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人,你有活在亂世的「革命」勇氣嗎?!

2016/8/5 — 11:23

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左)在確認被選管會選舉主任確定提名無效後,在九龍灣出席記者會,本民前與青年新政等名成員同行。

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左)在確認被選管會選舉主任確定提名無效後,在九龍灣出席記者會,本民前與青年新政等名成員同行。

 今時此日,特區政府已淪為聽任中共國家機器操控運作的一個部件。 罔顧法紀粗暴剝奪「疑似港獨分子」參選香港立法會議席合法權利的人,當然不是芝麻九品官的選舉主任,不是已墮落為傀儡頭目的選管會主席馮驊,也不是不斷出洋相踐踏法治精神的佞臣律政司袁國強,深究來說也不是幕後推手的特首梁振英和西廠總管張曉明,因為香港立法會選舉的事已被提升到「國家主權受到侵蝕以至國家政權受到顛覆危機」的政治層面,始作俑者當然是中國共產黨的東方不敗魔頭。

這可說是一場由中國共產黨精心部署而計算過得失的政治運動,不惜毀了香港法治基石也務要嚴守政治審查的關卡,保住紅色江山治下南隅一角的穩定。  對於曾經血洗六四長安街,一直從未住手濫捕維權人士,拘押異見分子,以及以高壓手段打擊疆獨藏獨運動的中國共產黨來說,這正是合乎中國國情的邏輯思維:權衡輕重下執政黨必須只圖穩守「一國一制」,哪管「另外一制」的死活! 於是,中國共產黨權杖揮動震懾下,當前香港已成為亂局,歪理邪氣蠱惑民心,群魔眾妖橫行,對不屈從的抗爭者威嚇施壓。 在如此持續惡化的亂世中,香港人往後是否仍然以順民心態居安自處,還是以抗爭者醒覺的意志奮起「革命」呢?!

被政治篩選後的梁天琦出於氣憤拋出一句:「當獨裁成為事實,革命就是我們的義務,這是唯一的方法。」   「革命」朗朗上口而聽起來豪壯悅耳,可是,筆者不禁要問:香港人到底有沒有鬧「革命」的勇氣?!   輕言「革命」鹵莽狂妄,甚或愚昧非常。 相類的話語在台灣太陽花運動時叫得響亮,但是千萬不要讓那次運動的險勝而沖昏頭腦。 在中國共產黨的演繹中,九十年前毛澤東已明明白白說過:「革命不是請客吃飯,不是做文章,不是繪  畫繡花,不能那樣雅致,那麼從容不逼,文質彬彬,那樣溫良恭儉讓。革命就是暴動,是一個階級推翻一個階級的暴烈的行動。」 (1927年《湖南農民運動的考察報告》)   

廣告

就算梁天琦回應傳媒追問具體形式「革命」時補上一句「時代的革命」,相信只是暗喻「鍵盤戰士」和「手機兵團」掀起過的惡浪狂潮,以至近年浪漫化的「顏色革命」或「花樣革命」。 須知時代聲勢背後的「革命」最終還是要走上「拋頭顱灑熱血」的老路才算事竟功成。 那麼, 香港人願意付出甚麼沉重的代價來換取「革命」成果呢?! 

須知道香港人面對的是對「革命分子」或「反革命分子」絕對毫不手軟的獨裁中國共產黨,遠的殘暴不仁惡行不說,近的無法無天裁決就在眼前:天津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於八月三日宣告了對胡石根的刑判。 異見人士、教會長老和北京語言大學學者的胡石根被羅織「顛覆國家政權」控罪而判刑七年半,而他早已因為組黨和參與悼念六四活動曾經被囚十六年。 內地的抗爭者為堅持不屈服而必須渡過四分一世紀的牢獄歲月,這樣的冤案慘案例子多不勝數,而甚至他們根本說不上是真正策劃動亂謀反的暴烈革命者。 筆者對於內地抗爭者的豪情和勇毅只能表達由衷的敬意。 可是,香港人真的敢於如此犯險而作出犧牲嗎?

廣告

梁天琦的「革命」豪言壯語如果只是訴諸情緒的一時發洩,筆者理解而覺得情有可原,不過如果那是抗爭行動延續的宣示,以至擴大化和激烈化的預告,筆者希望他審慎思考和估量「革命」所帶來苦牢和血泊的悲慘後果。 假若梁天琦和他的同路人矢志推動香港獨立運動,筆者還是籲請他們認真審視自己的耐力和香港人的能量,因為這將會是一場漫長險惡而必須押上鉅大注碼的行動,逼迫和鐐銬將會在「革命」路上伴隨而來。

黃偉文的歌詞有「生於亂世有種責任」之句,何韻詩激昂的演繹的確令筆者感動亢奮。筆者仍然相信不少香港人有種好樣,堅持發揮著抗爭精神,可是,在中國共產黨策動和掌控的政治亂局中,深感香港「革命」的前途絕不樂觀,實在無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