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仲有無法治?

2019/11/3 — 20:22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有人問書生香港仲有無法治。

老實講,如果兩個月前問書生,書生仍然會話香港有法治,但今時今日,再問多次同一問題,書生會「唔……」

書生無能,剩係識讀書睇論文。讀過既法律、法律哲學和法治文獻唔多,但起碼對法治的核心精神和概念有基本的認識。

廣告

換著以前,身為一個基本瞭解法律系統、精神同法庭功能的人來說,書生唔會同意好多坊間對法庭的批評,亦理解好多大家唔喜歡/唔同意的判決其實都可能有法理依據、法庭需要平衡公眾利益及考慮自己角色等等,只係依啲嘢太技術性,外行人未必清楚(所以話法律都係精英界既玩意兒)。

但係,今日香港面對的挑戰,係連書生都覺得法治明顯動搖緊。

廣告

✽ㅤ✽ㅤ✽

法律還法律,守法還守法,有法必依還有法必依,法治還法治。

用 H.L.A. Hart 的講法,法律係一系列的承認規則,即係包括我哋所認識的、可上網查閱的果啲法律條文。

而公民守法,其實係屬政治範疇,唔係法律範疇。即係點解公民要守法,如果係惡法,應唔應該守,應唔應立?依個係民主程序同政治道德問題。

而有法必依,係指政府必須依從法律來管治,以區別人治,所以有法必依一般都會被理解為「法治」最基本的定義。但如果僅把法治理解為依點,其實好多學者(例如 Joseph Raz)已經講過,咁係同義反覆的廢話,根本點唔出法治的真正功能同價值。

至於法治,其實係一系列有關法律的理想、精神、制度程序、價值的混合體,相當複雜。唔少法理學家都會主張「法治」有以下三個最基本的範疇:

一,形式法治:法律必須是明確清晰、可預測、一致性、普遍性、公開等。
二,程序法治:三權分立、司法獨立、公平審訊、憲政主義、程序正義等
三,實質法治:約束公權力,以保障個人自由和權利、保障人性尊嚴。(德語中稱依種概念為 “Rechtsstaat”)

✽ㅤ✽ㅤ✽

香港現行的問題係,三個法治範疇都各自受到挑戰,甚至「有法必依」都未必滿足到。

使用緊急法跳過唯一立法機關立蒙面法,是否符合基本法,是否有法必依嗎?警察選擇性執法、系統性違法而無須受法律制裁,仲可唔可以叫有法必依?

蒙面法或近期兩個禁制令內容涵蓋範圍模糊,能否滿足形式法治要求成疑。

中央政府多次強調三權合作、人大數次的(不具明確且充分的法理依據下、沒周詳考慮到憲政影響下)釋法,以及而家接近「警察國家」的統治形式,令程序法治成疑。

香港的個人自由日漸收窄,多個範疇的基本權利受到高度限制、唔少香港公民的個人權利受到侵犯,香港人仲有無尊嚴?

✽ㅤ✽ㅤ✽

前幾日開始,大律師公會多次就現今香港局勢公開發表意見。其實這是非常唔尋常的事情。大律師公會成員一般為咗維持自身專業操守同司法角色,都會避免公開談論政治,而當佢哋多次就局勢發聲,說明而家香港而家局勢真係好嚴峻、好危急,甚或連法律體系都可能受到動搖。

當然,書生都預咗大律師公會一定會要大家繼續相信司法獨立、相信司法系統、強調自己「只談法治,不談政治啊」,依啲係佢哋「慣性動作」,佢哋嘅角色講嘅嘢只可以係咁多。佢哋受嘅係英美法系嘅訓練,無可能唔理解而家香港面對的憲政主義同法治危機係咩。

只係,香港面臨嘅危境,而家好多人仲未意識到係「變緊天」,甚至會動搖到大家一直信賴,甚至認為「最後堡壘」、「有險可守」的法律(司法)體系。

法律系統從來都係體制的一部分,當法律系統成為統治者的制裁不服從人民的嚴厲工具,人民好難對法律系統認可,持續加劇落去,就會產生憲政危機。

香港正面臨憲政、法治、自由、民主四大危機,已經係存亡之秋。

當然,「存亡」與否在於你擁抱咩價值,希望想係咩社會生活。對於一些人來說,佢哋確實對法治、憲政、民主、自由唔太重視,能夠安安穩穩搵兩餐生活就得。

但書生真係唔得。用 John Rawls 的講法,書生係自由人,自然希望生活係一個自由受到高度保障的社會生活。書生亦係法治人,見到香港法治日漸成為中國式的「有法必依」,實在唔知點再係香港正常生活。

你又得唔得?

香港仲有無法治?「可能仲有,但好快唔知有無。」依個係我而家嘅答案,已經夠悲哀。

 

* 有機會再同大家介紹唔同的法治理論。第一步應該介紹「法治」、「警察自由裁量權」和「警察國家」之間的關係。
** 圖中的書及文獻都係講法治同憲政,部分中文書更加係針對香港既脈絡去講憲政同法治的關係,絕對值得一看。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