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人只要回一個正常的香港而已

2015/9/30 — 19:30

【文:溫仲然】

有人會說,荒謬這詞彙,可能與不成理由是成等號,如我今天空肚子吃早餐,大家聽之,多數只會一笑置之,不會當真,因為這是荒謬,這是不成理由。但事實上,原來我們身處的香港,更多比空肚子食早餐更荒謬的理由,於我們週邊發生,包括我們最高學府;香港大學。

陳文敏被委任港大副校長一事,最終以校委會8對12的結果,否決其委任作結。筆者無意在此再談論校委會組成,因為筆者不希望以校委會的組成,作評論是次事件的前設。校委會的法定地位,筆者會予以尊重,但其否決委任的理由恕筆者難以接受。什麼沒有博士學位,或什麼事先張揚聘任,故質疑其人格,這些理由,可能大家都覺得已是荒謬,已經不成理由,但原來這些理由已算是正常,因為更不成理由的理由,竟然會出自這班校委口中。原來沒有慰問,及少有發表學術文章,都可以成為否決委任的理由,這其實與因為他是一個人,所以不予委任,沒有分別,都是一樣荒謬,一樣無理。

廣告

如果因為陳文敏是一個人,所以不予委任,筆者尚可一笑置之,再批荒謬。但今天一眾校委的理由,筆者只感到痛心及無奈。痛心者,在於香港大學作為世界一流學府,竟然因為一眾與港大沒有太多必然關係的校委,就可以否決物色委員會的建議,這不但不尊重大學的制度,而且是對物色委員會的極不尊重。物色委員會的一切工作都基於專業的考量,筆者相信亦包括對副校長候選人的人格,學術水平的評估,故今次的否決委任是對大學的人事制度的極大破壞。無奈者,在於雖則這些校委都是社會賢達,部分甚或都是為人師表,但他們竟用一些不成理由的理由,否決副校長的任命,到底他們的通盤考量是真的從香港大學的長遠利益出發,抑或為了他們個人利益出發,筆者相信不必多加說明?

香港大學,到底是否應該繼續讓一些不成理由的理由,破壞院校自主?如是,香港大學可能有一天,校長的任命會由一個更荒謬的理由被香港人否決,就是因為候選校長是一個人,就加以否決。夠了,在這個群魔亂舞的香港,我們實在不再需要這些荒謬,其實香港人只要回一個正常的香港而已。

廣告

 

 

原題為〈更不成理由的荒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