非得要接受的命運,我會坦然地接受。這一刻不須讓怒火、悲傷,狂熱佔據我。不慍不火,面對 endgame 的心情,就是如此純粹和簡單。

作者自我簡介:打工仔,14 年佔領時很落力,現在也很落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