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出版自由崩壞 批習新書遭遇流產

2016/1/13 — 10:44

銅鑼灣書店系列綁架案發生之後,香港出版業出現人人自危的寒蟬效應,我也不幸成為受害者之一。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我完成了繼《中國教父習近平》之後又一本批判習近平的新作《習近平的噩夢》。在這本書中,我從「集權」、「反腐」、「鎮壓」、「爭霸」四個面向入手,一步步逼進習近平政權的本質,並抽絲剝繭地發掘出習近平的三大目標:首先,在共產黨內部,以反腐為名掀起政治清洗,改寫近三十年來中共「寡頭集體統治」之模式,回歸毛時代的個人獨裁;其次,以法西斯式的全面鎮壓,摧毀正在蓬勃發展的中國民間社會,締造由「無所不能的國家」和「原子化的個體」二元組成的國家主義結構;第三,重構中國與世界的關係 — 直接挑戰二戰之後、尤其是蘇聯解體之後由美國主導的國際政治經濟秩序,重建帝制時代以中國為中心的「天朝體制」。

我認為,習近平是由馬克思、毛澤東、孔子和普丁四種「特殊材料」形塑而成的「四不像」,「習近平主義」則是由法西斯主義與中國帝制時代的天朝史觀激盪而成的怪胎。然而,「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覺醒的中國民眾追求民主和自由的努力,終將推倒習近平的暴政,使得極權主義真正走向終結。

廣告

這本四百多頁的書稿完成之後,我即與曾經出版《中國教父習近平》的香港開放出版社商量出版事宜,初步達成了出版意象。隨即展開編輯工作。在聖誕節前夕,我們完成了書稿編輯、封面設計等前期所有工作,預計元旦開機印刷。

然而,一月三日,開放出版社總編輯金鐘先生發來電郵告知:

廣告

「香港政治书籍出版的困境,己成為国际关注的焦点。身陷其中的業者,遭到巨大惊恐压力,無不趋吉避凶,以防成为下一個。我亦接到家人与朋友許多電话劝告。為此,我们再三斟酌,决定暫停大作的出版,以待未來。因未签约,後续不複雜。但诚盼得到您之諒解。前此勉出《教父》,但今非昔比,愚亦無力承担巨大後果。未能效终,深以為憾。」

當然,我充分理解出版方所遭遇的壓力與危險,在香港的歷史上,這種情形可以說是前所未見的。我要譴責的是以習近平為代表的中共政權,這個政權是香港乃至全球的自由、民主、人權、法治價值的公敵。

得到這個不幸的消息之後,我為此書的出版作出最後的努力,先後聯絡了香港的五、六家出版商,結果均被婉言謝絕。至此,這本新書在香港出版的可能性完全斷絕。

這是香港的出版自由崩壞的轉折點。而出版自由、言論自由、新聞自由,與其他的自由和基本人權密不可分,如宗教信仰自由、集會結社自由、遊行示威自由等。所以,銅鑼灣書店五名人員被綁架,我的《習近平的噩夢》無法出版,絕非出版業和作家單獨面對的打壓,而是跟大眾的福祉和香港的未來息息相關。

以我個人十多年來在香港出版二十多本著作的經歷,大致可以分為四個階段,折射出香港出版自由日漸喪失乃至消失的過程。

第一階段,一九九七之後的幾年,香港的出版自由未受中共之干預,即便是某些中資背景的香港出版社,都敢於出版我的書和其他「敏感」書籍。比如,我在香港出版的第一本書,是在天地出版社出版的處女作《火與冰》的香港版;此後,我在香港三聯書店出版了《百年中日關係沉思錄》、《日本,曖昧的鄰居》。

第二階段,二零一零年代中後期,香港的中資出版機構逐漸向我關閉大門,我的政治評論作品只能在香港的小型獨立出版社出版。比如,我在開放出版社出版了《拒絕謊言》、《天安門之子》,在田園書局出版了《致帝國的悼詞》,在新世紀出版社出版了《中國影帝溫家寶》、《劉曉波傳》、在晨鐘書局出版了《中國教育的歧路》、《白晝將近:基督信仰在中國》、《白頭鷹與大紅龍:美中關係及其對世界的影響》、《劉曉波打敗胡錦濤》、《河蟹大帝胡錦濤》等著作。那一時期,我在中國國內完全被封殺,而香港的獨立出版社為我打開了一扇明亮的大門。

第三階段,我於二零一二年流亡美國,繼續在香港出版作品。比如,九江出版社出版了《火與冰》(最新修訂版)和《螢火蟲的反抗:這個世紀的知識分子》。二零一三年,晨鐘書局總編輯姚文田先生因計劃出版我的新書《中國教父習近平》,被中共誘騙到深圳逮捕並以莫須有的「走私罪」判處十年重刑。大部分香港的獨立出版社在驚恐之下,紛紛實行自我審查,不再出版我的作品。惟有開放出版社在危急時刻雪中送炭,毅然出版此書。

第四階段,銅鑼灣書店系列綁架事件之後,開放出版社亦迫於種種有形無形的壓力,告知在最後關頭放棄出版《習近平的噩夢》。至此,我在香港的出版渠道完全關閉,香港的出版自由亦蕩然無存。

值得慶幸的是,本書的台灣版將於二零一六年二月底如期出版。在香港的出版自由全盤崩壞的情形之下,台灣是華人社會保存出版自由的最後一盞燈塔。但是,本書的台灣版能否進入香港的書店銷售,在目前的情況下,不容樂觀。

中共不可能將黑頭套蒙在全天下人的頭上。為了對抗中共肆無忌憚地戕害香港的出版自由,我稍後將在本人的臉書上直接向香港讀者出售本書PDF文件的電子版(請香港朋友到我的臉書上與我聯繫,臉書網址)。這是社交媒體時代我最後的抵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