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到了最危險的時候 ─ 告香港市民書

2016/4/12 — 9:10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親愛的香港市民:

中國共產黨已經吹響進攻號,向著自由民主發砲了!

看吧,聽吧,這兩年來那一大堆中共幹部和親共派人物:曹二寶,習近平,程潔,饒戈平,張曉明,梁愛詩,劉迺強,譚惠珠等等都說了些甚麼?他們要一個怎麼樣的香港?

廣告

內地幹部要在香港組成第二支管治隊伍。

行政,立法和司法三個機構要互相了瞭解,互相支持,互相配合。

廣告

中央已改變河水不犯井水的態度。

基本法沒有列明要廢除功能組別,基本法哪一條說不能有功能組別。

基本法中提及的普選並無平等概念。

普選可以和功能組別並存,普選不代表一定是一人一票的直選。

澳門行政,立法和司法相互配合具有建設性,澳門式行政長官,立法會選舉可保穏定性。

法庭是政府的一部分,當然要支持政府。

公投應由全中國十三億人民參與,變相公投是挑戰中央政府對香港政改的決定權,即使香港七百萬人都說要改,中央都有權說不改。

普選的定義最後一定是中央政府決定,並非按照〔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舉著中央令箭的一眾人等,發出一波波拐彎抺角的流氓重話,為香港未來的政制描繪了一幅符合中共心意的藍圖,像一排排子彈射向香港。輿論準備之後,行動開始了。以曾蔭權為首的香港特區政府為虎作倀所公佈的,是一份民主成份看似進一步實則退兩三步的探戈舞式迷惑人心的政改咨詢文件:特首參選門檻高了,排除民主派鑽空子;動用中共最能掌控的區議會議員加入立法會;功能組別不減反加,守著立法會關口不放;沒有路線圖,沒有終極普選藍圖,總之是變著花樣以民主為幌子的假民主方案,是萬萬不能通過的文件。這證明中國共產黨已經成功地使用特區政府作為工具佈下天羅地網,在兩年之內,即至2012年,完成扼殺香港民主改革進程,阻止資本主義政制發展,改造香港成為中國特色的資本主義社會的第一步,以至最終達至一口口地把東方之珠吃掉的目的。2017年普選時間表的承諾只是吊著市民胃口的緩兵之計。

如果中共的計謀得逞,文件得以落實,那麼2012年中共要捧出一個地下黨員霸佔特首的職位就輕而易舉了。梁振英不是已經蠢蠢欲動了嗎?屆時,特首寶坐和立法會已經穩穩當當地被地下黨所佔據和控制,那麼甚麼二十三條立法;假民主普選等等非民主制度的建立能不穩操勝券了嗎?共產黨欺騙違諾的本性,將會在世人眼前,在香港無恥地重演,那五十年實行資本主義制度不變的許諾將會變質,香港將被蠶食成為黨控的普選,黨賜的民主,黨領導的資本主義城市,莫說是普選權,那個正宗的資本主義香港也將會整體地死亡。請相信,這不是危言聳聽,假如各位不再醒悟的話,這是將要發生的事實。市民們,香港已經到了比當年二十三條立法更為危急的邊緣,沒有時間再多猶疑了。請迅速行動起來,揭穿共產黨的陰謀,奮起反抗中共的入侵。保衛香港民主運動的行動已經刻不容緩,這個重擔就要落在你們的肩膞上了。

面對中共如此明目張膽的進攻,親愛的市民,你們將如何面對?是挺身而出,積極迎戰,還是犬儒迴避,閉口不言?香港的生或死完全取決於你們的莊嚴決擇。不要因為少數民主派議員的紛爭而失望,一個預見風險處處,成效不彰的〔五區總辭,變相公投〕方案的出現,完全是中共迫出來的。少數民主派無非是在極度義憤絕望之下無處使力,失去方向和理智,腦袋一時發熱便生出這一挺而走險,孤注一擲,充滿機心和盤算的瘋狂政治遊戲。本人並不完全反對邀進方案,問題是這個方案的設計有缺失。一是忘記有個地下黨的存在,它們不會是省油的燈,兼且將置立法會的否決權於險境。不過,既然他們固執己見,非要玩一下不可,那就讓他們去嘗試吧,沒有甚麼大不了的,不要擔上太大的顧慮。因為,香港的政治前景完全掌握在你們的手上,是進是退,不在中共中央,不在民主派議員而在於你們的決定。不過,我仍然懇切地請求各位顧全大局出來投票補選,收拾這個殘局,把那些自以為壯烈犧牲實則是自毀長城的莾撞傢伙選回立法會,讓反對咨詢文件的抗爭運動得以繼續前進。

