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人,你真的是中國人嗎?

2016/10/29 — 19:11

2016 年10 月12 日立法會會議宣誓儀式,青年新政梁頌恆、游蕙禎讀出英文誓詞。後者將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中的Republic 讀成「re-fucking」、China讀成「支那」。兩人展示「HONG KONG IS NOT CHINA」標語。(圖左為梁頌恆;圖右為游蕙禎)

2016 年10 月12 日立法會會議宣誓儀式,青年新政梁頌恆、游蕙禎讀出英文誓詞。後者將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中的Republic 讀成「re-fucking」、China讀成「支那」。兩人展示「HONG KONG IS NOT CHINA」標語。(圖左為梁頌恆;圖右為游蕙禎)

【文:Humpty Kumpty】

「假如一個人因身為猶太人而被攻擊,那麼他必須要以猶太人的身分保衛自己,而不是作為德國人、世界公民、人權維護者,或其他身分。」

(If one is attacked as a Jew, one must defend oneself as a Jew. Not as a German, not as a world-citizen, not as an upholder of the Rights of Man, or whatever.)― Hannah Arendt

漢娜‧鄂蘭(Hannah Arendt)是左膠的偶像,她的「平庸之惡」論經常被左膠引用,以彰顯大愛精神。然而鄂蘭當年雖曾為猶太人奔走,坐過納粹的牢,更被迫離開了土生土長的德國,但她年輕時其實不知道自己是猶太人,還以為自己是個德國人。

廣告

鄂蘭父母都是德籍猶太裔,早與德國社會融合;母親不信奉猶太教,父親以德國人身分自豪,父母從來沒有告訴鄂蘭她是猶太人,直到後來反猶迫害越趨猖獗,鄂蘭才體認到自己的猶太人身分。法西斯政權佔據德國前夕,也有不少德籍猶太裔跟鄂蘭家人一樣,完全認同德國人身分,甚至以德國人為榮;但由始至終,這「身分認同」都是他們一廂情願,他們在德意志人眼中只是「他者」,從來不是自己人

我的父母、外祖父母,都是1949年從中國來港的善良中國人。曾幾何時,我也以身為中國人為榮,曾希望為建設民主中國出力,更曾因網民的「辱華」言論而憤慨還擊。然而這幾年北京當局加強操控香港,普選騙局徹底敗露,我幾十年來的「中國夢」終於在雨傘革命中驚醒,覺悟到香港人從來只是北京眼中的「他者」,就像西藏人、維吾爾人、台灣人,甚至廣東人一樣,都是「養唔熟」的「非我族類」、「化外之民」,必須嚴加防範,免生事端。香港人所背負的「中國人」身分,只不過是政權利用來維繫「領土完整」的工具,並非香港人「妾身已明」的保證。

廣告

除了中共政權外,無數中國人也會視香港人如「他者」,所以每當港人觸及「大一統」禁忌,或有自由行旅客引爆港中矛盾,中國人就會大罵香港狗,質問港人:「你是中國人嗎?」被問了無數次後,香港人是否也該醒一醒,認真問問自己:「你到底是不是中國人?」

你也許會說,猶太與德意志是兩個不同民族,不能與香港人和中國人類比,然而今天中國人在文化和價值觀上,與香港人的鴻溝,遠比種族、血脈的差異更為嚴重,香港人若硬要融入「中國人的大家庭」,恐怕只能放棄原有的文化和價值觀,這也是北京和特區政府不斷在港推動「大陸化」工程的原因。

若要放棄香港人原有的文化和普世價值,才能融入「中國人的大家庭」,那麼我寧願擁抱前者,把「中國人」的包袱留給夢猶未醒的人。老實說,今天聽到有人用「支那」二字譴責中國及其「子民」,雖仍不安,但不覺反感。正如當年受壓迫的猶太人,若已對納粹無可奈何,找機會用粗言辱罵「德國豬」洩忿,相信任何文明人都不會厭惡,反覺同情。但如果有猶太人以德國人自居,回頭責罵自己同胞「辱德」,甚至要求向全球德人道歉謝罪,那才是人間悲劇。

後記:梁游事件令我非常難過,今天讀了桑普先生的文章《梁頌恆與游蕙禎》,猶為感慨。香港從來沒有任何政治人物像梁游一樣,遭到全港左中右各黨派全方位批鬥。他們是「鬼」的「證據」其實十分薄弱,假如這是一場法庭審訊,肯定會被法官嗤之以鼻,但標榜「無罪推論」、「疑點利益歸於被告」的眾多泛民律師,卻一口咬定梁游是「鬼」,並窮追猛打,豈不諷刺?

萬一梁游不是「鬼」,他們就是現今全港受到最大政治壓力迫害和污衊的兩個人。而向他們施壓者,卻包括很多經常宣揚大愛包容的左膠、社運人士、黃絲。一個真正的左翼人士,對於這種集體欺凌、落井下石的事,必定看不過眼、拔刀相助;如果你竟心安理得,甚至加入聲討行列,不妨撫心自問,自己到底是個真正左翼,還是是非不分、犯了「平庸之惡」而不自知的左膠?

還有,泛民、黃絲之中很多基督徒,這次也跟著大隊向梁游擲石。你們讀過聖經的,有沒有想過自己可能就是向妓女投石的其中一人,或是在彼拉多審訊耶穌時高呼「釘死祂」的暴民之一?

(作者簡介:年逾不惑,怒如憤青。曾任職新聞工作多年,一事無成,現以打散工及販文維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