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人,8.5 一起罷工,可以嗎?

2019/8/4 — 9:29

(一)站在天橋通道的孤單少女身影

前天(7 月 31 日)下午天文台懸掛起八號風球的當刻,家住青衣的筆者離開家門前往商場午膳,走過青衣城第一期和第二期之間的天橋通道,在連儂牆附近看見一個穿著黑色上衣的少女,雙手高舉一塊紙板,寫著:「香港人,八五一起罷工,可以嗎?」天橋通道兩旁是沒有封閉的,橫風斜雨不時打了進來,人們匆匆忙忙的趕著路回家,那位少女看起來孤伶伶的、默默地站在那裡,向路人顯示八月五日罷工訊息,孤單一人有點悲涼,還是硬撐著! 筆者停下腳步,按捺不住的趨前和那少女交談了幾句……

筆者:(認真的說)年輕人,多謝您!
少女:(語帶微笑)唔好咁講!
筆者:(關切的問)風大雨大,人來人往,您一個人,驚唔驚?
少女:(咬下唇堅定回答)唔驚!
筆者:(輕拍少女肩膀)年輕人,一切小心!
少女:(禮貌含笑回應)放心!多謝!

廣告

筆者午膳後再次經過天橋通道,那少女仍然站在那裡,可喜的是身旁左右多了兩位少男,同樣穿著黑色上衣,一起高高舉起紙牌,呼籲香港人參加八月五日(星期一) 的全港罷工行動。筆者徐徐前行時不住回過頭來,在熙來攘往的人群中依然看見那三個少男少女的美麗身影,感受到那散放出來的逼人青春氣息,而且在風雨中更隱約看到香港未來的希望!

(二)工盟代表三言兩語 KO 工聯代表

廣告

今天(8 月 2 日)早上收聽商台《在睛朗的一天出發》晨早節目,兩間工會的代表應邀出席談論八五罷工的問題。泛民的工盟代表是工運經驗豐富和身經百戰的吳敏兒主席,左派工聯會代表卻是名不見經傳,可算是二流腳色的理事長黃國(不是副會長黃國健!)。兩人回應主持提問罷工問題時便即時優劣立見,吳敏兒侃侃而談而毫不費力 KO 了窒口翹舌的黃國。事實上勝負並不在於吳敏兒牙尖嘴利,卻是因為黃國詞窮理虧,露餡見底,前言不對後語,無法自圓其說,平情而言就算是「強詞」也絕不能「奪理」。

現實上這並非行業上勞資雙方涉及權益問題的工業行動,卻是關乎社會重大衝突議題的政治性質表態罷工。黃國只是迴避關鍵所在,刻意轉移向甚麼社會結構性爭議和民生問題,重彈政府當局這些日子讓人聽膩了的老調。工聯會作為工人階級的組織,竟然早前召開記者會高調「反對」罷工,卻不斷聲稱所謂「罷工是工人的手段」原則,又說不出清晰的道理來,令人費解。反之,吳敏兒明確解說香港人經過近兩個月「反送中、抗惡法」的持續抗爭,政府當局卻一意孤行的漠視市民訴求,甚至「不作為」龜縮起來,發展至今罷工行動已成為必須的階段性施壓手段,而且,她進一步分析罷工的影響和效果,情理分明,說服力強,黃國無疑給比了下去,敗陣引退,筆者深信收音機旁的聽眾心裡有數。

(三)香港人總是可以理智抉擇

罷工當然影響社會的正常運作和市民的日常生活,也必然觸及維生的雇員和營商的雇主,不過,如果得到廣泛的和應和支持,肯定對特區政府產生具震撼性的動盪訊息,構成不得不面對的政治壓力。現實上打工仔有家累的擔憂,以至對秋後算賬的恐懼;老闆也有經濟損失和營運失衡的疑慮,筆者希望彼此能夠互讓互諒,在商議協調下順利回應罷工呼籲。事實上對香港人來說,這是當前大是大非的嚴峻考驗,必須認真考慮,切實作出理智抉擇。近日以來,不同行業界別的香港人正在積極就罷工呼籲進行醞釀工作,動員起來。筆者當然明白各人有不同的條件和具體限制,只能深盼各自盡一己之力,又能互相配搭支援,發揮最大最強的能量,給特區政府猛然當頭棒喝! 

筆者完全認同徐緣的一句話:「我不肯定罷工有沒有用,只覺得不罷工自己沒有用。」事到如今,香港人經已嘗試過不同形式和抗爭力度的方法,始終未能觸動麻木不仁的林鄭特區政府,而且眼見不少年輕人已下了甘願背負刑責的犧牲決心,相對來說,自發的罷工行動並非激烈衝擊和暴力行為,實在有利於在這個緩衝期間掀起新的一波和平罷工,以及不合作運動。

筆者雖然退休逾十年,至今在過去一段日子仍是三所專上學院的客席講師,手頭上現有三十篇學員的作業有待批改。為此,筆者必定於八月五日象徵性罷工,擱置批卷工作,走進社區,參加「全港三罷」同日舉行的「七區開花」集會和遊行,與香港人並肩同行! 香港人,八五我們一起罷工,可以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