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人的歷史:沙頭角槍戰五十周年

2017/7/10 — 13:25

報章有關6名殉職警員背景的報道。(《華僑日報》,1967年7月13日)

報章有關6名殉職警員背景的報道。(《華僑日報》,1967年7月13日)

尋找歷史有時真的很殘酷﹕以為找着了,發現的真相,卻讓你不得不推翻曾經的假設。

5年前開始尋找六七暴動歷史,有過一些假設﹕假設梳理不會特別困難,以為經歷者會講真話,政府會有檔案、有影片。但現實卻恰恰相反,這段歷史被埋藏得那麼深、歷史檔案館的暴動影像只餘21秒,相關檔案支離破碎,血的教訓背後盡是謊言。港澳工委動員群眾靠謊言,左報文宣讓信奉「革命要有犧牲」的群眾走上不歸路,也讓香港陷入水深火熱之中。

《消失的檔案》4個月前於中大博群電影節首映,在沒有商業院線願意上映的情况下,至今放映了110場,接觸了1.6萬名觀眾。銀髮親歷者坐輪椅、拄着拐杖在家人陪同下到場,放映後講述舊事仍然揪心、仍舊激動。他們,可能就是影片中的年輕人。因為影片而相遇,為他們作的口述紀錄將會變成民間記憶庫。

廣告

遭遇槍擊的沙頭角警崗。

遭遇槍擊的沙頭角警崗。

廣告

昨天是沙頭角槍擊案50周年,1960年代中港邊境事故頻仍,偷渡的、華界農民過境耕種堅持要舉毛像的、在邊界上因言語不合抓了敵方過境的都有,但尚未至變成殺戮戰場。

可是,1967年7月8日上午,300多名大陸武裝人員越過邊境,向港英警察射擊,港警被圍困在警崗及聯鄉會內5小時,死傷枕藉。當年殉職警員曾經獲最高規格致敬,護督祁濟時、防衛司、三軍司令均派副官出席,警務署長及同僚200多人送行,靈柩以英國旗覆蓋,備極榮哀。

前年9月,警方網頁被發現刻意將沙頭角槍擊事件淡化,刪走了「鬥委會」、「毛語錄」、「恐怖主義」、「紅色肥貓」等字眼;沙頭角槍戰案的「共產黨民兵」更變成「內地槍手」。警方回應說,刪減內容是為了精簡。

明明是警史重要一頁,為什麼48年後會被接班人改寫呢?

更荒謬的是,同一事件,在當時的黨媒筆下,涉事者一時是「沙頭角鄉民」,翌日卻變成「哨兵」、「民兵」及「狙擊手」。過境殺戮背後充斥着高層謀劃和計算,從反英抗暴期間北京針對香港形勢變化組成的港澳聯合辦公室「群眾組組長」吳荻舟之《六七筆記》、《交代材料》中清楚看到,中共從軍力調動、沙頭角鬥委會成立、廣州支港辦公室對港方針,以至7月8日過境攻擊具體指示,事前都得到總理周恩來授權,並由港澳工委及廣東省委統戰部四處貫徹執行。

人血不是胭脂,我們先從7月8日談起。

喪禮由時任警務署長戴磊華率眾致敬。(《華僑日報》,1967年7月13日)

喪禮由時任警務署長戴磊華率眾致敬。(《華僑日報》,1967年7月13日)

越境施襲 是鄉民還是部隊?

上午11時,三四百名有隊形的武裝部隊從華界操到沙頭角港英警署外圍,向警崗投擲魚炮。警察試圖用催淚彈驅散人群,一台架在中英街中方商舖天台的機關槍向警察掃射,兩名巴基斯坦籍警察被擊斃,兩名警察受重傷,另多人受傷,包括一名歐洲籍警官。(*解密檔案FCO40/74,7月9日,香港就沙頭角事件致英聯邦事務部之報告)

上午11時40分,港英警察要求啹喀兵前往增援,80名警察被圍困在警崗及沙頭角聯鄉會內5小時,需要啹喀兵出動裝甲車及過山炮,又以連續7分鐘之密集火力,才將圍困的警察救出,最後5名警察殉職,12名警察受重傷。雙方駁火6小時,至黃昏才結束,沙頭角槍戰被視為港英政府邊防上的重大挫敗。

2013年8月,我們訪問了當時沙頭角警崗指揮官Frank Knight,他認為當天是擦槍走火,起初魚炮從華界擲來,警司MacNeil以輕機槍回應,中方就開始向政府大樓、銀行等目標開火。最後Frank Knight團隊負責將死傷者送院。

翌日《文匯報》頭版頭條報道指摘沙頭角英警開槍屠殺示威鄉民,稱港英對抗的是「英勇的群眾」,又形容越境的數百人是「鄉民」。鄉民有沒有武器?靠毛澤東思想武裝起來,就能將港英警察打至暴屍街頭?

