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人」和住在香港的人有甚麼分別?

2017/6/13 — 13:49

光輝歲月製圖

光輝歲月製圖

當香港只是一個地理上的存在時,
意味著他並沒有被當成一種文化去重視。這樣說的人,
並不重視這裡的人與香港的文化連結,
純粹只是「住在香港的人」。

這篇文章雖然以香港人為例子,
但是你要套用在臺灣、日本、寧波、四川,
或者是任何地方的人都是可以的。
我用香港為例子的原因,只是因為他比別的例子更方便,
更容易理解,但是這道理並非僅能用在香港,
它是可以用在全人類。

所謂香港人,有不同的理解方式。
有些人認為,香港人就是地球人,
只是剛好住在香港,所以才稱之為香港人;
有些人認為,香港目前在政治上被中華人民共和國統治,
而被中華人民共和國統治的人,就是中國人,
所以香港人,只是住在香港的中國人。

廣告

以上這些定義都有一個共通點,
就是把香港只看成一個居留地。
而人類的居留地是可以轉變的,
根據這樣的定義,哪天他不再擁有香港的國籍,
也不再住在香港,就不再是香港人了。

當香港只是一個地理上的存在時,
意味著他並沒有被當成一種文化去重視,
這樣說的人,並不重視這裡的人與香港的文化連結。

廣告

人類雖然需要物質生活才能生存,
但令人類感到充實,有歸屬感,
以及活得快樂的事情,總跟感情與文化有關。
即使物質也是為了讓人類發展自己喜歡的文化。
再無情的工業家與官僚,
背後也會有自己偏好的食物、語言文字與嗜好,
以及親人和故鄉,
老人們則會愛看自己年代流行過的影視作品。

「香港人」會維護及需要香港的文化,
包括其語言(廣東話)、理念、思想、制度、
生活環境與節奏,以及圍繞著這一切的眾多創作。
珍惜他們,並希望他們壯大能夠恆久,
即使自己的生命不過百年,
也希望語言能流傳到千年之後和繁榮,
因為這些東西也是他們的成長與人生不可分離的部分,
這些文化的延續,也等於人類短暫生命的延續。

而純粹只是「住在香港的人」,
則很可能對此沒有感情,在這些東西被毀滅時,
毫無感覺也不願付出任何心力去保護。
他們不介意傳媒和教育上,各種文化和語言被消失,
甚至覺得人類最好只剩下一種語言、一種文化,
可以令他們更省力不用理解更多,思想也變得枯燥和狹窄。

這些人並不是沒有自身的文化,但根基非常薄弱,
只要那地方被改變,文化也會同時消失,
因為他們的文化保存很依賴當地的環境,
而沒有依附在人與族群之上。
他們將會不斷的轉換身份,並成為新的身份最底層。

香港人能夠一直存在下去,香港文化才能夠得到延續,
也只有他們能創造出更多未來的香港文化。
而也只有這種強烈的身份認同,才能夠使香港文化,
可以不依賴於香港這個搖籃才能夠生存。
身分認同即為一種重要的進化,
也只有身份認同才能令人有尊嚴及生存意志。

當擁有強烈的身份認同與傳統,
香港的文化即可存在於任何有香港人的地方,
而不僅是香港,他可以在任何地方建立殖民地,
就像加拿大、澳洲,
他們不是英國卻繼承和擴張了英國的文化。
也許有一天人類能夠離開地球生活時,
也可以在宇宙中,再建立一個香港。
而就算在香港,也只有強烈的身分認同,
才能夠使他們守護一切的權利,
包括以廣東話教學中文的權利、
民主的權利、法治的權利、自由的權利。
因為這才提供了香港人守護權利的動力,
否則他們就只有投降或者逃走,因為他們沒有動力。

這聽起來很科幻嗎?
但這正是香港人這個身份存在能達到的事情,
請不要忘了,猶太人離開以色列千年,
最終還是能夠回到以色列,可是跟他同期存在的其他民族,
即使在當代曾比猶太人更強盛,
卻大部分因為喪失身分認同而消失了。
所以,雖然香港人現在還很弱小,
只是香港人強烈的身分認同,
卻是很多宣稱比香港人更富有更強大的民族,
所沒有的財富。

如果香港人沒有好好的保留他,曾經是香港人的人,
退化成「只是住在香港的人」時,
那麼只會重新的成為臣民與奴隸,陷入那個永劫當中,
最終在大歷史被視為一個不重要的數字而消失。


[文︰鄭立]

原刊於此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