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人面對的恐怖分子 

2019/8/21 — 12:15

【文:無言】

記者會本來是用作解畫的。可是,當越來越多確鑿到不容置疑、不容辯駁的證據擺在眼前,解畫反成為撒謊,記者會淪為大話場。很簡單,Now 新聞已有清晰片段顯示少女救護員為布袋彈所傷,為何夾硬要說不排除是抗爭者的鋼珠呢?香港法治堅實後盾,元朗恐襲、福建幫北角打人、荃灣和將軍澳斬人事件,警方有無拘捕及控告涉事兇手?濫捕濫告手無寸鐵的年青抗爭者,動輒對街坊施放催淚彈,最新是在醫院虐老。什麼叫做「起初調查事件的警員無進行相關調查,至今日才得知涉事特別病房有隱蔽鏡頭」?即是無隱蔽鏡頭就可以濫用私刑,是不是這個意思?講多錯多,一個大話冚一個大話,有網友說不如解散警隊,真是明智!

將軍澳連儂牆斬人,講過很多次,政見不同無所謂,歌仔都有得唱:「既是同舟在獅子山下且共濟,拋棄區分求共對,放開彼此心中矛盾,理想一起去追」(《獅子山下》),問題是因為他人與你政見不同,你就要拿起菜刀,將對方斬至重傷。對方也是人,也有自己的親人、家庭,你有想過嗎?將自己剎那的快樂建築在別人痛苦之上,此在道德上完全講不過去。又根據報導,被斬女子情況危殆,加上荃灣那位被斬手筋腳筋,政見不同有必要如此心狠手辣嗎?中共說香港有恐怖主義苗頭,斬人的暴徒不正是恐怖分子嗎?

廣告

市民向警察求助,警察愛理不理。虐待 62 歲長者落力非常,掌摑、壓眼、拗手、打肚、拔腳毛、打下體、用警棍撩陰和肛門、恐嚇搞人老婆和兩個仔,樣樣做齊。追捕斬人犯,將他們繩之於法,卻心不甘情不願。還談警民合作,試問如何合作?順帶一提,部份銀髮族喜歡上前線充當「和事佬」化解紛爭,覺得警察再暴戾都不敢欺負年邁的長者,今次北區醫院單獨病房的片段已明明白白反映出,警察是不會怕年老長者。暴力對待,甚至開槍,他們都做得出,別再對腐爛了的警隊心存善良幻想,隨時身處險地而不自知。

時光彷彿在倒流,1967 年左派暴動,「地下鋤奸突擊隊」司令部對商台敢言的節目主持人林彬「作出民族紀律的處分,嚴厲懲罰,以示儆戒」,縱火把林彬及其堂弟林光海活生生燒死。荔枝角道有炸彈襲擊。北角清華街一對小姊弟更被暴徒放置的土製菠蘿當場炸死。一樣受政見驅使 (反英抗暴,協助中國收回香港),一樣對死傷者全無顧念之情,那時慶幸尚有英國殖民宗主,有皇家警隊、英軍作為保護香港人的力量,一場「城市恐怖主義」(urban terrorism,程翔斷定六七暴動是一場「城市恐怖主義」)才得以平息。

廣告

時至今日,中共成為 final boss,警隊與之同流合污,解放軍是用來恐嚇良善的香港人,當年的死灰慢慢復燃,恐怖主義重現,可惜香港人再無人幫,屢受傷害,反而被指斥是恐怖分子。

分享面書專頁「佬訊」一則帖文:

「在不久以前的香港,警察用了胡椒噴霧會是新聞。現在就算是子彈放題,也不算新聞。

在當下,密室用刑、街頭斬人是新聞。在未來,如果我們放棄了,這些都不會是新聞。

政權說抗爭者在衝擊他們的底線。但其實,政權才是不斷在衝擊我們良知底線的兇手。

當良知的底線被衝破,那將會是永不翻身的無盡黑暗。三十年前,北京有百萬人聚集在天安門廣場。他們失敗了,他們放棄了。三十年來,對權力和金錢的膜拜,對良知的打壓和踐踏,通通不是新聞,而是中國的日常。

抗爭者在向前衝,不是為了破壞。大家前仆後繼,是為了頂住香港社會那條越來越低的底線,不想讓香港變成中國那模樣。仇恨只是導火線,大家的團結、堅毅、謀略和勇氣,才是運動還能堅持到現在的原因。

越是恐懼,越要向前。放棄不是我們的 option,因為那只會帶來更大的恐懼和噩夢,而那將是纏擾一生的恐懼和噩夢。

沒有仇恨,只有果敢。只有果敢,我們才可以持久抗爭。只有持久抗爭,才能保住那一髮青山,對得住我們的良心。」

香港人會不會輸?當然會輸啦,而且很大機會輸。但香港人不可以輸,亦不能夠輸,不應該輸。因為一輸,我們和下一代將會永遠活在恐怖的世界中,過得久了,還會視恐怖為常態,連反抗掙扎都不曉了。試觀大陸留學生在自由的國度仍對當地支持反送中的港生喊打喊殺,大家不會想自己的下一代變成如斯模樣吧!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題為「恐怖分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