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割讓與奸臣模式

2016/5/23 — 14:54

《光輝歲月》製圖

《光輝歲月》製圖

 【文: 梁曉遴】

1841年1月25日,英軍登陸上環水坑口。翌日,駐遠東艦隊支隊司令伯麥(J. J. Gordon Bremer)在升上英國國旗和艦隊禮炮後,宣佈正式接管香港島。

1841年1月7日,第一次鴉片戰爭中,英軍偷襲虎門沙角大角炮臺後,義律以其作為勒索琦善來換取香港島的籌碼。

廣告

虎門防禦作戰示意圖。圖片來源:茅海建:《天朝的崩潰》(香港:三聯書店,1995),第221頁。

虎門防禦作戰示意圖。圖片來源:茅海建:《天朝的崩潰》(香港:三聯書店,1995),第221頁。

廣告

沙角大角炮臺是號稱清朝最強大的虎門三重防綫防衛體系的首重。戰略方面,「防衛」之意是防止英軍由伶仃洋闖入獅子洋,直達黃埔,因此以三重門的炮臺來保衛廣州。可是,假如英軍不是闖入獅子洋而先直接攻擊個別炮臺,那麼個別炮臺防綫便孤立無援,形成戰靶,莫說防衛英軍北上,就連炮臺本身的防衛也存在嚴重問題。

編制方面,虎門炮臺總設計師關天培設計的火炮數目,只是根據1833和1838年英軍攻打虎門敵艦數艘來編制。然而實際上1841年攻打二角炮臺的敵炮數目(沙角炮11位,大角炮16位)卻遠超虎門設計的防御能力。(1)

質量方面,虎門炮臺沒有炮架,沒有瞄準器,亦沒有炮規,士兵靠經驗瞄準。而且,火葯配方亦不標準。

那麼,英帝派來攻打沙角大角艦隊的級別又如何?人家派來打沙角的海阿底號(Hyacinth)、拉尼號(Larne)和加略普號(Calliope),以及大角的都魯壹號(Druid)、哥倫拜恩號(Columbine)和摩底士底號(Modeste),除了都魯壹號和加略普號是六個戰艦級別中的第五級快速艦,其餘都只是最低級的戰艦,平均載炮只有24,而非載炮超過80-90的戰列艦。(2)而英海軍以三艦攻打作為信砲的沙角砲臺時,實際上不是「闖入」,而是直接攻擊炮臺加陸軍背後包抄,沙角(和大角)的信砲功能當然蕩然無存,在三四公里外橫檔一綫的關天培,亦只能夠眼睜睜看著二角由英軍逐一撃破所提供的信號,什麼也不能為。此役之後,英軍將虎門炮臺逐一摧毀,「永安」、「威遠」、「鎮遠」、「鞏固」等砲臺名稱對戰事雖盡顯莫名的樂觀,但戰果卻不盡人意。

事實上,1839年琦善令關天培在虎門設置的強化防禦,和1841年琦善在虎門炮臺作「藉以虛張聲勢,俾該夷知我有備」的增兵,(3)只是對滿足道光帝的「剿」夷才有存在意義,對英軍來說卻只是個提供實戰演習的機會。作為當時清朝最強的廣東水師,在第一次鴉片戰役中除鎮江之戰之外,在沙角大角作戰亦是最為奮勇,並且擁有號稱最強防衛的虎門砲臺三重防綫卻一開始便土崩瓦解,問題核心並不在於林則徐銷煙、關天培部署失誤,琦善弛禁,又或者文官弄武,而可能是在於「奸臣模式」正在運作 – 「奸臣」誤國內奸賣國,使天朝絕對聖賢和保守制度的正確性無法維持。當出了盆子後,天朝又找奸臣作聖賢和保守制度過失的代罪羔羊,來隱藏天朝的不正確性。僅是琦善一個「奸臣」當然不夠,於是又有伊里布、余步雲、牛鑒、耆英......每一次戰役失敗,都是「奸臣」作崇,如此重復不斷。

在朝廷運作的是奸臣模式,對應朝廷的,就是坊間的「奸民模式」。在鴉片戰爭時期,對於戰事的失敗、一切不便解釋或難以解釋的事由和結果,往往都是將凡跟逆夷有任何商業交易和利益關係的華人視為「漢奸」作梗,將責任推諉過去。例如奕山祁摃等高官在香港失守後便上奏表示香港急難收復的原因,就是在於跟「夷人」進行任何利益交易如提供糧水等的奸民亂國。

於是,大清每一次戰敗後的任務不是要洗手革面進行什麼改革,而是要更加強化舊體制 – 更擁護奸臣模式,更加保守。只要找出奸臣奸民,皇帝的名譽便能保存,天朝的體制亦能夠續存。對於清廷來說,戰爭大敗的原因並非出於大清不濟,而只是奸臣甚至奸民模式運作的結果。因此,奸臣奸民一日存在,清朝都會永無寧日。亦因如此,香港被割一向都被視為琦善的「奸臣」模式在如常運作而已。

大清以奸臣模式的視角看待外交內政,第一次鴉片戰爭割讓的土地就只有香港島,清朝無論在領土還是顏面上都可算輸得少了。雖然在簽訂《南京條約》前一刻,不但最終還是主動提出將香港島雙手獻上英國乞和的道光帝卻沒有對琦善為減少國家損失作出的努力而給予多少肯定,(4)而作為「一地割成萬骨枯」的二角陣亡將士也沒有獲得多少人的致敬,但是在175年後回顧,香港在奸臣奸民模式下的割讓與回歸,誰會說到頭來這不是個多贏局面呢?

註:
(1)<1841年虎門之戰研究>,茅海建著《近代史研究》,1990年第4期。
(2)《鴉片戰爭中的中英船炮比較研究》,強建雄劉鴻亮著,第72-76頁。
(3)《籌辦夷務始末》卷二十,第654頁。
(4)《籌辦夷務始末》卷五十四,第2054-2055頁。

虎門沙角炮台一角。圖片來源:作者實地拍攝

虎門沙角炮台一角。圖片來源:作者實地拍攝

原刊於光輝歲月及天大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