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人、澳門人都要珍惜僅有嘅自由

2019/8/20 — 22:16

《論盡媒體》圖片

《論盡媒體》圖片

由澳門市民發起反對香港警方濫用武力嘅「默站」集會,被澳門警方以目的「非法」為由禁止,發起人無奈宣佈取消集會。原定 8 月 19 日默站當晚,澳門警方將香港瘋狂查證嘅一套搬嚟澳門,亦濫用「最長 6 小時確認身份」機制將人扣留並帶離現場。不幸地,澳門警方嘅做法仍會獲得主流社會嘅掌聲。雖然,澳門人普偏未接受到香港 2014 年兩傘、2019 年反送中運動嘅抗爭方式,將默站扣上「搞亂澳門」嘅帽子。但至少,經過今次澳門政府粗暴打壓默站活動,令到有部份澳門人醒覺,思考澳門嘅言論自由、集會自由仲剩低幾多。我認為,而家先「驚現」澳門嘅自由萎縮,的確「太遲」,但我亦希望唔會太遲。

一個集會嘅主題唔一定人人支持,但澳門人所行使集會自由嘅空間,係共通嘅。例如,喺 2016 年,爭取「家庭團聚」嘅婆婆喺噴水池集會,被警方限制只可喺議事亭前地(即噴水池所在廣場正式名稱)內一個「蚊形」區域活動,我協助婆婆上訴,但可惜,法院接受警方「格硬嚟」嘅「公共安全理由」解釋,駁回上訴。社會當時未必理解婆婆針對警方無理壓縮集會活動活間嘅重要性,但我相信依加大家會切身理解到。

又例如,2014 年,我有份負責舉辦嘅「2014 特首選舉民間公投」活動需要佔用公共地方做宣傳同做票站,向政府預告集會,澳門政府首次以「(公投)目的非法」為由禁止集會。澳門法律無禁止民間發起無對外約束力嘅投票活動,縱使法律上企得幾隱陣,當我嘅上訴交入終審法院後,相信係案件嘅政治敏感程度,令終審法院自己宣告對案件「無管轄權」,拒絕審理(當然,法院有決定關於自身管轄權問題嘅權力)。

廣告

有聲音質疑,點解「默站」發起人「唔上訴」(澳門嘅示威法律某程度比香港好,可以唔駛請律師直接上訴去終審法院,法院要限期內作出判決)。針對澳門政府限制同禁止遊行示威,過去幾年,無論我直接上訴或者間接幫人,就示威權問題都算同司法系統有啲交手經驗。我會理解同尊重「默站」發起人唔上訴嘅決定。即使有足夠時間上訴,勝算我亦唔樂觀。

喺呢一刻,澳門做戲嘅一人特首選舉就快完場,喺澳門僅存直接爭取真普選嘅活動,淨低新澳門學社主辦嘅「2019 普選特首民間投票」。「民間投票」喺部份香港人或者澳門人眼中,可能會被譏諷為「鳩投」。雖然今次投票未有好似 2014 年「民間公投」咁被警方濫用刑事程序打壓,但今次打壓只係換咗形式。過去幾日,宣傳投票活動嘅街站不斷被人騷擾,蘇嘉豪議員同學社義工被隨街威嚇,在旁監控集會嘅警員幾乎無動於衷。

廣告

投票網站連日亦受到不斷變招嘅網絡攻擊,由投票活動開始,我幾乎日日都睇著網絡攻擊情況去調整抵擋略策,確保投票正常進行。我個人層面上,進度落後但 deadline 又就快殺到嘅論文,我都未有好心情集中精神處理,因時差關係,每日都 mon 著(監察)攻擊到差唔多日出,起唔到身,8.17 喺倫敦嘅 Solidarity with HK Rally 我亦力不從心去唔到支持。

喺平常時候,我所認識嘅澳門嘅記者,日日好多人都做得好辛苦去抵擋各種審查同打壓,撑著言論自由嘅空間,佢哋嘅努力,未必好似有一個集會被禁止咁明顯畀人睇到。我希望澳門人知道,你仲有機會喺網上睇到無偏頗政府嘅新聞、仲可以去網站投下票表態要/唔要真普選,都係好多人每日努力支撑返嚟。

雖然我已唔喺澳門居住,但知道,好多主流澳門人仇視香港嘅反送中運動,又或者,又有澳門「拒絕大台」嘅人睇唔起政治團體發起嘅「特首選舉民間投票」。我只祈望澳門人唔好咁短視,趁仲有機會行使言論自由可以時,就要把握機會。不斷去行使權利,係守護權利嘅其中一個方法。希望唔會出現,當有一日你有覺得有需要行使《基本法》所承諾嘅自由同權利時,先覺得太遲。

最後,香港人加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