「英勇的沙頭角鄉民,打得敵人暈頭轉向,招架乏術。在開始鎮壓群眾時,三隊港英警察,在後來卻不知何時不見了兩隊,只剩下一隊藏躲於建築物和其他一些掩蔽物後,就是一些被擊斃了的警察,也暴屍街頭,數小時之久,仍不敢收屍,其中一個就在警署旁邊。就是龜縮於街頭的一隊警察,他們被群眾嚇得曝曬於烈日下幾個鐘頭而無法移動。」

(《文匯報》,1967年7月9日,圖1)

事隔一天,《新晚報》對過境武裝部隊的作戰情况描述完全不同,「鄉民」一日之間變成「邊防哨兵」、「沙頭角民兵」及「狙擊手」。

「身經百戰橫掃千軍的邊防哨兵,給敵人以嚴厲的懲罰﹕輕重機槍齊鳴,密集的子彈飛向敵巢,被敵人強佔的聯鄉會所、敵人警署都遭到狠狠的打擊,白皮豬、英軍警屎滾尿流,狼狽逃命。當邊防哨兵輕重機槍組停止懲罰性射擊後,敵人的兩架裝甲車突然掛上紅十字旗,馳到沙頭角警署、聯鄉會的對開的公路上,急忙收屍及清點敗下陣來的受傷者。

這一場打得好打得精采的反擊戰,我邊防哨兵,以輕重機槍組織了強大的火力網,控制了敵人的各個據點,另外由民兵、革命群眾組成的機槍、步槍、手榴彈等火力網,分成左右兩翼,夾擊港英據點……在我邊防哨兵強猛火力反擊下,敵人據點中的槍聲全啞了,殘暴隊狼狽亂竄……這一隊軍警被打得七零八落,橫臥街頭。

精神抖擻的群眾示威隊伍,人人胸前別上金光閃閃的毛主席像章,高舉抗議牌,在港英沙頭角警署門口高呼『愛國無罪、抗暴有理』、『打倒英帝,嚴懲漢奸』……等雄壯的口號聲,嚇退了敵人。

我們的愛國群眾就是不怕,不但不怕,而且更激起了對港英的深仇大恨,於是兩名青年便從附近的地方取來兩罐電油,他們在青少年群眾的石頭掩護下,快步衝向警署,要焚燬萬惡港英的專政樣板——沙頭角警署。當然,敵人的火力集中向着那兩名大無畏的青年射擊。在槍林彈雨下,勇猛前進的兩名戰友,光榮負傷。」

(《新晚報》,1967年7月10日,圖2)

帶着兩罐電油衝向警署的青年,原來在廣東省檔案館有留下紀錄,情節相似,只是,英勇的青年由兩人變成一人。根據網媒HK01今年5月1日的報道,41歲的張天生是沙頭角公社貧農社員,他是「英勇地衝過100多米敵人的火力網……不幸中彈光榮犧牲」,後來被追封為「烈士」。

為何兩天之間,從《文匯報》到《新晚報》,報道內容和情節差別那麼大呢?因為中央對反英抗暴策略變了。從吳荻舟7月10日的《六七筆記》,指示四處(廣東省統戰部四處)要加強沙頭角鬥爭的政治影響、不在邊界開闢一戰場。文宣工作便從扮演被壓迫的人民,宣示武力之間搖擺,又對華籍警察及啹喀兵展開心理戰。

《新晚報》短評〈開槍,開槍又怎麼樣?〉(圖3)不單鼓動軍人,更煽動左派民眾以暴力推翻港英管治,全港第一枚炸彈就在兩天後投向大埔鄉事委員會,揭開連續5個月滿城炸彈之序幕。廣東軍方及支港辦群眾要求收回香港的呼聲很高。六七暴動之中,中央組織、動員、財力支援等種種行徑,都證據確鑿。以往以為六七暴動是左派基層盲動、周總理不知情、被脅迫等種種假設,亦在真相面前崩解。

我們可以從吳荻舟遺稿找到實證。

吳荻舟小記

1950至1962年,吳荻舟曾經是中共派駐香港的最高領導人之一,負責文化、新聞、電影、出版。1962年調回北京後,出任國務院外事辦公室港澳組副組長。反英抗暴期間出任「港澳聯合辦公室」(簡稱「聯辦」或「港辦」)「群眾組組長」,負責和香港聯絡,遇到重大問題,即時向周恩來秘書錢家棟報告。

吳荻舟參加高層會議時,貼身攜帶的《六七筆記》,由1967年5月26日至8月8日,記錄了總理周恩來的各種批示及開會重點。

下為各區成立鬥委會,《六七筆記》7月8日記載沙頭角群眾發動較好。

8/7 新界群眾工作情况

1、大埔區共80個村,連市區共5萬人。該區已成立「鬥委會」約3千人已組織起來;青年參加學習毛著的有2-300人。

2、元朗橫台村,老游擊區,村民3千人。我們在這裏有一定的群眾基礎。

3、沙頭角,村民7-800人,已成立「鬥委會」群眾發動較好。

(圖4)(吳輝提供)

總理在6月28日作出的指示,是6月24日另一起沙頭角邊境衝突後發出。

28/6

長期鬥爭。政治鬥爭,當地鬥爭的方針不變。

為了堅持罷工,①加強政治思想工作,②放手發動群眾,③物質支持,④武裝自己,⑤邊境邊界,⑥破壞敵方工業設備。

為此,我認為:我們辦公室,必須建立:①長期思想,②要沉得住氣,③要敢於作戰和善於作戰,④敢抓政策方針。

(圖5)(吳輝提供)

頁25 沙頭角槍戰後,指示要加強沙頭角鬥爭之政治影響

10/7 要四處:(廣東省委統戰部四處)

1、注意徙置區群眾的活動

2、各界動起來已開始,但也僅在開始

3、開展反關、反打的鬥爭(監內外)

4、加強沙頭角鬥爭的政治影響

5、不在邊界開闢一戰場(圖6)(吳輝提供)

吳荻舟《交代材料》是他在1968年下放農村後寫的檢討報告﹕

8/7

辦公室會上我建議新界漁、農民要動,此起彼伏,達到牽制敵人把力量(警察、軍隊)……使市區壓力減弱。敵人兵力不多,有許多控制薄弱的地方,可以展開活動,這樣才能使敵人疲於奔命。

 

原文刊於 2017 年 7 日 9 日《明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