實際上,群眾運動要目標明確口號精簡。明明只是一個補選,要市民理解為公投,拐灣轉角不是正道,不易發動群眾。總辭補選不是群眾運動,而是選舉運動,因為群眾只有一票,投票行動的唯一目的是揀選投票對像,沒有揀選議題的另一票,因而也不能叫做變相公投,公投就是公投,那能變相。補選投票是選人,不是選議題,這樣變相混淆的概念,不能叫做公投,他們完全不知道公投是怎麼一回事,徒令選民無所適從,而且香港政府根本沒有公投機制。這樣一鬧,讓群眾失去急迫感,轉移了方向。是一個嚴重脫離群眾,脫離現實,無法彰顯民意的方案。我相信,那些始作俑者,尤其是大狀們對西方社會的政制一知半解,的確,在西方議會裏可以搞出許多花樣,在加拿大只要有一個議員憤然辭職便可以引動全社會的關注。但是他們忘記了,香港背後有一個虎視耽耽的中共中央,又有一個暗地裏極盡瞞騙能事的地下黨,香港政治運作暫不能如西方社會那樣行事,香港的民主運動不能離開直面中共的現實,一切的行動都要考慮中共的能量。

甚麼是群眾運動?請回憶一下,八九民運是怎樣形成的?當初,胡耀邦逝世激起了人們的憤慨,一個個,一串串的民眾一同昇起悼念之心,不約而同擎著花環,勇敢地步向人民英雄紀念碑。當時沒有一個組織去策劃設計,沒有一個領袖去高呼號召。突然間千千萬萬的市民一下子懷著一個共同的願望,做著共同的行動,於是群眾聚集了,是一種集體意志的呈現化成了八九民運。世間上沒有另一種的行動比集體意志更有力量,可令專制主義者害怕得發抖的。

再看看柏林圍牆是怎樣倒塌的?亦是人民的力量!無數的東德人民追求自由的集體意志所凝煉出來的無比強大的力量震撼世界的同時,也鎮懾了專制主義者,不敢開槍鎮壓放下屠刀,於是專制跨台了。當成群結隊徒手的人群,冒上生命的危險,翻越那堵浸透東德人民血淚的紅牆,像那些螞蟻行列一樣,瞧上一個目標,源源不絕地勇往直前,決不回頭的時候,集體意志顯示了無法估量的威力。兩個運動,一個失敗了,一個勝利了,但都是波瀾壯闊的群眾運動,都是用腳走出來的公投。歷史上無數人權運動都是這樣走出來的。香港需要這樣的民主運動。所以,親愛的市民,民主運動是由一個個人,一步步地走出來的,香港急切地需要你們再創造歷史。如果說,當年的百萬人大遊行只是為了支援國內的民主運動,無傷香港的皮肉,那麼,現在為的是有切膚之痛的香港本體。讓你們的集體意志結成一堵阻擋專制主義的圍牆,掀起一場抵制河水侵襲的民主運動吧?

余若薇問:有沒有團結下可做的更好方法?吳靄議問:假如有人能提出發動群眾的更佳方法,我們必不堅持己見。我說:力量在民間,辦法在民間。幾十萬人的聚集就是辦法,幾十萬人遊行就是辦法,還須要甚麼其他辦法?民主派領袖們所要做的就是深入民間喚起民眾,凝聚集體意志,重建市民民主信心,把幾十萬民眾發動起來。民眾參與的程度,積極性的高低決定民主運動的速度和成敗。這就是最行之有效的辦法。

市民們,是時候了,起來吧,不願做奴隸的人們,把我們的血肉築成我們新的長城,香港情勢到了最危險的時候,每個人被迫著發出最後的吼聲,起來,起來,起來!我們萬眾一心,冒著北方的河水,前進,冒著北方的河水,前進,前進,前進進!!

香港民主運動支持者

梁慕嫻 敬啟

2009年12月17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