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縱容濫權 警察治港

2019/8/5 — 9:50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從近日直播和報道所見,警方處理反送中示威集會時,多次使用不當或過份武力,譬如警員向示威者開槍平射或射頭、早前有警員於葵涌警署外持長槍指向周圍的示威者和記者、有警員於馬鞍山向站在天橋上責罵警隊的街坊發射胡椒彈、亦有警員後退時向並無衝擊的黃大仙街坊發射僱淚彈等。讓我們看看相關國際人權標準。

聯合國《執法人員行為守則》(1979)指出,執法人員「無論何時均應執行法律賦予其任務,本著其專業所要求的高度責任感,為社會服務,保護人人不受非法行為的傷害」。(第1條)警方執法時,有責任尊重和保障人權,(第2條)而不是侵犯人權,並僅在「絕對必要時才能使用武力,且不得超出執行職務所必需的範圍」。(第3條)

聯合國《執法人員使用武力和火器的基本原則》(1990)訂明,警方應盡量採用非暴力手法執行職務,最後迫不得已才使用武力或火器。(第4條)

廣告

警方使用武力和火器,必須出於必要,合乎比例,並應「有所克制,並視犯罪行為的嚴重性和所要達到的合法目的行事」、盡量減少損傷,尊重和保護人命及「確保任何受傷或相關人士盡早得到援助和醫療」等。(第5條)

就示威集會而言,即使是自發集會,只要是和平,警方就有積極責任保障和便利公眾行使和平集會的權利,而不是驅散。驅散只應屬最後手段。若驅散非法而非暴力的集會,警方應避免使用武力,在無法避免時,則只能使用最低程度的必要武力。(第13條)

廣告

即使是驅散暴力集會,警方「只有在實際上已不可能使用危險性較低的手段的情況下,方可使用火器,並且只限於必要的最低程度」(第14條)。除非是為了「自衛或保障他人免遭即時死亡或重傷威脅、防止帶來嚴重生命威脅的嚴重罪行、逮捕造成此種危險並抵抗當局的人或防止該人逃跑」,「並僅在採用其他非極端手段不足以達到上述目標」的情況下,否則一般不得在這些場合使用火器。此外,警方「只有在為了保障生命而確實無可避免的情況下才可有意使用致命火器」。(第9條)

警方使用武力應遵從國際人權標準。若有警員不當或過份使用武力,當局應徹查事件,將違法警員繩之以法,(第7條)將違規警員紀律懲處,以整頓紀律,保障市民。否則,若當局縱容警隊知法犯法,只會令該紀律部隊毫無紀律,肆意侵犯人權,或釀成更大衝突,加上早前連政務司司長張建宗為警方不當處理元朗白衣人無差別襲擊事件向市民道歉也遭警員越級嚴厲譴責要求辭職,更令人覺得文官管治失效,儼如警察治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