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人從此與林鄭﹑暴警勢不兩立

2019/10/6 — 10:41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反蒙面法硬推後,香港沒有平靜,反倒勇武派的武力升級,有朋友傳來港鐵﹑左派銀行和書店被破壞的照片,說看了很痛心。

我也痛心,沒想到幾個月間,香港已變得認不出來了。但我問朋友:誰逼年輕勇武派走到今日的地步?他們很喜歡去搞破壞嗎?他們都是香港這個社會培養起來的孩子,從來循規蹈紀,甚至可以說從小到大嬌生慣養,他們走到今天,已經大大超越自己的生命極限,做很多平常不會做的事,擔驚受怕,又累又痛,還要頂住藍絲親友的精神壓力,冒被捕坐牢甚至橫死街頭的風險,他們何苦來哉?

但正如梁繼平在七一立法會內說的:我們回不去了!是的,如果回去就是囚徒,就世世代代受專制統治之苦,那不如就在當下,決個生死好了!

廣告

香港人與林鄭月娥,與她那班手下庸官,與三萬黑警,到今天已經勢不兩立,林鄭生,則港人死,港人生,則林鄭死,沒有第二條路。中共想解決香港問題,先解決了林鄭,中共為保林鄭不惜踩死香港,香港死了,香港人也是死。

現實如此殘酷,不由得我們往後退。林鄭絞盡腦汁,就是要和理非與勇武派割蓆,一旦發生割蓆,不但勇武派死,和理非也是死,而香港人都死了,林鄭則可以生。所以事到如今,和理非只有和勇武派團結到底,寧肯置林鄭於死地,也要讓自己活下去。

廣告

如果黑警可以近距離朝一個孩子的胸口開槍,而盧偉聰還說他合理合法,那我們還有什麼理由和他們和理非下去?如果立個反蒙面法,只是要限制市民的反抗,而警察蒙面,據李家超所言,竟是他們的特權,我們還能和他們講什麼理?用什麼和平手段?還談得上什麼非暴力的訴求?面對如此蠻橫的政府,我們堅持和理非,只是變相承認林鄭對勇武派的鎮壓有理,我們的和理非,只是在他們面前顯示我們的軟弱和怯懦。

你對你的死敵,只有以死相拚,他想要你做什麼,你千萬不可做,他不想你做的,你就努力去做,這就對了。所以和理非一定要堅定自己的信念,一定要與勇武派抱成一團,不管他們做什麼,都是對的,我們的責任,只是道義上永遠支持他們,只是盡可能保護他們,因為他們不是為自己去做那些事,他們是為我們大家。

勇武派所有的抗爭手段,都是林鄭政府逼出來的。運動初期,他們何曾做過什麼犯法的事,但政府一直犯法,從七一立法會放任衝擊,到元朗縱容黑社會行凶,再到太子地鐵黑警無差別暴打市民,到今天,已經直接對香港人的孩子開槍,而黑警奉旨開槍,很快會成為常態。

有哪一次,不是政府先犯法,勇武派才提升自己的抗爭手段?

今日香港,法治已經給林鄭政府破壞殆盡,政府立了法,目的只是鎮壓市民反抗,政府犯法不受制裁,甚至不受譴責,而法律更被政府作為手段,用來踐踏普通市民。這種法治對我們已經毫無意義。政府無法無天,還要求市民守法,這是什麼混蛋邏輯?

世上有逆天的政府,自有替天行道的人民,人民替天行道,不論用文鬥用武鬥,都是合乎天理,合乎人倫,合乎歷史的正義。很多和理非的良知,本來都是拒絕暴力的,但如果法治失效,掌管我們行為的,只剩下良知,而良知,永遠要臣服於公義。

今日看來,事情已經發展到香港人與林鄭勢不兩立的地步,為打倒林鄭,什麼手段都可以用,用了再說,以此顯示我們必死的信念。或許有一天,中共明白了香港人的決心,會以犧牲林鄭來換取香港的生機,到那時,我們再來重整香港的法治,恢復香港的秩序。當然,也許這一天永遠都不會到來,那就讓和理非與勇武派,一起去承擔我們共同的命運!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