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願很多年後 我們都能不帶愧疚地昂首 在那燦爛彼岸與你聚頭

2017/7/14 — 18:36

Photo Source: "Liu Xiaobo" by Yongchang Chung, acrylic and lacquer on canvas, 2010.

Photo Source: "Liu Xiaobo" by Yongchang Chung, acrylic and lacquer on canvas, 2010.

【文:佬訊】

有人對佬編說過,頭髮剷青的人沒有煩惱絲的捆縛,思考會更加清澈敏銳。劉曉波先生也許就是一個好例子。

他曾經批評:「我絕不認為中國的落伍是幾個昏君造成的,而是每個人造成的,因為制度是人創造的。中國的所有悲劇,都是中國人自編自導自演和自我欣賞的。」與他的髮型一樣,這是毫不累贅的銳利觀點。

廣告

當年香港的殖民地經驗,是劉曉波認為可以挽救中國的參考。但長期身陷牢獄的他,可能已經不知道,與北方看齊,才是香港當下的新潮流。歷史開的這個拙劣玩笑,我們每個人都有份在旁邊鼓掌叫囂。

從來沒有什麼救世主,也沒有什麼英雄豪傑。無論是在香港或者在中國,自己的地方,從來都是要自己救。只有活在土地上的人,才有權決定土地的命運。但願在很多年以後,我們都能不帶愧疚地昂首,在那燦爛的彼岸與你聚頭。

廣告

 

(標題為編輯所擬;佬訊網站FBIG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