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不是西柏林,香港人在走自己的民主路

2019/9/15 — 21:04

9 月 13 日中秋夜,有市民發起「和你拖上獅子山」活動,由樂富港鐵站手牽手連成人鏈至獅子山頂,更有人在山頂上高舉「FREE HK」燈牌。(讀者 Shing On 提供相片)

9 月 13 日中秋夜,有市民發起「和你拖上獅子山」活動,由樂富港鐵站手牽手連成人鏈至獅子山頂,更有人在山頂上高舉「FREE HK」燈牌。(讀者 Shing On 提供相片)

這幾年大家都在談論民主退潮,自踏入二千年代,持續了幾十年的世界民主浪潮便停濟不前。即使民主大國如歐美,近年也自顧不暇,民主已經不再被視為甚麼可貴價值,政府民粹主導,極端主義復興,威權加上市場經濟的方程式不斷受追捧。突然,東方有一個華人社會,每天抗爭,上下一心,創意無限,不計犧牲,只為爭取民主,仿如威權巨浪中的燈塔。

有外國媒體把香港比喻成冷戰時期的西柏林,其實香港的處境遠比西柏林孤立多了。西柏林有西德和西方陣營作大後方,提供實在的經濟和軍事支持,抗衡蘇聯東擴。而且,西柏林人可以乘火車經過黑暗的東德領土到達西德,買張車票便可出入自由世界。香港呢?西方民主國家雖然表態支持示威者,但畢竟有各自利益計算。有一天特朗普突然覺得不用和中國做 deals 了,彈指之間便可以出賣香港;英國和歐盟受制於貿易利益,停留於口頭譴責。那「同文同種」的華人世界呢?台灣固然是民主自由盟友,但畢竟只是民主島嶼,沒有能力做大後方,總統選舉完結後,大概對於香港的取態又會變得曖昧;澳門和新加坡呢?更不用說了,澳門自從上世紀六十年代的「一二三事件」,已經是「半解放區」,最近有媒體訪問澳門大學學生,幾乎清一色反對香港的示威;新加坡?不趁火打劫香港金融中心地位、不擺出一副嘴臉蔑視港人已經算仁慈。香港的民主運動沒有任何國家、地區、組織能夠提供實在可靠的支持,只有香港人自己支撐著。

為何同樣是華人社會,香港人對自由民主可以如此堅持?因為這個地方集合了百多年來的地緣政治巧妙互動結果,長期的中港區隔令香港接收了大量逃避中國的難民,奠下恐共的民間基礎;加上英國人帶來的法治,自由經濟,教會學校,以及香港人不依賴政府的傳統,形成一個崇尚自由、行動力強而富裕的公民社會。今次運動,盡見香港這自由社會底氣,公民力量發揮到了極致。三年前,彭定康訪港,出席講座探討香港如何捍衛自由,他的答案是 “Citizens”,我那時想,制度不是比人更可靠嗎?今天竟證明,制度可被陰乾,公民社會若萬箭齊發,則力量無窮。也許彭督治理香港時,曾驚鴻一瞥香港公民的活力。

廣告

把香港比喻為西柏林,其實也是以西方為中心的論述,重彈冷戰舊調,好像香港在「遠東」支撐著西方世界的民主價值體系。但投入其中的香港人便明白,這次運動純粹為了自己群體命運而奮鬥,沒有要撐起西方的幻想,香港人只希望在威權浪潮中建立民主防火牆,這是屬於香港人爭取民主的自身路徑,沒有其他地方可以借喻。假如最後運動成功,香港人終止了威權骨牌效應,二十一世紀的新民主浪潮即始於香港。

 

廣告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