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朱醫生:集會醫生 與當年沙士守護醫院屬同一班 為何突然被指自利?

2016/7/7 — 11:53

攝:朝雲

攝:朝雲

【文、圖:朝雲】

6/7 立會

朱醫生:今日坐係度班醫生,係當年(沙士)守住醫院同一班人。點解社會突然間覺得我地為自己利益?

廣告

***

問:點解參與集會?

廣告

朱醫生:今晚我係第一次嚟。

永遠都有正反意見,之前都冇特登嚟。呢幾日見到報章輿論,政黨公眾,意見都一面倒。我比其他醫生更擔心。

一是批評醫生反對方案,是為保障業界利益。

醫生會感到相當委屈。當年沙士,我係聯合醫院。

今日係醫學會、坐係度班醫生,係當年守住醫院同一班人。點解社會突然間覺得我地為自己利益?

我深信醫生係從社會利益出發,個別的人也許有私心,但不會號召到咁多人。

二是政府的理據,係要非業界人士,包括消委會,入醫委會睇住醫療質素。表面上聽來很好,但醫療不同消費,依個角度係將醫患關係商品化,打破雙方的信任,走唔番轉頭*。

業外人士進入聆訊委員會,也許能釘死一兩個失德醫生。但業外人士未必認識手術,醫生未必得到公平審訊,同樣可能有反效果,就是「防衛性醫療」,醫生擔心追究而迴避有風險的治療。

我覺得(政府)佢今次嘅手法,挑動好多仇恨。

(註:現場有眼科醫生,回應媒體對白內障手術不拆線的報道。他解釋現在的眼科手術,一兩年不拆線是正常的。個別患者或感不適,但不同於醫療失誤,反而是溝通和信任問題)

三是我明白兩派意見。從病人角度,去公家醫院排好耐,去私家醫院負擔不來。但不是引入外勞可以解決。

始作俑者是當年政府,削減醫療資源,趕走哂啲醫生,冇機會訓練,先至有今日斷層。依個係政府冇承擔,公立醫院培訓不到足夠新人的惡果。

我去過外國培訓,香港吸引不到英美等先進國家的醫生,人數好少,不能填補空缺。

97前英聯邦的醫生毋須考試,自由流動。來的都是印度、巴基斯坦、馬來西亞和緬甸醫生,追求更好的生活;英國、加拿大的醫生不會過來,頂多一兩位教授,他們是來交流,不會惠及基層。

這不是解決問題的正途,不過是旁門左道,濫竽充數。。。我唔識政治,都要嚟表達。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