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zu 薯伯伯

Pazu 薯伯伯

旅遊寫作人,為最早一批在網上連載遊記的香港人,多年來足迹遍佈歐、亞多國,在喜馬拉雅山麓、東南亞、南亞等地區生活。著有《風轉西藏》、《北韓迷宮》、《西藏西人西事》及《不正常旅行研究所》,分別在香港,北京及首爾出版。作者 Facebook:https://www.fb.com/pazukong;風轉咖啡館:https://www.fb.com/spinncafe;作者博客:http://pazu.com/blog;Pazu 兒歌網:http://www.pazu.com;相集:https://www.instagram.com/pazu

2019/10/30 - 12:46

領袖的同理心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召開行政會議前見記者,期間旁邊的女副官突然暈倒,由保安攙扶離場,林鄭卻只是零慰問(起碼在鏡頭前)。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召開行政會議前見記者,期間旁邊的女副官突然暈倒,由保安攙扶離場,林鄭卻只是零慰問(起碼在鏡頭前)。

經常強調自己母親角色的林鄭,在召開行政會議前見記者,期間卻有一名 G4 陳姓的女副官暈倒,從現場畫面所見,雖然收音咪不是對準旁邊,但也清楚聽到「澎」一聲巨響。林鄭的反應,卻只是轉頭一看,然後呢,繼續演說,視若無睹。記者會完結後,連半句慰問也沒有,直接離開現場。不少網民對這種態度嘩然,有些人認為林鄭沒有同理心,甚至認為她把身邊侍候的人,當作用完即棄的紙巾。

在我看來,卻非如此。也許林鄭不是沒有同理心,只是把其移情能力過度放大,放大到幾近扭曲的狀態。德國認知科學學者,現任美國印第安納大學布盧明頓分校日耳曼研究系主任的 Fritz Breithaupt 寫過一本關於同理心的書,名叫《The Dark Sides of Empathy》(同理心的黑暗面)。驟眼看來,同理心或移情能力,本來應該只有正面的特質,又怎麼會有邪惡的一面?Breithaupt 在書中指出,人們犯下惡行,有時不是因為沒有同理心,更非不能設身處地去想像他人所承受的痛苦,而是過度把對方的處境,投入進自己的經歷。簡單一句,就是同理心爆棚。

先說生活一點的例子,你有沒有遇過這種情況?朋友之間閒聊,其中一人本來想訴一訴苦,說一兩句抒鬱之話,但另一方卻說:「你以為你好慘,我咪仲慘……」然後,他就開始長篇大論地跟你說出自己的悲慘遭遇,並把自己走出困局的故事,投射在你的人生路上,說得好像是只要你跟著他用上相同的方法及努力,所有問題便能迎刃而解。

廣告

本來的閒聊,變成「鬥慘大會」。希望訴苦的一方,聽罷別人如此「將心比己」的勵志演說後,卻只更覺鬱悶。不是朋友不能將心比己,而是過度地去用自身的經驗來理解你的苦況。他不是沒有同理心,而是同理心核爆,不單是用自己的腳穿進你的鞋,甚至是用自己的頭塞進你的鞋了。

對於「好打得」來說,也許她曾經五臟六腑翻來覆去,但還堅持面不改容,如期開會。對於「好打得」來說,也許按她的工作能力,認為自己年過六十,但每天仍然能夠工作十小時,六十歲又何嘗不是青年。對於「好打得」來說,也許她強調自己出身基層,全靠一家努力,即有資格購入南豐新邨上樓盤。她秉持著「體謂設以身處其地而察其心」的同理精神,她把自己的需求,當成是別人的需求。她把自己的人生寫照,當成是不同世代的香港人普世標準。

這樣也就不難理解,為何在她的眼皮底下,當一名四十歲的女副官暈倒,她卻不屑一顧。她不是沒有同理心,而是把同理心過度放大。在相同的處境下,林鄭不需要慰問,所以她也從來不會對別人作出同情的慰問。

10 月 29 日特首林鄭月娥於行政會議開會前見記者

10 月 29 日特首林鄭月娥於行政會議開會前見記者

Breithaupt 在其書中,甚至這樣寫道:「極端的殘酷行為需要高度的同理心。」這句話,套用在公權暴力與慈母憐憫同時盛行的社會,別樹一風,堪值細味,其含意就是:正正因為有人過度使用自己的移情能力,無所不用其極去將心比心,最終得出來的,卻是惡果。

不論是香港政圈、建制中人,或是那些邪惡地堅守中立的人,經常有種美國情意結。明明發生在香港的事情,總會說「如果喺美國發生,就會咁咁咁……」。那麼我們又說一下,如果是奧巴馬時代的美國,總統演說期間,有人暈倒事件,領袖會如何應對。

在 2013 年,美國總統奧巴馬演說時,身後一名孕婦突感不適,身體搖晃,當時本來一直看著前方觀眾席的奧巴馬,居然也能留意到身後異樣,即時暫停演說,叫其他職員扶著孕婦去休息。奧巴馬當時還半開玩笑說道:「這種情況時有發生,當我演說得太久……」連本身不適的孕婦也忍不住笑了,之後重新開始演說時,其風度贏來全場鼓掌。

在 2016 年,同樣是奧巴馬,白宮記者會上,有傳媒突感不適,奧巴馬暫停記招,先安排病倒的傳媒人休息,並說可以用他的醫生辦公室。台下有其他記者致謝時,奧巴馬只說了一句:「當然了!」

做人最需要的特質,除了同理心及移情能力,其實還需要有一點憐憫心,一點慈悲心,一點同情心。做領袖如是,做母親的更應如是。即使是陌生人在你面前暈倒,如果已經有人相助,你可能最需要做的,就只是一句:「你 okay 嗎?」更何況是貼身保護自己兩年有多的副官?

注:網上有些評論,認為林鄭沒有同情心,這個也不盡然。林鄭肯定不是沒有同情心,只是細思極恐,因為她每次發揮同情心時,總有如死亡之吻。她主動給內地來港的老太婆五百元,這難道不是「關愛」?她因為被害女子的父母而推動修訂《逃犯條例》,至少在她口中,這難道不是「憐憫」?在錄影訪問裡,她提到自己身為母親,如何愛護年輕人,之後還動了真情,哽咽起來說自己沒有賣港,這難道不是母愛?

只是,被她關愛的對象,好像都沒有甚麼好收場。也許那名暈倒的女副官,最應該慶幸的,就是成功避過了死亡之吻的祝福一劫。

奧巴馬在演說期間,後面有孕婦暈倒的相關片段:

 

想追看薯伯伯的文章,請設定此 Page 為「搶先看 / See First」
Instagram
新博客

【新書速報】Pazu 薯伯伯《不正常旅行研究所》(白卷出版社)— 從西藏拉薩到神州大地;由亞洲各國至中東地區。非常人般玩轉奇異世界、紀錄精彩故事文化習俗。2019 年五月上旬,在旺角序言、北角森記、誠品書店及各大書店,均有代售!其中在旺角序言及北角森記,有少量簽名版本。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