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透過現行機制,我們可做甚麼?

2019/7/21 — 15:54

7.7 警察旺角清場

7.7 警察旺角清場

今年六、七月,香港人很忙:一起上街反送中,吃過胡椒、直面警棍亂舞、催淚煙、布袋彈與橡膠子彈;遊行回到熟悉的社區,連撤退也成困獸鬥,示威人士路人街坊同遭殃。港府「神隱」,對五大訴求置若罔聞,就警民衝突「食花生博翻身」;另一邊廂,連儂牆遍地開花,市民表達訴求,互相加油。

面對隱瞞身份的警員、警方驅散和平集會和使用過份武力清場,我們可透過現行人權保障機制做些甚麼?

(1)聯合國人權保障機制

廣告

早前有連登仔就警方使用過份武力打壓和平示威人士親身向聯合國提交意見書。向聯合國提交人權報告,講述當局如何違反國際人權公約,有助聯合國了解事件並跟進。

如果市民曾遭警方施以酷刑、殘忍或不人道對待或毆打,可考慮將相關資料電郵或郵寄予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OHCHR)。雖説 OHCHR 未能處理個案,但會轉交酷刑報告員、人權捍衛者特別報告員、表達和集會自由特別報告員等不公開地跟進。

廣告

香港人權監察亦會撰寫人權報告,交予聯合國各公約機構,並透過遊說和參與聆訊,從法律政策倡議改善香港人權情況。以往,我們也有成功例子,譬如當局處理佔領運動期間曾健超被警員毆打的案件時,直至曾健超遠赴聯合國遊說前,才逮捕涉事七名警員。

(2)到國際刑事法庭提告?

國際刑事法庭可審理《羅馬規約》締約國或聯合國安全理事會轉介於 2002 年 7 月 1 日後發生的屠殺、戰爭罪行、危害人類罪和侵略罪的個案。

由於中國並無簽署《羅馬規約》,且暫時警方施行的武力未必達到危害人類罪的地步,故國際刑事法庭並不適用。

(3)法律行動

3.1 就警方驅散獲發「不反對通知書」的和平集會之行為提出司法覆核?

原則上可以,但很可能只限利益受損的人,包括通知警方有關活動的人、他的在場代表、清場時在場的人和在場糾察等。當事人可申請法援,並申請覆核許可,若許可獲批,即有可爭辯之處。然而,需留意訴訟成本高昂和打官司需時。在考慮是否採取法律行動前,應諮詢律師意見。

3.2 透過申請法庭禁令,禁止沒有委任證、制服上沒有警員編號的警員行動?

就申請法庭禁令而言,可以嘗試找出利益攸關的人,譬如遊行集會持牌人,舉出之前曾因此而受害,故此向法庭申請 「履行義務令」(mandamus), 要求警察下次處理其活動時,要展示編號。然而,需留意訴訟成本高昂和打官司需時。在考慮是否採取法律行動之前,應諮詢律師意見。

3.3 民事索償

若遭個別警員使用過份武力或非法襲擊,受害人可循民事入稟要求警務處處長賠償。然而,需留意訴訟成本高昂和打官司需時。在考慮是否採取法律行動前,應諮詢律師意見。

3.4 私人檢控

受害人可提出私人檢控,控告個別警員非法使用武力。然而,除了訴訟成本高昂和打官司需時,私人檢控難度甚高,因為要自行承擔調查和搜證等,律政司亦可終止或接管檢控。在考慮是否採取法律行動前,應諮詢律師意見。

(4)投訴警察制度

現行處理投訴警察機制並非所謂「行之有效」。監警會三無:無調查權、定案權和懲處權,如同無牙老虎,而投訴皆由警隊內的投訴警察課包辦調查定案,有自己人查自己人之嫌,獨立性和公信力成疑。

市民有權向投訴警察課投訴。若投訴成立,亦有可能影響涉事警員升遷。

參考資料:

(1)852 郵報〈面對警察暴力,市民可以做什麼?──民事索償、私人檢控、追至聯合國〉2014 年 12 月 8 日。

(2)明報即時新聞〈千人集會促查警 兩示威者擬索償 稱私人難提控 人權組織促聽訴求設獨立委會〉2019 年 6 月 24 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