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村抗魔記

2016/8/19 — 11:17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文:聰明選民  雨山】

東方山清水秀,物產豐富,本是很多人的大好家園,不幸出現了一羣陰險小人,聯合起來幻化成一條極度殘暴專制的血色大魔龍,四出肆虐大小村落,要所人聽命於它。

大魔龍脚趾尾下有一條小村叫「香村」,大部份村民崇尚自由、民主和人權,不甘被魔龍欺壓,羣起反抗。魔龍工於心計,知道香村居民不願臣服,一早已設下圈套,要分化離間香村的反對力量。

廣告

香村人崇尚教育,於是大魔龍挑選了兩個自視甚高而又文采不俗的奸狡小人,混進村裏,佯裝極度痛恨大魔龍,以便成為村內抗魔龍的領袖。其中一人同村民面對面接觸時,一派温文爾雅、敦敦學者之風,更著書論說,赢得村內不少知識份子的尊敬;在社交網站上則把自己塑造成一個法力無邊、能除魔捉妖的風流天師,更以極度悍戾的戰鬥格和市井形態出現,成為不少青年人、特別是普羅階層的偶像。善良的香村人,以為「天師學者」只是「能文能武」, 卻從没有想過一個人竟然有這兩種極端性格,那一個才是真的?又或其實兩個都係面具、都只是在做戲?

另外一個小人則一面從政,開辦網上政治學院,濤濤理論,文筆生輝,與天師互相呼應,赢取知識份子的欣賞同有理想的年青村民的擁戴;另一面則成立網上電台和報紙,大力推行粗口文化同散播偏頗的分析來中傷村內所有積極反對大魔龍的村民,他向信服自己的知識份子解釋用粗口是為了要把民主理念帶至中下階層,這些支持者聽了亦覺有理。

廣告

兩個陰險小人用了多年時間部署「製造矛盾、以香村人打香村人」的分化策略:先用一些抗魔龍的理論來掩人耳目,再以鼓吹語言暴力來吸引部份的憤怒青年同普羅階層的村民,擴大他們暴戾之氣,同時不斷灌輸自己二人才是「唯一真心抵抗魔龍的領袖、所有其他唔講粗口嘅村民都係膠化咗嘅壞人」的想法來增加追隨者對其他村民的不滿。當村民發動大規模抵抗血色大魔龍行動時,兩人便抹黑各主辦者、並指使追隨者用粗言穢語去肆意攻擊領導抗爭的村民,攻擊對像由少年學生領袖至年長的社運人仕,不特引發香村持續內哄同內耗,令抗爭力量四分五裂,更令很多村民產生了一種強烈的「怕被插」恐懼,雖然有不少人看出魔龍和陰險小人的奸計,但怕被他們信徒的無情攻擊,又怕無「真憑實據」,都不敢明言,卻不幸變相成了兩個小人「沈默的幫凶」,讓他們的惡勢力得以長久坐大。

陰險小人基本上是要利用支持者熱愛香村和不惜為保衛我村作出犧牲的勇敢精神,以假面目和扭曲了的事實蒙騙他們,令他們在不自覺中成了魔龍摧毀自己至愛家園的工具。

兩個鄙卑小人起初很成功,後來漸漸為一些跟隨者懷疑:這兩個人和他們的心腹口說勇武,又叫人勇武,但自己從不在現場勇武。於是支持者日減,陰險小人知道係時候要變通策略了。

村中土生土長的年靑人對香村感情深厚,吸慣自由空氣,比成年人更受不了血色魔龍欺壓,對村內成年人又很不滿,覺得他們因循守舊,甚至認為有些已受魔龍收買,所以極為憤怒,紛紛組黨結社,要團結起來尋找新方法抗爭大魔龍,更渴求有全新的、年青勇敢的精神領袖。

與此同時,不少移居西方的村民亦不甘魔龍欺壓自己的家鄉,也各自採取行動拯救香村,有些更想結合村內和村外的民主力量抗衡血色大魔龍。

魔龍和陰險小人又那會容許任何抗爭力量的興起、壯大和團結?這股殘害人間的惡勢力於是又準備了另一個圈套給香村人,要繼續分裂香村民,不讓老、中、靑、少四代有任何聯手抵抗魔龍的機會。

陰險小人知道自己的信譽已不如前,亦看通了青年人渴求年青領袖的心理,更理解「朋輩壓力」對年青人的威力,於是定了個新的、不用自己出面的毒計:「與魔龍爪牙合作,在二人的年青支持者中打做一個不怕魔龍打壓、勇武敢言的偶像來赢取青年村民的認同,若能利用此年青人的英雄感和對香村的熱愛,二人便能暗中影響操控這個年青人,而透過他便能影響操控他的認同者;另一方面同時運用「朋輩壓力」,用羞辱、嘲笑、漫罵來阻止那些仍然信服自己的年青人與村內任何抗爭力量結合,以確保繼續分裂香村的反抗勢力。」

這是兩個陰險小人的如意算盤。但香村有很多勇敢、有理想、又有智慧的善良村民,更有很多聰明機警的年靑人,經過一次又一次與血色大魔龍交手的經驗後,他們真的會這麽輕易受騙嗎?他們真的會看不通魔龍和兩個小人的陰險奸計嗎?那些充滿憤恕、仍然相信小人的村民會甘心被大魔龍利用嗎?如果他們知道真相,他們會怎樣對付這兩位騙子呢?兩個奸狡小人又真的能操控那名勇敢聰明、熱愛香村的青年偶像嗎,若然醒覺騙子的陰謀,這位年青人會甘心自己成為大魔龍逐步毀滅香村的工具嗎?

九月四日是香村的村民大會,也是善惡對决之時,魔龍和小人的如意算盤能否如意,到時便知分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