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人何其不幸,有這樣的一位特首!

2019/9/25 — 14:15

林鄭月娥

林鄭月娥

有些人,總是要自高自大,要以標榜自己的能力與經驗來證明自己的價值。又有些人,只懂向上取寵,要從其上級的肯定與重用中,從而對其自我予以肯定。

第一類人如果擁有權勢,就很有可能會胡作非為,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夠證明自己有能力駕馭一切。至於第二類人,則會容易流於不論是非,缺乏個人的抱負與使命感,只會用盡各種方法去滿足其上級的期望,從而證明自己的可信可靠。

從過去幾年可見,林鄭月娥這個人把這兩種人的缺點及人性中的缺陷在其一身中同時表現了出來。對香港人而言,更大的問題是我們現時的制度,有可能容許這兩種不同性格所能夠造成的禍害,同時最大化地呈現。

廣告

如果處於太平盛世,又有個英明的上級領導,或者有一個較為合理的制度,也許這類人還可以在制度的框架內完成一些事,作出一些貢獻。源自西方的文官制度,就是在對人性的這一種假定下發展出來的。在這種制度之下,無論一個人的能力幾高,又累積了幾豐富的經驗,都要受到制度框架的制衡,權力要受到制約,個人的職能與權力要跟足規矩,不能逾越其職權範圍。

像她這樣的人,有可能會是能吏,但肯定不是好官。也絕對不應該讓這樣的人成為領導!

廣告

但在香港現在這種扭曲的制度下,這樣的人就被她的上級共產黨看中,讓他成為中共的奴才,也成為香港社會的領導人。香港人何其不幸!

造成這樣的不幸,是因為香港人冇得揀,制度不容許我們選擇自己的領導人。有人或者會說,「有得揀又如何?」誰能保證不會揀錯?這一次就連一向戰無不勝、永遠正確的共產黨都自知揀錯(當然,北京當局不會承認自己揀錯。對於香港人,這個「中央政府」就更加是冇得俾你們揀了!北大人揀錯,我們就只能認命了)。問題是就算揀錯,有得選擇的制度可以讓我們有機會再作選擇。假如有得揀,就算兩年多前真的揀錯,到了今天這個局面,林鄭月娥及她的那一隊所謂「問責官員」,還可以繼續好官各自為之,完全不需要負責嗎?

以她這樣的稟性,有一個對她如此有利的制度,她怎會時時對制度性的規範認真。自恃經驗與能力去證明自己的有為,已經不是今天的事。遠的不要說,大家還記得她是如何破壞既有的程序和制度,也推翻了西九文化區經過十多年的爭議才定下的規劃,令故宮博物館突然成為西九文化區的一部份嗎?那一次,大家認為她是「很有為」還是「很奴才」?看來兩個說法都不會錯!

一旦成為了香港的特首,這個香港社會最高領導人的身份已經足以令她更自以為是,可以不理會正常的制度規範,去證明自己當這個領導是如何深慶得人。更大的問題是香港現在這個特首,其實就如她自己也說過,是要「雙重效忠」,她不單是香港的領導人,她還是北京當局在香港的代理人。作為香港的社會的領導人,她這類人不會認為應該受到制度的制肘;作為被其老闆相中的奴才,她又要千方百計去討好她的老闆,要先急皇帝之急。

如果北京官員所說的是事實,《逃犯條例》修訂原本不是北京的要求,那完全漠視香港各界的關注與抗拒也堅持要做,不正是一方面反映了她根本不重視制度的限制,來證明自己的能力、經驗與權勢嗎?另一方面,這件事不也正是好反映了她性格中那上述第二種人的特點嗎?就是要忖摸上意,討好老闆,以獲得其老闆的肯定,也要從這種肯定中再一次肯定自己。

這種缺陷具有雙重性,一方面是香港的制度缺陷使然,另一方面也是林鄭月娥自身的人格缺陷。

其實,活到她這樣一把年紀,仍然要把以前年年考第一作自我標榜,又要經常以賣弄自己的有為來自高自 high,已經充分表露了這個人的空疏。另一方面,又唔怕核凸,公開擦其老闆鞋,甚至以「唔怕俾人話擦鞋」來標榜,也看得出她這個人的奴性。

過去幾個月,她先是不斷假惺惺,明明是破壞一國兩制向上交心,就說是「同情心」、「同理心」;也是擺到明要吃人血饅頭,要出賣香港人的利益,完全漠視香港人的憂慮。這些都已經足見她這個人有多虛偽。她回應記者提問的時候,就繼續捫著正常人應有的良知。對清楚可以看見,也是她必然看得見看得出的事實,她還是繼續選擇假裝,繼續視而不見。說「支持警隊」不等於她「condone 警員的不當及錯誤行為」(原說法是英語:that doesn’t mean I would condone irregularities and wrong practices done by the police force),這一句虛偽得令人嘔心!

正是她以「支持警隊」、「絕對不會出賣警隊」之名來挾警自重,才是令警員不斷違規違法的根本原因。這不是「condone」還是什麼?繼續視而不見,又不是繼續「縱容」嗎?

對於警察「是踢人還是踢一個 Yellow Object」這麼簡單的事實,有清楚的錄影片段,她的回答是「作為特首難以評論」,這個說法擺到明就是「心知肚明」。還要玩這樣的語言魔障,不是存心「縱容」和「繼續利用」,又還會是什麼?

她見記者的時候的另一句,「三個月來沒看見重大死亡,以國際標準來看頗為出色」,更足見這個人的價值觀有幾扭曲,心術又有幾險惡!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