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仍可容納 27 萬名新移民?回應左翼

2018/3/29 — 2:09

資料圖片:落馬洲出入境大樓(政府圖片)

資料圖片:落馬洲出入境大樓(政府圖片)

左翼社運人士昨日批評譚凱邦的減少新移民倡議,他指出新移民並不佔用額外房屋(論點一),以及香港仍有足夠房屋容納27萬人(論點二),所以他認為「譚論」以房屋短少為據來減少新移民,是「唔合理、冇常識」,令人「心火盛」。

關於論點一,他說「每日150名額來港者中,八成是『家庭團聚』,亦即是與在港家人同住一個單位……情形如『小明吃飯,媽媽給他添3次飯,到底小明用多少套碗筷?』答案是,無論小明添多少次飯,都只會用一套碗筷。」

關於論點二,他說香港所有區域的永久性居住屋宇單位,2015年3月底總數為2,695,600個,2017年底「住戶平均人數」為2.8個,相乘之下可容納7,547,680。而「2016年人口統計」顯示香港人口總計為7,269,503人,兩數相減,得出仍可容納27萬人。

廣告

該帖子在臉書不足兩天已獲逾100個分享和近200個讚好,當中不乏知名議員。

*    *    *

廣告

可是我想說,這番眾口稱譽的推論,其實也有不少值得商榷之處。

首先,「小明碗筷論」如果成立,那樣香港回歸以來接收了100萬人口,房屋新增需求將是零。任何人都能知道,這完全脫離了現實或常理。

第二,此論成立的話,100萬新移民皆只擠進原有的房屋,如是者每戶人數應該急增,可是每戶平均人數卻明明呈下降趨勢,從3陸續下降至2.8,可見其論點自相矛盾。

第三,他認為仍有許多房屋可以容納27萬人,但實情卻是公屋輪候者眾,私樓亦一盤難求。為何實情差距甚遠?以現時的情況,27萬人湧港只會造成災難,儘管這項災難仍在不斷發生。

之所以其推論與現實脫節、自打嘴巴,因為忽略了一些實際情況。首先,現時絕大部分新移民均為女性(註1),也就是大量港男北上娶妻的結果。那亦造成香港的「陰盛陽衰」現象越來越嚴重(註2)。

本來,2個港人結婚,那將只佔1戶;但現在港男娶陸女佔1戶,落單了的港女則仍需另佔1戶,所以單位需求增長了100%,而平均住戶人數亦告下降。

杏嫁無門的港女一般選擇寧缺勿濫,可能會維持單身。又假如她們終於開發陸男巿場,那大概最後仍會申請陸男來港,結果房屋需求仍是倍增。

誠然這個人口膨脹以至住屋不足的問題,實拜本港的兩性互動所賜。港男認為港女挑剔,港女認為港男不上進或不主動。誰是誰非不在本文談論之列,但每年五萬個單程證配額確為跨境婚姻開啟了方便之門,亦造成了本港獨特的男女比例和住屋生態,以至住房壓力。

*    *    *

第二,該社運人士認為香港仍有剩餘房屋可容納27萬人,那大概相當於本港的單位有3.7%的空置率。這個數字到底是偏高還是偏低,應與各大城市比照。但我們可以想像,我們必須擁有一定的空置單位,不可能100%的房屋都住滿了人。原因在於搬屋期間,你的新居仍在整理之時,人卻仍然住在舊居,需要短暫佔有兩個單位。假設港人每十年搬家一次,那3.7%的空置率,是否意味仍有剩餘房屋可容納27萬人?肯定不能。

這裡亦未計算舊區重建所造成的空置數字。當舊樓太舊需要重建,居民逐戶撤離期間,也會產生較多空置單位,而且空置時間較長。

另外,部分房屋位於偏遠地區,因生活不便,這些居民一般在巿區都另有住宅,應付工作所需,而不會長居郊外。例如你不會想像大浪西灣或東平洲的居民全年都住在郊區。反過來實情又有不少富人,本來住在市區,但假日想遠離塵囂,就在南丫島、長洲、古洞等地買入第二個家。這些行為要否杜絕,已是一項爭議,那涉及自由。就算你認為應該杜絕並有方法杜絕,未能上車人士是否願意搬往這些偏遠地區?過往的答案也往往是否定的。

因此,有269萬間屋,不代表每一間都是「準房屋」,可讓更多新來港人士安居。這裡亦未計及部分房屋太殘破或曾發生的命案太「兇」,甚不宜居。吾以為在一個理想的城市,市民應有選擇權,至少不用屈就最惡劣的那5%或3%居所(視乎你的仁慈)。空置率太低還造成業主的強勢,因為沒有其他空單位給你選擇,缺乏競爭,樓價遂狂升不已,而再殘再兇的單位,一樣要屢創紀錄。把3.7%的空置率再降至0,只會是一項令我們非常痛苦的舉措!反過來我們可以想像,如果香港少100萬人,市民的生活空間和選擇將是截然不同。

唯我同意如天巒等豪宅有部分的確純屬空置。如何徵用,並編配給市民或新移民,則是一個難題,但它們所能釋放的居住空間,也絕無容納27萬人之多。相對每年的大額移民數字,那恐怕只屬杯水車薪。

*    *    *

最後,房屋只是新移民造成都市壓力的其中一面。我們的港鐵早於十年前已是過度擠迫。醫院的輪候時間則有增無減。問題在於我們的人口不斷增加,但提供醫護服務的護士或醫生卻沒有按比例增長,因為新移民的專長並不平均,很多都沒有就職,更缺乏醫護人員(註3)。儘管新移民不乏勤奮之輩,但整體來說他們傾向來港接受服務,而非幫忙提供服務,因此令各種服務都出現嚴重及更嚴重的超載,同樣令本地市民苦不堪言。

希望以上回應能夠澄清一些論點,令大家更明白香港目前所面臨的真實苦況。

 

註1:以25-44歲適婚組別為例,新移民男女比率為13,013:69,724(2011人口普查)

註2:25-44歲全港男女比例為920,931:1,048,905,已扣除外傭(2016人口普查)

註3:25至34歲壯齡,新移民就業率僅為44.9%,全港則為85.7%──這個85.7%本身已被新移民拉低,兩者就業率相距甚遠(2011年人口普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