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領取護照懦弱無能 獨立建國名垂青史

2016/1/12 — 12:38

【文:瑪倫】

李波綁架事件, 掀起一股續期BNO熱潮, 當中不乏民主派及高登仔, 再次撕破黃絲帶的虛偽﹑懦弱﹑無能的面具。

大難臨頭, 各位想到的, 只有「自己」, 護照通行問題﹑移民他國問題……香港呢? 雨傘革命所謂「守衛我城」的口號, 煙消雲散, 原來全部都是假的。

廣告

一國兩制名存實亡, 或者中國取消一國兩制, 香港人從來沒有檢視對策。 一國兩制像鐵達尼號沉沒在即, 民主派就是沉醉演奏小提琴的樂手, 不知時勢束手待斃,「堅持一國兩制」小學雞式政治文章早已不屑一讀, 踏入一國兩制的陷阱, 被預設政治正確掀著鼻子走, 此等劣行必然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 正常人跳船逃亡, 登艇求存, 但這不代表離棄香港, 而是應該反思怎樣在小舟上飄浮大海繼續生命。

香港是否必定需要一國兩制? 請別聽信中國政府, 以及民主派的洗腦宣傳。

廣告

香港可以活在沒有一國兩制的天空下, Hong Kong can live without “One Country, Two Systems”。

香港, 以前就這麼活過。

香港人, 始終擺脫不了政治裙腳仔的宿命, 始終都是政治溫室花朵。 英國撤出香港, 便留戀殖民時代, 便移民海外。 中英兩國匪盜私相授受, 擅自決定香港前途, 到今日還有人拿<<中英聯合聲明>>這份不平等條約說事。 中國天朝威權壓境, 強行實施一國兩制, 沒有人敢說一個不字, 反而委身迎合荒謬體制, 到今日仍有人前仆後繼歌功頌德。 香港天昏地暗, 竟然去申領證明自己連二等公民都不是的旅遊護照, 甚至幻想外國厚待。 面對這些歷史, 實在覺得非常難過。 香港人就是這麼一群人種, 香港在他們心目中就是這麼一座城巿。 從來沒有自立勇氣, 腳踏一塊本來自己是主人, 不受左右控制的土地故鄉。

香港變成一國一制, 根本就是「冇得輸」, 因為放棄一國兩制機會成本接近零, 毋需顧忌中國強調的一國論述, 徘徊在一國兩制的死局。 唯一輸家, 就是泛民。 民主派的出現, 是基於中國「有得傾」的情況下, 這些溫吞派可以在一國兩制下扮演斡旋折衝的角色, 但北京反臉賴帳, 民主派歷史任務宣告結束, 取而代之的, 是一種超越一國兩制的新派思想。 也許不算新。 無論新世代多麼討厭劉慧卿, 當年一句「把五百萬香港人交給一個獨裁的共產政權, 道義上是否說得通?」萬夫莫敵的氣概, 足以載入史冊。 她講出一個很簡單的事實: 讓中國管治香港百分之一千錯誤。 然而所謂民主派, 人多勢眾, 不斷散播歪論, 製造一些匪夷所思的「民主運動」理論, 白白浪費香港幾十年時間, 香港今日沉淪, 泛民絕無旁貸。

不厭其煩重覆問題癥結: 中國統治香港。

申領BNO, 要求英國聲援, 建設民主中國……不要再做無謂舉動, 斬斷中國和香港之間的糾纏, 命中紅心的方法, 就是直搗權力基礎, 對中國說不, 向北京攤牌表明否定脫離其統治, 這些才是中國和香港傀儡政權聽得懂的政治語言, 這些才是香港日後的抗爭策略。 當日民主回歸派信奉反殖, 其實反殖並沒有錯, 錯在盼望變更宗主國便能改變政治制度的愚臣思維, 二戰納粹敗走, 迎來蘇共, 一樣無間地獄, 直到蘇聯解體各國獨立, 歷史經已給予答案, 當年走錯道路, 今日撥亂反正, 提出香港獨立建國, 並非洪水猛獸, 它只是打破「一國兩制派」的無能無力, 續卅年前未竟之功, 謀百年後子孫之福的舉動而已。

寧為建國魂, 不作逃港奴。

香港人, 應該爭取一本真正代表自己的護照:「香港國護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