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史上最漫長的六月

2019/7/1 — 11:27

這是香港歷史上最漫長的六月。

矚目驚心的事件,頻繁地發生,稱此為香港的六月風暴也不為過。

6 月 4 日六四 18 萬人燭光集會、6 月 6 日史上最多人的法律界 3,000 人黑衣靜默遊行、6 月 9 日百萬白衣人大遊行、6 月 10 日凌晨的港島衝突、6 月 12 日立法會大衝突、6 月 16 日二百萬人黑衣大遊行、6 月 26 日民陣 G20 集會以及領事館馬拉松交信……

廣告

經歷一次百萬人大遊行時,卻怎也料不到會經歷多一倍人數的二百萬人遊行。黑壓壓的人群佔滿灣仔、金鐘的大街小巷,這是我人生中看過最壯觀的其中一幅畫面。

經歷過催淚煙,也沒想過甚至要面對橡膠子彈。那天當我還被催淚煙嗆到時,我走上中信大廈,前方突然傳來響亮的聲音向我們彎身前行,原因是子彈無眼,擔心波及橋上的人。那天我有「走難」的感覺,生與死的距離,也未曾試過那麼近。

廣告

那天慶幸沒有因為警察暴力而有人喪生,但由於現實太絕望、前境太灰暗,接二連三地,同伴離我們而去。也許我永遠都不能習慣,在香港的民主運動或反抗運動中,要有人以死明志,以血控訴。我也祈求各位不要再有這樣的舉動,我們抗爭是為了求明日的生,而非今日的死。這提醒了我,在面對非人的國家機器和政權暴力時,我們更要顯露人性之美,多關懷身邊的同伴,告訴他們:即使世界淪陷,你還有我。

登報眾籌半日超標一倍,達成了或許是全球抗爭史上最爍爛的全球報章聲援運動。最後也令各國逼不得已為港發聲,掙回一點國際支持。

還有連儂牆的美、公祭的哀、天橋的怒、煲底的痛;聖詩的靈、鐵馬的刺、市民的淚、傷口的血,刻骨銘心,永誌難忘。

這是香港人的家,無論我們在六月經歷多少苦痛、爭取到多少成果,這都是香港人用血與汗抵抗而來。我們團結,我們永不低頭,我們互相幫助。

這是最漫長的六月,風雲變色,雷電交加。

但也因為傷痛,它讓我知道香港人的意志,香港人的堅持。它令我更確信我是香港人,更確信無論遭遇甚麼災厄,只要香港人一息尚存,仍會有屬於我們的未來。

七月即將來到,時間客觀地一秒秒流逝,但我們知道,距離成功,還有一段很遙遠、且障礙不斷疊加的路。

但無論有多累、有多辛酸,我們不會放棄的,是嗎?

回答我吧。

戰友們,一個都不能少。明天見。

 

#反送中
#五大訴求
#撤回惡法
#徹查警暴
#撤回檢控

(標題為編輯所擬)

6 月 30 日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