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人的損失 — 問題非自決派入局 而是制憲派出局

2016/9/7 — 11:41

中出羊子於民族黨港獨集會,圖片來源:朝雲 攝

中出羊子於民族黨港獨集會,圖片來源:朝雲 攝

【文:中出羊子】

作為制憲派,對於選舉結果和本民前青年新政:

無法接受這樣的投票結果,也慢慢淡出回去搞自己的網絡安全小生意。唯一必須解釋的是,與大多數熱普城支持者不同,我對本土民主前線和青年新政是友善的(起碼沒有惡意)。文明先進社會,抱持任何政治信念的人也可以自由組織聯盟參選,競逐議席;用我們在票債票償運動期間的說法:人人都有權參選,公平競賽,從來就不存在鎅票。

廣告

尋求自決和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體制下制憲變相獨立,這是關鍵程度的矛盾,不應存在任何一方要讓賽的政治倫理,若然因為在大是大非之時接受過幫忙而必須放棄自身理念讓路予恩人,這是黑社會的政治倫理,即使純粹基於議席數量而讓賽,也和雷動計劃沒有甚麼分別。黃毓民些微票數落敗固然可惜,但這並非游蕙禎所能控制,為自己所相信的理念落場參選盡力爭取選票是天經地義,黃毓民落選,責任在於雷動計劃,把負面情緒無理發泄在青年新政身上,只是在敗壞熱普城形像

民族自決,是武裝革命以外,國際社會現存唯一實踐獨立的通行語言,追求以自決方式脫離中國,就必須尊重遊戲規則,萬一過半數認為要留在中國也不能輸打贏要;儘管如何取得超過一半港人支持是一個未知之數(另一方面制憲派亦未有解釋如何獲得大多數議員支持修改基本法),但換著是我無法接受在中華人民共和國下制憲建國,或認為制憲風險高於自決而尋求完全脫離中國的話,也會走上同一條道路;對於他們的主張,以我對城邦論和老狐狸的深入認知,加上對制憲變相獨立可行性的信任,無法苟同,卻又完全能夠理解。

廣告

我相信本土民主前線和青年新政是真心追求香港獨立的自決派,若然認為他們是偽本土,搞假議題,在面書鳩鬧對事情不會有所幫助,倒不如幫推一把,打開獨立自決的缺口,例如向聯合國陳情申訴,要求國際社會履行《公民權利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和《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賦予的民族自決權,確認香港同樣享有自決權利,看看他們會不會鳩縮,就能向全港選民揭穿他們的真面目,這是務實地對付他們的唯一做法。

對我而言,最理想的格局,當然是老狐狸陳雲,和自決青年雙雙入局,一手搞制憲,一手大龍鳳,又傾又砌,為香港人取得最大利益,識得玩,一定係咁玩,此乃基本常識,尤其新界東西本來就容得下兩邊各取一席。如今香港人選擇了左膠新泛民小麗老母高票當選,都不選擇黃毓民,選擇長毛慢必各攞一席,都不選擇老狐狸,制憲派靈魂人物落選,運動胎死腹中,問題不在於自決派入局,而是制憲派出局。這是香港人的損失,不是我們的損失。

若然把花在社運上的時間搵銀,搞搞軍火黃賭毒,我是不愁衣食的,目前的情況是冇咗個大帽山皇宮和羊場*而已;參與社運經已八年,對著香港,自問總算仁至義盡,無愧於心。領導時代的人應該有這種高傲,不必把自己搞到成個怨婦。

本羊會按照顧問團隊(觀世音菩薩、阿彌陀佛、釋迦牟尼佛、耶穌基督)開示稍為低調一年,靜待時機;期間香港必須先死一次,看看自己搞了個甚麼格局出來。

*陳雲應承中出羊子香港建國後會有大帽山皇宮和羊場

(文章原刊作者facebook,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