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不再由林鄭月娥團隊管治已成事實

2019/7/29 — 16:14

林鄭月娥、盧偉聰

林鄭月娥、盧偉聰

【文:清君,中文系畢業生,出版編輯出身,網絡作者,現為傳媒人。】

由 6 月 9 日起始至今仍持續的「反送中」示威,過程中可見警、民衝突越演越烈;甚至在 7 月 21 日開始清楚見到黑勢力介入,有人描述為官、商、黑、警、鄉勾結,但事實上,我們可以見到所謂的「官」,已經失去控制局面的能力,簡單而言,是香港政府已經失去管治香港的權力。

7 月 26 日,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就警察在 7 月 21 日的表現向市民致歉,隨即引起警察不滿,職位低至員佐級協會更無視規矩直接向張建宗發公開信。作為香港特別行政區司長級官員,貫徹問責制精神代為道歉,竟反被警隊群起攻訐,可見文官派系已經失去管治實權,真正管治權力在「執法機關」,即警察團隊身上,可見實際掌權的,不是保安局局長李家超,就是警務處處長盧偉聰。

廣告

我們必須清楚明白地去指出這一事實,因為香港的繁華穩定建立於良好經濟民生。國際投資者的信心,基本上緣於《基本法》、一國兩制的承諾保證及司法獨立,即香港享受高度自治權底下,並基於「三權分立」原則下,以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執行「行政管理權」。假如香港的實際治權不再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手上,這是一個極為影響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的因素,投資者應考慮盡快撒資離開香港。

(疑似)警察團隊管治香港這一推敲,來自很多可參考的線索,包括沒有任何實際權力機構,可制衡警察部門,以使警察在「執勤」時可以肆無忌憚,不理一切守則,包括:不出示委任證、刻意隱藏身分、濫用武力、選擇性執法(元朗放生白衫人,暴打示威者)等等……這一切一切,都違反警察通例。而前提是,這一群制服團隊,手持槍械的人都是真正的警察,但我們從無辦法證實其真正身分,當中是否涉及冒警?無人得知。

廣告

而最嚴重的是,如我在第二段所言:無法問責。摘去了警員編號、不出示委任證等等,事後完全無從追究;張建宗公開道歉被指斥,更被罵「憑乜嘢代表警隊」。如果低林鄭一級的司長級人物都無法代表警隊,那就顯示出真正指揮警隊的人不是林鄭團隊中人,顯露出自六月起,林鄭團隊已經完全淪為傀儡。

故此,對於大眾提出的五大訴求:撤回《逃犯條例》修訂、釋放被捕示威者、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收回暴動定義、盡快實行雙普選,以上我都反對。且別著急,再看下去。

反對理由是,我們訴求於一個不被認受、甚至 22 年前已經不合法,到近日淪為傀儡的政權,如果他們實現又或回應訴求,我們就是為這政權提供法理及道德基礎,助紂為虐。

故此,我們不需任何訴求,只需要在適當時機,發出類似聲明:

香港現已淪為無政府狀態,無論中華人民共和國抑或特別行政區政府均無法管治香港。

香港警隊立即解散,並於國際法庭追究其於過去一切濫用暴力行為及干犯的戰爭罪行。

所有因政治罪行入獄的抗爭者均獲特赦,訂立義士紀念日並表揚一切起義和革命行動。

至於新的香港政治實體如何組成,那是容後再談的事,目前我們只需要清楚知道事實: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已無法有效執行「行政管理權」及香港已經淪為軍警政府管治。故此,呼籲國際投資者必須審時度勢,重新考慮香港是否適合作為一個投資的地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