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人與大逃港

2016/2/2 — 19:20

點樣為之香港人?香港人都是些什麼人?

出生在香港的人?梗系,譬如我兒子。成了永久居民的人?譬如我自己。沒有永久居民身份證但認同自己也是香港人?譬如我的鬼佬朋友。常年住在香港但沒有永久居民證的人?譬如大量外傭和中資、外資機構的人。

香港人從哪裡來?

廣告

問這個問題好似傻傻地。從開埠迄今,絕大部分梗系從大陸來。上追三、四代,很多人的祖輩都是從大陸因各種原因南下的。祖輩都是土生土長的港人,少之又少。除此之外,香港曾經是英國殖民地,其他國籍的人成為港人的也不在少數,稱之為少數族裔。

香港本是個小漁村,大陸人南下一向是香港移民的主力,除了日佔近四年期間大量人口北上,戰後南下潮又迅速恢復[1]。自1950年至1980年,香港人口經歷了每十年增加100萬的高速膨脹,其中,大約有100萬是經歷“大逃港”的血雨腥風拼死來到香港[2]。現在香港人口750多萬,包括回歸後經各種途徑來香港定居和在港出生的150多萬人。

廣告

說逃港者和他們的後代及家人是當今香港人最大的群體,並不過分。

『大逃港』一書作者陳秉安曾是深圳特區報的記者。經過20多年採訪和研究指出,1950-1980年間香港的人口增長中,來自中國大陸合法以及非法偷渡到香港而現今又留在香港的人口以及在1980年前遷入的親屬以及所生的子女高達250萬[3]。偷渡來港的男性、申請來港的妻子及其後代大約接近香港人口的一半,而加上偷渡來港男性的留在大陸的妻子以及新娶的妻子,人數更多。雖然不少已經回鄉或經香港去到美國或世界各地。

換句話說,現有港人中,大約一半都與大逃港有直接或間接的關係。逃港的這個經歷本身、以及來港之後作為偷渡客如何奮鬥到安身立命,不可避免會是香港集體記憶和本土意識重要的組成部分,也不可避免會成為今日香港本土派崛起的基礎之一。

香港人的身份認同,從來就有從大陸不得已剝離的基因。不管這種剝離的原因是政治還是經濟,用腳投票的人,其實早就做了選擇。

想起雨傘運動期間、銅鑼灣到處可見這樣的標語:我們的上一代為逃避共產黨而來,請不要讓我們的下一代重回魔掌。

不管是哪一代,如果你不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還記不記得當初為什麼要來香港?來了不回去而成為香港永久居民,又是為什麼?

無論是對本土派、“愛”字頭、還是心心念念“人心回歸”的京官,當年造成大逃港的原因一日繼續存在,人心就難免一直逃離。

是時候重新審視那些令我們的先輩或是我們自己來到香港、成為港人的理由;審視這些理由如何構造了港人與眾不同的族群特徵;審視這些特徵與大陸千絲萬縷的聯繫;審視這些聯繫對今日中港關係有何影響;審視這些影響如何改變執政思維及政策導向,才能為港人如何治港、命運如何自決指出方向。

香港人,究竟是些什麼人?“港人治港”的那些人,究竟是誰?我們這些普通的港人,如何賦權與那些可以代表我們的“港人”?

 

[1]村井寬志 (MURAI Hiroshi,神奈川大學副教授、 香港大學訪問學者)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前後的難民流入和港英政府。

[2] 陳秉安,2013。『大逃港』修訂本。香港中和出版有限公司。

[3] 同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