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再沒有分裂的本錢

2019/6/28 — 16:02

626 愛丁堡廣場集會,攝:Nelson Chan

626 愛丁堡廣場集會,攝:Nelson Chan

六九和六一六分别有一百零三萬及二百萬人上街,心高氣傲、剛愎自用的林鄭月娥心不甘、情不願「道歉」後,便一直龜縮起來,不復公開露面,直至昨晚在警隊的內部壓力下,才在禮賓府會見警務處長和四大警察工會代表,表示支持警隊,進行安撫工作。過去一個星期以來,不單行政會議罕見地一連兩個星期取消會議,對於群眾持續自發的抗爭行動,特區政府基本上亦採取按兵不動的守勢,避免和民眾衝突,部分機關遇上衝擊更索性提早停止辦公。與此同時,昨天有消息傳出林鄭月娥已遞上辭職信,等候中央發落。

表面上看來,自發無領導的群眾運動好像取得節節勝利,癱瘓了個別政府部門的運作和遏制了警方的濫權暴行,但誠如李鵬的名言,千萬不要高興太早,冲昏自己的頭腦,因為真正的戰場和决策不在香港,而在周六 G20 會議期間中美元首的會晤。換言之,中美博奕結果將會決定香港未來的政局發展,林鄭月娥的去留,完全取決於中共的取態和戰略部署。

可以說,中美談判結果決定一切。如果中美全面反枱,香港一定冇運行,美國制裁中共會升級至金融戰,香港肯定是其中一個戰場,「一國兩制」相信會提前結束,香港很快會變成如深圳一樣的另一個中國城市,而所謂大灣區的拓展,正是中共兩手準備的戰略部署。反之,中美達成一定協議,香港繼續扮演國際金融中心對中美仍然有一定利用價値,中共要收拾香港當前殘局,便要處理林鄭月娥的去留問題,怎樣處理,也可能會有多個版本,決定於背後各個政治力量的對比。

廣告

回歸以來,四屆特首雖然都是小圈子選舉產生,但欽定的具體情況各有不同,反映背後中外政治力量對比的此消彼長。如今回頭望過去,大家都知道董建華其實是中英美三方面一早同意內定的人選,不然寂寂無名的他便不會一早被委任入行政局「學車」。中共導演的一場特首選舉假戲,十分逼真,連地產霸權以至土共也中了道兒,以為可以推舉自己屬意的人選,最終中共不得不用「江握手」及派遣錢其琛來港喝停,撥亂反正。曾蔭權是江、胡權鬥的意外人選,身為港英培訓的精英,英美可以接受,地產霸權各個利益集團接受,也絕不會損害國家資本和紅色資本的利益。但梁振英因著中共內部權鬥中共部分派系和土共合謀成功奪權上台,將中共的長期部署提早執行,即由「商人治港」、「公務員治港」立即過渡至「幹部治港」,「港人治港」實質上已經變形走樣、名存實亡。

梁振英本來篤定連任,但在最後關頭被習近平拉下馬,換上表面上同是公務員的林鄭月娥,實際上已被貶為只能執行中央意旨的技術官僚,形同傀儡(嚴格而言,689 在管治後期已被削權),無論梁、鄭,都得不到以美英為首的西方國家的認同和背書,所以他們不敢外訪,也不受國際青睞,連地產霸權也無從置喙,只能按照中央指令以 777 票「選出」七婆上台。現實地說,時至今日,中共欽定何人當特首,連地産霸權也不須理會,只是階級利益相同,他們仍可分一杯羹,亦僅此而已,當然更毋須得到英美和西方國家的認同。因此,誰來替代林鄭月娥管治香港,無關宏旨,估領袖的遊戲最無聊又無謂,政治制度不改變,誰人上台差別不大。

廣告

站在香港社會整體利益和有利民主運動發展的立場,中美談判完全決裂最不利,港人要直接與中共交鋒,沒有迥旋餘地,不排除最終會被鎮壓,反而中美達成一定協議(將來再度衝突和鬥爭也必然會衝突和鬥爭是另一回事,因為中美爭霸無可避免,長期存在),香港繼續維持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民主便仍有發展空間。港人難得空前團結,凝聚的本土政治能量就一定要持續和擴大下去,所以七一必定要上街,團結更大的力量,為未來的民主決戰創造條件。

任何以所謂路綫或策略挑撥派系紛爭企圖分化港人團結的言行,不管什麼派別,是人是鬼也好,客觀上都起著破壞和削弱群眾運動的反動作用,亳不足取,也不要姑息,必須狠批。面對強敵,香港人已經再沒有分裂的本錢,唯有背城借一,寸土必爭,在未來的區議會和立法會爭取更多議席,成為大多數,然後裏應外合,與民間的群眾運動並肩作戰,相輔相成,對當政者的強權產生制衡作用,港人才有生存的空間。

當然,國際政治大氣候最終決定香港政治小氣候,我們只能作最好的期盼、作最壞的準備。

天佑香港!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