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人,內鬥夠未?

2019/8/20 — 11:14

反對修訂《逃犯條例》所引起的社會動盪剛剛踏入了第三個月,結局遙遙無期。雖然我身處美國,但看着催淚彈在一個個小時候長大、每天都會走過的地方爆開,心情依然非常沉重。

話雖然這樣說,但我受到的壓力比不上前線各方;作爲香港人我希望以半個旁觀者的角度,重申一些在紛亂時期 *可能* 會被忽視的看法。各位喜歡也好,嫌棄也好,悉隨尊便。#SorryFor1999

螺旋式升級,有出路嗎?

廣告

我的社交媒體圈子都支持抗爭運動,刻意一點才能跳出同溫層。《南華早報》八月十九號的報導訪問了多名警員,想要知道他們這一刻的情緒和看法。BBC 和 CNN 在同一天亦刊登了類似的報導,而根據 CNN 這次匿名訪談是由警方主動邀請一班記者到灣仔警察總部所發起。不知道三家媒體是否同時在場呢?(而且爲什麼警方要匿名呢?)

前線警員心情是非常糟糕的。由於家人被起底、被市民責罵甚至圍毆、無止境的街頭對抗、手上有更強大的武力和宵禁措施但無命令使用;英籍指揮官們的「英雄事蹟」被母國報紙大肆宣揚。心理壓力之大,參加內部分享環節的警員更痛哭失聲

廣告

我不是說因此要寬恕任何可能違反《警察通例》的濫暴行為:612 催淚彈夾擊險些導致人踩人721 黑社會襲擊警方缺場811 女士被射盲等事件記憶猶新。試想想:前線抗爭者面對的是配備精良、情緒化的警員,對抗過程中或者被捕後面對的風險倍增。前線防暴警聲稱要趕走「曱甴」警隊員佐級協會在聲明中用「蟑螂」稱呼示威者建制派議員用同樣的字眼煽風點火;這些非人化 dehumanising 的想法會如何應用到執法過程?想想也令人心寒。

然後,抗爭者的言語和手段隨著警方的升級,雙方進而變得更暴躁,整件事陷入惡性循環。這不是道德批判,這是指出因果關係。而我擔憂的就是覆水難收,香港人鬥死香港人。對的 — — 警員也是香港人。

更不用說潛在的非香港人參與者;他們本來就不是撕裂中的社會的一分子,加重對香港人身心傷害同時,幾乎不會承受嚴重後果,被起底也不一定在乎。換句話說,這些人為港人帶來了不可控制的風險。

慶幸 818 和理非雨中大遊行,給了各方喘息的機會。不過 BBC 報導引述警員表示,看不到獨立調查委員會的價值(即使記者指出,這是重拾公信力的好方法),更欲言約止、不願評論政府高層對政治問題的處理手法。事件會怎樣發展下去,實在令人擔憂。

往前看:到底要一個怎樣的社會?

純粹從策略上看來,勇武示威者似乎希望拖垮警方士氣,令香港政府失去本地主要的屏障和棋子。但能否達成目標實在成疑:警方畢竟有體制的資源支撐;但前線示威者的補給事乎道德號召、也受制於個人財政狀況和防護裝備進口是否順利等因素。而直到八月五號已經有接近 580 名(懷疑)示威者被捕,但因過激行爲而停職的警員一個都沒有。雙方條件是不對等的。

怎樣解開全局我不知道,有請月薪幾十萬的高官指路(膠 face),但我知道的是:當一個人陷入對惡劣環境、對他人被動回應時,精神狀態會慢慢崩潰。這時候,就要謹記自己在乎什麼、想要創造和爭取什麼。是公平和安全的社會?是市民和小店可以安然生存的租金環境?是一個對市民負責的警隊、一個有毅力帶領香港經濟轉型的政府?是養兒育女、安居落業?

然後,你下次出來「除暴安良」或者「光復香港」的時候,記得對方也有權利追求自己的理想、而他的理想可能跟你的相似。不同意可以,但如何處理就要考慮一下了。唉,希望擔任領導角色的人也不要忘了同情 empathy …

如果你讀到這裡,感謝你聽完我「唐三藏式」的喃嘸。如果想要看到更專業的心理學角度,我推薦香港大學 Christian Chan 陳濬靈教授社會上蔓延的心態的剖析,裡面建議用幽默和藝術表達並舒緩情緒另有教授在《南華早報》刊登的意見文章根據港大醫學院十年期的調查,社會出現動盪時憂鬱想法和自殺傾向會明顯增加,而反修例引起的影響比雨傘運動更爲顯著;這份調查也值得一看。

無論點都好,如果你呢一刻好 down,you’re not alone!照顧好自己飲食、搵一搵同溫層取暖,收拾好心情先再諗下一步。如果香港真係有一日變好咗、而你又冇份或者唔記得咗點樣享受,咁又何苦呢?

香港人加油啊!

原文刊於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